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谁言无用(父子) > 谁言无用(父子)第8部分阅读

谁言无用(父子)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气试图平息一下身体的欲火。
    然后他忽然起身,大步迈向浴室。
    无用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心里的紧张与害怕渐渐消退下去。
    秋出来的时候换了件衣服,身上的水珠还没擦干,走过来的时候带起一阵凉意。
    无用看着他,露出带着稍许歉意的眼神。秋愣了愣,然后苦笑着说:“小七不要这样看我,我怕我又会忍不住。”
    无用惊讶地张了张嘴,然后往里缩了一下。
    秋翻身上床,伸手一捞把无用抱进怀里。感觉到怀里的身躯忽然变得僵硬,秋笑了笑,说:“小七不用担心,我不会逼你。”
    无用似乎舒了口气,这才放松下来。
    气氛有些奇怪。
    秋似乎打算这样抱着自己睡觉,虽然很累,可是刚刚发生了那种事情,实在是没办法马上睡着。
    而且,现在还是下午,外面阳光明媚。
    ……
    啊,还是下午!大白天的发生那种事情……
    无用将脸埋进被子,不愿露出来。
    秋扯了扯被子,道:“小七,这样睡觉是很闷的,把头伸出来。”
    无用没动。
    气氛很奇怪,得说些什么才好……
    “……秋打算怎么处置许将军?”无用慢慢伸出头来问。
    秋的手顿了顿,回答道:“许进想回帝都是不行的了,这边想要除掉他的人太多。所以我打算让他驻守淄阳,一辈子不得回到帝都。”
    “这样啊……”无用皱皱眉,又问,“那他岂不是不能祭拜他的家人了?”
    “如果有那份心,在哪里祭拜都是一样。”秋一边用手拨弄无用的头发,一边淡淡地说。
    无用沉默了一阵子。
    “……我对朝堂之上的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可是我想知道,为什么要对付许家?”
    秋笑了笑,道:“你果然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其实对付的不止许家,还有一些其他的家族。现在朝中正是新旧势力交接之时,新势力要打击旧势力,是无可厚非的。”
    “新旧势力交接?”无用疑惑地看着秋,问道,“谁是新势力?谁是旧势力?”
    “我要隐退,”秋笑着说,“姬之彦即将即位,当然要培养属于他自己的势力。”
    “隐退?”无用不敢置信,“为什么要隐退?”
    “因为我想陪着小七,”秋看着无用,眼眸里露出浓浓的宠腻,“陪着小七去洛乡,去想去的地方。陪着小七找一处美丽安宁的城市,颐养天年。”
    无用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秋说要隐退的时候,他隐隐猜到了答案,可是却不敢相信。甚至在秋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他仍然觉得是不真实的。
    “你要放弃那么多……”
    放弃那么多东西,只是为了陪着自己?
    “……值得吗?”
    秋笑了笑,说:“在意那些东西的人会觉得那些是很重要的。可是现在对我来说,那些东西并没有像别人想的那么多。”
    无用怔怔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小七不相信吗?”秋问道。
    “……也不是……”无用垂下眸,有些不知所措。
    秋摸了摸无用的头发,说:“不相信也没关系,等到我们真的离开了这个皇宫,再去相信吧。”
    无用的睫毛颤了颤,没答话。
    秋笑了一下,说:“睡吧,从淄阳跑回来一定累坏了,快些睡吧。”
    秋像以前一样,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着无用的背。无用渐渐地,闭上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真羡慕能写出h的人啊……
    第35章
    第35章
    在秋水殿的大门外,无用意外地发现宁勇晨站在那里。
    好像已经站了很长时间的样子。
    无用停了一下,然后走上前去,唤了他一声。
    宁勇晨转过身,在看见无用的时候笑了一下。
    “殿下,你也来了。”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无用问。
    “啊,”宁勇晨抬头看了一眼秋水殿的牌匾,笑着说,“是来告别的。”
    “告别?你要去哪里吗?”
