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谁言无用(父子) > 谁言无用(父子)第7部分阅读

谁言无用(父子)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而且你老是在下在下的,很烦人。”
    说了这样无礼的话,那个人应该不会再想和自己有交往了吧。虽然有些对不起那个人,可是自己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回去睡着而已。
    “小七。”
    无用停下脚步,身后的人在说“参见皇上”,可是他一点也不想回头。
    “小七,”帝王走到他身边,问,“是不是要回去了?我们一起走吧。”
    “我没有要回去。”无用答道,他抬起头看着站在一边的于塑,说,“他邀请我去吃饭,我已经答应了。”
    “是吗?”帝王冷冷地看着于塑。于塑笑了笑,道:“是啊,臣请了七殿下一起去吃饭。”
    “儿臣告退。”无用行了个礼,转身朝宫外走去。于塑也匆匆行礼告退,追上无用的脚步。
    在确定帝王已经看不见自己时,无用回头,往来路看了一眼。
    “七殿下?”于塑带着疑问的表情,笑着唤了他一声。
    “刚才很抱歉,”无用垂下眸,“你现在还愿意和我一起去吃饭吗?”
    “当然。”于塑笑道,“我说过,这是我的荣幸。”
    无用看着他笑了笑,然后决定就这样去放纵一下自己吧,或许热闹过之后,就不会那么迷茫了。
    在宫外,意外地遇到姬之彦。姬之彦问清楚情况后看了看于塑,眼眸里露出些疑惑。
    “小七介意我也一起去吗?”姬之彦笑问道。
    “当然不介意。”无用回答,“我还想找墨玉一起呢,不如今天四个人一起吃顿饭吧?”
    姬之彦自然是同意,于塑似乎有些郁闷,不过也没说什么。
    四个人在酒楼里包了个雅间,还叫了歌女来唱歌。
    不认识的相互认识了一下,因为有墨玉和于塑两人营造气氛,席间慢慢热闹起来。
    无用一直没怎么说话,只是在听到有趣的事情时笑一笑,然后不停地喝酒。
    姬之彦放下筷子,拦住无用又举起酒杯的手,有些担忧地说:“小七,少喝些吧。”
    无用笑了笑,接着露出带着些乞求的眼神,说:“太子哥哥,你让我喝吧。”
    姬之彦怔了会儿神,无用又开始拿起杯子,一杯一杯地喝。
    或许已经醉了,或许还没醉。
    好像除了喝酒,世界上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
    于塑和墨玉也停下来,看着明显醉了却仍是不停地喝的无用,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雅间又进来一个人。
    姬之彦眼神闪了闪,躬身道:“参见父皇。”
    于塑和墨玉也跪了下去。帝王摆摆手,让他们起身。
    无用似乎听到什么,回过头。看见帝王的时候他忽然露出高兴的笑容。
    “秋!”
    他有些欢快地走到帝王身边,帝王叹口气,把他抱进自己怀里。
    “秋……”喝醉了的无用喃喃道,“我做了个难过的梦……”
    “梦见什么了?”帝王轻声问。
    无用沉默,过了会儿才说:“梦见伊死了,梦见秋水殿不见了……”
    帝王没说话,无用在他怀里渐渐睡着了,帝王把他横抱起来,飞身离开酒楼。
    雅间里安安静静的,歌女们早在帝王来之前就被打发走了。姬之彦忽然甩手掀翻桌子,转身离去。墨玉叹了口气,于塑看着帝王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看一地狼藉,面无表情。
    帝王把无用带回寝宫之后无用醒过一次,看见帝王的面孔他微微笑了一下,喃喃地说了一句“秋你在这里哦”,然后安心地缩进帝王怀里,又睡了过去。
    帝王看着他迷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可是那笑容里藏着深深的苦涩。
    “……去了淄阳也好,再这样下去……”帝王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玩弄着无用的发丝,过了好久,才道:“等你回来,皇宫大概就不是现在这样了……”说着帝王笑了笑,“到那个时候,我陪你到你想去的地方……无论是洛乡还是其他地方,好不好?”
    无用自然是没有回答。帝王低下头,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第30章
    出发去淄阳的那一天,阳光很好。
    无用背对着帝王整理行装,似乎是犹豫了好长时间,才开口道:“秋,你的话我会仔细考虑的。”
    帝王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无用又道:“还有,这些日子……对不起!”
    帝王看见无用露在头发外面的耳朵通红通红,不禁笑了笑。
    “我……”无用顿了顿,又说,“这是我第二次对你说对不起了,真是……真是……”
    真是了半天,无用也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来。
    秋没出声,悄悄地绕到无用前面去,发现他果然将头埋得低低的。
    “没关系。”秋笑着说,“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要在意。”
    无用没有说话,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抬起头来,一脸认真地说:“我不会再逃避了。等我回来,一定会告诉你答案。”
    “好,”秋摸了摸他的头,说,“我等你回来。”
    无用露出了笑容。
    在这些天来一直阴郁的气氛之后,这个笑容总算带上了轻松的明媚,看得秋开始忍不住想