    “我决定去淄阳。”秋末的风有些冷,天气凉了下来。阳光淡淡的,宁勇晨看着无用,微微眯起眼。
    无用沉默了一阵子。
    “为什么忽然决定去淄阳?”
    “因为有个想要追随的人,”宁勇晨的视线移向远方,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忍不住笑了笑,“我是第一次看到像许进这样的人……以前啊总觉得将军嘛,就是像我父亲那样不苟言笑,高高在上的人。做了张尹先生的学生后,一直被教育着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名垂千古的将军的军师,扬名天下。可是遇上许进这家伙之后,那些坚持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意义。”
    “……你想追随许将军?”
    “是啊,”宁勇晨说道,“在淄阳的这那段日子虽然过得很紧张很辛苦,可是也是很开心的。那种一起想办法,一起努力,一起坚持的感觉,让我很心动。”
    “真是没想到,”无用笑着说,“那时候你老和他吵架,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他呢。”
    宁勇晨笑着,没说话。
    无用也抬头看了看秋水殿,忽然间觉得有些迷茫。
    “……好像改变了很多……”
    “是变了很多,”宁勇晨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道,“这么多年过去,我们都不再是以前那个懵懵懂懂的孩子了。得到一些,失去一些,就变成现在这样。”
    无用低着头,微微笑了一下。
    “听你说着这样的话,好像都能看到岁月流逝的样子……你要不要进去秋水殿看看?不过里面有些狼狈。”
    “不了,”宁勇晨摇摇头,说,“我只要在外面看看就好,进去了,怕会睹物伤怀吧。”
    无用没有搭话,他侧身站在殿前的石阶上,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殿下,离开之前我想对你说句谢谢。”宁勇晨道。
    无用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如果不是你当年极力说服张尹先生收我为徒,恐怕到现在,我还是那个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宁勇晨吧。”
    “那个啊,是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无用认真地回道,“如果不是你够刻苦,张老先生也不会收你为徒的。”
    宁勇晨笑了笑,有些缅怀地说:“记得最开始,殿下是不怎么喜欢我的吧。”
    “这样子吗?”无用皱眉想了想,却不太想得出来最开始见到宁勇晨时的感觉。
    宁勇晨看着他思索的样子摇摇头,无奈道:“有时候觉得这些人中间,只有殿下是一直没变的。可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原来殿下才是变得最多的那个人。”
    “是吗?”无用笑了,侧头问道,“我变了哪些地方?”
    宁勇晨笑而不语,他指指秋水殿,问:“殿下还不进去吗?”
    “啊……”无用看着他指的方向,面上露出些犹豫。
    “快进去吧,等殿下进去,我也要回去了。”
    “那么,等你出发那天,我来送你。”
    宁勇晨笑着点点头,无用朝他挥挥手,转身走进殿内。
    宁勇晨目送着他,直到完全看不见身影了才转身离开。
    “……曾经喜欢过这样一个遥不可及的人啊……”
    宁勇晨虚空抓了一把,然后伸开五指,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笑了笑。
    “好在现在已经完全放下了……青月那小子,希望他哪天能像我一样,另外找一个可以真正爱上的人……”
    宁勇晨说着回头看了一眼。
    “殿下他已经找到幸福了吧,青月就算难过也该放下心来了,估计不会再回来帝都了……”
    “许进……”宁勇晨眯着眼,露出一个带着些雀跃的笑容。
    一些日子没来,伊的骨灰盒上已经染上一层灰尘。
    无用呵了口气,用袖子把它一点一点擦干净。
    窗外忽然传来鸟鸣的声音,无用愣了一下,走出去看了看。
    烧焦的树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新芽,给落败的院子带上些活力。
    无用弯起嘴角,然后仰头看了看这个自己生活了十二年的地方。
    再过些日子,这些烧坏掉的房子、长廊就要拆掉了吧。
    然后再建出一个新的不知会叫上什么名字的院子来。
    然后,不知道又会有什么人住进来呢?
    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开自己。
    伊死了,取竹取梅听说去了别的地方工作,宁勇晨要去淄阳,青月还不知道会不会回来。
    现在,唯一留在自己身边的,就只有秋了。
    无用垂下眼帘,眼眸里露出些淡淡的暖意,他把右手轻轻覆在自己胸口,感觉心脏一下一下跳动的声音。
    幸好秋没有离开。
    幸好秋还在这里。
    宁勇晨离开那天,风很大。
    宁家为了这件事情已经和宁勇晨闹翻了,即使出行这天也没有人来送。
    “说开了之后,忽然觉得浑身轻松,”宁勇晨笑着对无用说,“以前他们不重视我的时候,即使再怎么努力,也引不起他们的注意。学出成绩来之后,就全部都贴上来了。现在想想,还真是势利。”
    “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跟随一个没有前途的过气将军,我也不理解为什么要为了名利这种虚无的东西放弃自己的幸福。说不到一块儿去,就一拍两散吧。”
    无用拍拍宁勇晨的肩膀,说了句珍重。
    宁勇晨拱手,回了句珍重,然后一扬马鞭,潇洒地离去。
    无用站在城外的小山坡上,看着渐行渐远的马匹,直到实在看不见了,他才笑着转身打算回去。
    “小七。”
    无用看见姬之彦的时候微微惊讶了一下,然后又笑起来,道:“太子哥哥。”
    “这段日子很忙,好久没见到小七了。”姬之彦笑着,朝无用走过去。
    “是啊,”无用应道,“太子哥哥怎么会到这里来?”
    “……”
    姬之彦回答了些什么无用没有听到。
    姬之彦走到无用身边的那一刻,他忽然觉得头有些疼。视野里姬之彦带着笑容的脸扭曲了一下,然后就归为一片黑暗。
    姬之彦接住无用倒下去的身子,帝王派去的跟在无用身边影卫已经和他带来的人打在一起。
    姬之彦横抱起无用,对着身后的人命令道:“全部杀光,不要留活口。”
    第36章
    第36章
    无用醒过来之后,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发了好长时间的呆。
    他坐起来,然后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左脚移动的时候叮当作响。
    他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左脚,发现脚踝上多了一个金色的金属圈。金属圈连着长长的链条,一端锁在自己的脚腕上,另一端锁在床角冰冷华丽的地板里。
    无用愣了好一阵子。
    “太子哥哥?”他喊道,没有人回答。
    他又加大声音喊了几遍,一直没有人回答。
    没有人在啊……
    无用叹了口气,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太子哥哥会把自己抓到这边锁起来。
    如果是为了即位的事……自己好像也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应该不需要太子哥哥大费周章把自己关在这里。
    那是为了什么呢?
    无用躺在床上想了会儿,实在想不出所以然来。
    他又坐起来,研究了一下脚腕上的金属圈和链条。不知道这个圈和链条是用什么材质做的,虽然轻巧,却异常结实。无用掂了掂,用手比划了一下,发现如果不用钥匙,光凭蛮力想把它弄断,实在是很有难度。
    无用跳下床,蹲在床角研究嵌进地板里的那个接口。摆弄了半天,也没找到哪里有可以让自己拆开的缺陷。
    无用坐在床角抱着自己的膝盖发呆。
    不知道自己不见了,秋会不会很担心?
    他叹了口气,把脸埋进环抱着自己的胳膊里。
    在这个地方已经呆了两天了。
    这两天,除了会有一个又聋又哑的妇人每天送食物和热水过来,无用就没见到过其他人。
    脚上的链条很长,足够无用跑到院子里去透透气。
    不知这个院子坐落在哪里呢?
    无用坐在搭得低低的木板桥上,把脚小心翼翼地伸进水里去。
    秋末的池水带了些刺骨的凉意,却清澈漂亮得让他忍不住想去碰一碰。
    他将双手撑在身后,用脚尖一下一下挑起串串水珠。那些水珠划过天空的时候,会被阳光折射出一种五彩缤纷的感觉。
    姬之彦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眼眸渐渐变得柔软起来。
    “小七,这样会冷。”
    无用回过头。姬之彦脸上带着笑意,却怎么也掩不去那层浓浓的疲惫。
    姬之彦蹲在无用身边,用衣摆细细地将无用脚上的水珠擦干,然后把他横抱起来。
    无用没有挣扎,只是把头埋得低低的,闷声问:“太子哥哥,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
    姬之彦看着怀里缩得小小的无用,笑了笑,说:“因为怕小七被人偷走。”
    无用露出脸,疑惑地看着姬之彦。姬之彦没有解释,只是问:“小七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无聊?”
    无用点点头。姬之彦叹了口气,说:“现在还没办法,我也想陪着你,可惜……”
    “父皇呢?”无用打断他的话,问道,“父皇现在在做什么?”
    姬之彦抱着无用的手忽然缩紧,紧到无用都觉得有点胸闷。他挣扎了一下,姬之彦好像才反应过来,微微松开了些。
    姬之彦把无用放在床上,无用抱着腿坐着,看向姬之彦道:“太子哥哥,把我放开吧。”
    姬之彦似乎笑了一下,他摇摇头,凑到无用耳边说:“小七,我是绝对不会放开你的。”
    姬之彦说得很轻,语气里却带着一种莫名的绝望与坚定。无用呆呆地看着他,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姬之彦忽然站起来,看了看窗外,然后狠狠地皱起眉。
    “小七,下次再来看你,乖乖呆在这里别动。”姬之彦匆匆说完,转身走出门外。
    无用跟着跑到小院子里时已经不见他身影。无用抬头看着高高的天空,忽然间觉得有些茫然。
    姬之彦的意思,他好像懂,又好像不懂。
    可是不管怎么样,无用不喜欢被锁起来。他一下一下挑动着长长的金属链,心想不知秋现在到底在哪里呢?不知秋会来寻找自己吗?
    无用躺下来,百无聊赖地透过自己的指缝看向装饰得异常华贵的天花板。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叹气。
    夜晚的时候,无用是被憋醒的。
    他稍稍睁开眼,在迷迷朦朦的月光下,看见的是姬之彦带着绝望与痛苦的脸。
    嘴里有不属于自己的物体在四处游走,无用倏的睁大眼睛,他想要伸手把姬之彦推开,却发现自己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姬之彦注意到无用的动作,他把舌头从无用嘴里退出去,然后笑了笑,柔声道:“小七,你醒了。”
    无用缓了缓气,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姬之彦没有回答,他静静地看着无用,看得很深。
    “……小七,我爱你,我想要你。”
    说这些话的时候,姬之彦垂下了眼眸。似乎早已预料到这结局,所以不敢去看,不敢去听。
    姬之彦死死吻住无用。那种强烈的痛苦的感觉,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缓解,可是短暂的缓解之后又是更加剧烈的绝望。
    无用觉得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
    太子哥哥刚刚说了什么?太子哥哥想要做什么?
    秋末的夜晚很冷。很冷很冷。
    无用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撕开,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来。
    秋在哪里呢?秋不是说过要永远陪在我身边吗?为什么秋不见了?
    “……秋……”
    姬之彦抬起脸来,发现无用咬着嘴唇,从喉咙深处发出带着哽咽的呼唤。
    “……小七哭了?”姬之彦伏下身去,吻去无用脸上的泪水,胸口一突一突地疼痛着。
    “小七不要哭……小七不是从来都不哭的吗……我曾经以为,如果哪天小七哭了,那我愿意为了不让小七难过去做任何事情……可是现在……办不到啊……我办不到啊……”
    “……秋……秋……”
    “求求你不要说了……”姬之彦哽咽着,喃喃道,“明明是我先爱上的……凭什么……凭什么……”
    “……秋……”
    “知道他想带你走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我拼命忍耐着,用尽全力壮大自己的力量……我以为我强过他了,我以为我有能力把你藏起来不让他找到,可是……这一切都是假象……那个人的实力,强大得让人无法想象……”
    “秋……”
    “……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他带你走……小七,我不想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秋……”
    “……求求你,不要说了……”
    好难过好难过。
    好像除了秋的名字,已经发不出其他声音。
    身体被打开的时候,痛苦的时候,哭泣的时候,一直想着为什么秋不见了呢?秋不要自己了吗?是不是像伊一样,许下承诺之后就开始抛弃……
    “……秋……”
    “……小七,叫叫我的名字吧……太子哥哥也好,姬之彦也好……就算叫我混蛋也好……求求你了小七,叫叫我的名字吧……”
    那个人的眼泪一颗一颗掉在自己身上,带来一种灼烧的疼痛感。
    难过吗?你也难过吗?既然难过,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情?
    “……秋……”
    你说要我相信你,所以我相信你。
    所以,可不可以快一点,再快一点找到我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咳……这章很雷……很雷……很雷……
    贴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有了要被群殴的觉悟……
    所以……赶紧爬回去躲起来!
    第37章end
    第37章
    醒来的时候,大概是早晨了。
    无用听见有什么人一直在叫着自己的名字,他皱了皱眉,然后睁开眼。
    “秋?”无用看见坐在床边的人恍惚了一阵子,然后笑了,“你来啦。”
    秋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
    无用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感觉已经清理过了,现在身上的衣服有些大,应该是秋的。
    衣襟有些松,无用拉了拉。秋一直没说话,无用想了想,走过去抱住他,轻声说:“我没事了,不要难过。”
    秋一下子抱紧无用,脸深深地埋进他的脖颈间。
    “……对不起……”
    无用笑着,没有答话。
    “没有及时找到你,会怪我吗?”
    “昨天晚上睡着之前,希望一醒来就能看到你。”无用看着阳光洒进敞开的窗户,微微眯起眼,“然后,愿望就实现了。”
    秋抬起头,无用朝着他笑了笑。
    “秋,你要不要跟我走?”
    无用脸上露出期待的表情。
    “跟着我先去洛乡葬下伊,然后,一定要把《千山游记》上面提到过的地方都走个遍!”
    “好啊,”秋掩去眼眸里的疼痛与自责,笑道,“我就跟着小七走吧。”
    无用跳下床的时候,后面疼了一下。他苦下脸,却还是拒绝了秋说要抱着他走的提议。
    “太丢脸了!”无用脸红红的,语气里带着些愤愤,“平时就算了,现在外面有那么多人,怎么可以被抱着出去。”
    太丢脸了,昨天的自己。
    秋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他把手伸过去,无用看了看他,然后也伸出自己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
    “小七变得坚强了。”秋笑着说,颇有些感慨的语气。
    “是吧……”无用垂下头,悄悄弯起嘴角。
    变得坚强,是因为最软弱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是因为如果现在还软弱的话,只会让秋更加难过吧。
    走出房门的那一下,阳光强烈得有些晃眼。
    无用看见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站了满满一院子。
    对着各色各样的目光,无用牵着秋的手握得紧紧的,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秋也同样的,紧紧回握住。
    两个人往前走时,众人纷纷让出一条路来。
    无用回头看了一眼,姬之彦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这边。
    无用顿了一下。秋冷哼一声,道:“死不了的,不过是躺上几个月而已。”
    无用看着秋臭臭的脸忍不住笑了。
    他又回头看了看,姬之彦还是死死地看着这边。他想了想,朝着姬之彦挥挥手,说了句:“太子哥哥,再见。”
    下一瞬,无用被秋抱起来。风哗啦啦地吹过,转眼间那个院子那些人就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
    无用戳了戳秋板着的脸,秋瞪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停下来,叹了口气。
    无用知道秋在不满,可是对姬之彦,却还是恨不起来。
    昨天夜里,自己确实是恨着他的,也想过要一辈子都不原谅他。
    可是,曾经的那些温暖还是没有办法说抹去就抹去吧。
    在小树林里笑着要自己叫他“哥哥”的时候,在大街上带着自己回家的时候,变着法子领自己去玩的时候,那些温柔,都是真真实实的啊。
    因为这样,所以才会那么恨。
    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没有办法继续恨下去。
    还有昨夜的眼泪……那个时候,他比自己更痛苦吧。
    可是,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了。最后能说的,也只有再见。
    再见,希望你以后能当一个好帝王。
    无用拉起秋的手,朝着冷宫的方向奔去。
    秋跟在无用身后,他知道无用大概是想去看看那棵桃树,那棵桃树啊……秋在无用看不见的地方微微皱了下眉。
    曾经想过,干脆把那棵树烧掉算了,长在那里,看着真是碍眼。
    可是要动手的时候,却还是舍不得了。
    不是因为无用所寄托的幸福。而是因为,那棵树下,埋藏了很多温暖的回忆吧。
    “我一直觉得啊,把幸福寄托在一棵树上,还不如寄托在爱你的人身上。”
    无用惊讶地看了秋一眼,他沉默良久,最终笑道:“……说得也是,不如寄托在秋身上,不如寄托在自己身上。”
    这次转身离开的时候,已经不再抱着那种毫无根据的期待了。
    因为真正可以期待的,就在自己身边。
    马车骨碌碌朝着洛乡行去,无用窝在秋的怀里,带着笑意,悄悄睡着了。
    ——完——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完结了!虽然完结得莫名其妙但还是完结了!!!
    小攻和小受去闯荡江湖,然后一起过上了幸福又x福的生活——hppyendg!!!!!!!
    这篇文章在写的过程中其实我的心境是变了很多的。从最开始单纯的娱乐自己到后来开始期待读者的留言,再到后来开始对人物没有爱然后抓不住主角的性格,然后人物形象就开始扭曲鸟~(当然这没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在这里不得不承认我在写到后半部分的时候,已经抓不住这篇文章的感觉了,已经开始刻意模仿前面的氛围,所以才会变得不伦不类,主角性格诡异地扭曲了……
    可是大家都善意地包容我,支持我,这让我很感动,也坚持着把它写了下去。
    感谢许许多多的读者。
    最后,感谢大家把这篇不成熟的文看完,鞠躬!!!
    番外姬之亦
    番外姬之亦
    母妃一直对我说,身为皇子,你可以不做最高贵的那个,可以不做最聪明的那个,可以不做最被重视的那个,却必须成为看得最透的那个。
    母妃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会适时地去邀宠,也会适时地低调。她会适时地去打压其他宠妃,却也会适时地被他人打压。
    所以,她在后宫地位不是最高,却是活得最惬意最潇洒。
    六岁那年,和我同一天出生的七弟从冷宫里被接出来。
    我跑去问母妃要怎么办,母妃却难得的没有露出算计的表情,只是叹了口气,说:“不要接近他。”
    在母妃的教育下,我开始变得沉稳,甚至比几个皇兄看得更远更透彻,只是一直掩饰着,没有被发现。
    所以我知道姬之彦常常会用迷茫的眼神看着七弟,而姬之随对七弟的敌视有一种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在意在里面。
    甚至连父皇,对七弟都是不一样的。
    姬之随从没想过为什么要费劲心思接近七弟那只猫,也没想过为什么当那只猫不愿接受他的亲近时会那样愤怒,所以,才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吧。
    姬之随叫人吊死那只猫时,我看见姬之彦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大概是确定猫已经死掉的时候,才转身离开。
    我移开视线,在心里冷笑一声。
    父皇为了这件事情大发雷霆,我也被连累,关了三天禁闭。
    母妃问了事情的起末,沉默良久。
    “之亦,”她严肃地对我说,“不要让你七弟注意到你,也不要让他讨厌你。”
    我知道。
    即使母妃不这样慎重地告诫,我也不会去接近他。
    毕竟,我不像姬之随那样无知,也不像姬之彦那样有那个实力去争。
    毕竟,我只想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一生。
    父皇越来越宠七弟,姬之彦开始不安。
    母妃仍在与那些妃子斗得不亦乐乎,我曾疑惑过,为什么母妃从没想过要去对付苏昭仪。
    “虽然我们知道当时谋害母妃的不是苏昭仪,可是外面的人并不知道。而且七弟现在这样得宠,母妃就不怕……”
    母妃摆摆手,叹了口气道:“用不着费心去对付她,她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母妃不动她,不代表别人也会不动她。
    伏仪太子来的时候,周贵妃开始行动起来。
    父皇一直没立后,周贵妃是后宫地位最高的女人。
    “这个位置啊,她就要坐不久了,真是蠢女人。”母妃听说了周贵妃暗中拜托伏仪太子去做的事,这样冷冷地笑着,嘲讽道。
    这件事情,蠢的不仅是周贵妃,还有那个伏仪太子。
    伏仪太子走之前办的宴会,七弟没有来参加。我看见伏仪太子往门口看了好几次,只可惜……我笑了一下,七弟对不喜欢的人,向来毫不在意。
    伏仪太子最后走的时候留下一封信,托人交给七弟。
    而没过多久,那封信就被姬之彦拦下了。
    恐怕,无论伏仪太子写了些什么,这封信永远都到不了七弟手上吧。
    母妃说过的话成真了,苏昭仪纵火自焚。
    “……唉,真的就这样死了啊……”母妃回来的时候似乎有些疲惫,她躺在摇椅上,微微皱起眉,“我还以为她会再撑一阵子……”
    “母妃以前认识苏昭仪的吧?”
    “是啊……”母妃喃喃道,“我的家乡,也是在洛乡呢。”
    “我娘家与洛乡苏家有过交往,那个时候,苏伊是苏家三少爷买回来的一个孤女。”
    “三少爷是个极好的人呐,我爹爹还开玩笑说让我嫁给他呢……”母妃说着笑了一下,“可惜三少爷只喜欢苏伊,很认真地拒绝了。”
    “虽然我并不喜欢三少爷,可是就这样被拒绝,总觉得不甘心吧。于是,我想看看那个苏伊到底是什么人。”
    “……去苏府的那天是秋元。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待在院子里。苏伊当时在哭着,三少爷就在旁边安慰她。我偷听了一会儿,原来是三少爷做给苏伊的面具被人弄坏了……”母妃垂下眸去,“……都是些孩子,能懂什么情?可是,也正因为是孩子,那种感情才更真挚吧……”
    母妃叹了口气,又道:“后来,我又去过一次苏府。”
    “依旧是在那个院子里,三少爷抚琴,苏伊跳舞。”
    母妃站了起来。
    “你不知道,苏伊那曲舞跳得真是美……”
    母妃说着抬起手臂,做了个旋转的动作。然后又摇摇头,重新坐回椅子里。
    “我那个时候就是羡慕着,后来自己也去学,却总也跳不出那股韵味来……现在想想,不知道那时是羡慕苏伊跳得美呢,还是羡慕他们之间的那种……说不出来的美好的感觉……”
    “然后呢?”我问,“苏伊怎么进了宫来?”
    “……然后,苏家被灭门了,”母妃笑了笑,道,“苏家的势力冲撞了皇上那方,自然要被剔除。苏伊本来也活不了的,却是三少爷费尽心思把她救出来……再后来,就是造化弄人了……”
    母妃看着自己修得漂亮的指甲,轻轻叹了口气。
    “……苏伊没了依靠,只好当舞姬过活。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居然被皇上看中,召进宫里来……”
    “可是她应该爱着那个三少爷吧。”我说。
    母妃看了我一眼,笑了笑。
    “之亦,你父皇的魅力,没有哪个女人可以拒绝。”
    “既然如此,”我垂下眼眸,“那她也只是个花心的女人而已。”
    母妃摇摇头,说:“我猜,她一开始是想要借机报仇的……只可惜,后来对皇上也还是产生了感情吧。一边为三少爷的死而痛苦,一边又想着不如就这样忘了他活下去……苏伊有一半已经随着三少爷死了,另一半却沉浸在爱与恨的煎熬中……所以我说,她总有一天会撑不下去的……”
    我不喜欢这个女人。
    不管她有多少苦衷,不管她是不是为了自己犹豫不决的选择而痛苦。
    我只觉得她是活该。
    苏伊死后,政局开始发生变化。
    可以明显觉察到,父皇正在将自己的势力,一点一点交给姬之彦。
    七弟在这个时候去了淄阳,皇宫里的气氛越发紧张起来。
    我知道父皇是想要引退,然后带着七弟去逍遥吧。
    毕竟这些年来,父皇看七弟的眼神,越来越热烈。
    姬之彦也知道,所以才会做出那种事情。
    可惜姬之彦低估了父皇的实力。
    “之亦,这些皇子中间,只有你最明白事理。只可惜,当一个皇帝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明白事理。”
    七弟失踪的第一天,父皇找到我,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所以,以后就由你来看着姬之彦吧。”
    父皇给了我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可以限制帝王的一些权利。
    “……如果不是为了帝国……”
    父皇拍了下桌子,桌子瞬间变成碎片。
    如果不是为了帝国,父皇大概会杀了姬之彦吧。
    “之亦,”父皇看了我一眼,道,“试着去爱上别的什么人吧。”
    我愣了一下。
    我以为我藏的够深,深到有时候自己都会遗忘那种爱恋的感觉。
    可是父皇却轻而易举地看出来了。
    我苦笑了一下,道:“父皇,您有时候,真的很残忍。”
    父皇背对着我,回答说:“因为我不想失去重要的宝物。”
    父皇最终还是找到了七弟。
    他要我们等在门外,一个人走了进去。
    然后,姬之彦从房间里飞出来,摔在地上,还吐了好大一口血。姬之彦伤得没有办法说话,却仍是痴痴地望着房门。杜子落想把他带走,却被拒绝了。
    七弟最后还是和父皇走了,走之前只对姬之彦说了句再见。
    我抬起头,看了他最后一眼。那个时候他是笑着的,一脸幸福的表情。
    我转过身,拍拍于塑的肩膀。
    于塑朝我摇摇头,苦笑着说:“那个面具,我也终于可以把它扔掉了。”
    于塑小时候遇到过七弟,那个时候他们一起被人贩子抓走了。
    于塑留下了七弟遗失的面具,七弟对于塑却是什么印象也没有。
    同样可怜的人。
    我记得以前一起上课的时候,经常可以看见七弟望着窗外。有阳光的时候,还会露出一点淡淡的幸福的笑容。
    于是,我开始期待每天都是一个艳阳天。
    有一次马术课,因为不得要领,我从马上翻了下来。老师把我狠狠地教训了一顿,那些皇子们,也都露出要么幸灾乐祸要么同情的眼神。我转头看向七弟,他对上我的目光茫然了一阵子,然后忽然对着我笑了笑。
    那个笑容很清澈,里面干净得什么也没有。我忽然就觉得难过和委屈,毕竟只有六岁,还没有办法面对那些来自他人的恶意。
    那个时候他走了过来,轻声问我有没有扭到脚。
    我大概是回答了没有。于是他又笑了一下,带着宁勇晨离开了。
    好像是从那天开始,我才真正听从了母妃的话,不去接近他。
    其实,我是羡慕父皇的,也羡慕姬之彦,甚至还羡慕姬之随。
    虽然羡慕,我却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踏出那一步。
    所以,只能在心里悄悄地,
    好看的电子书shubao2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谁言无用(父子)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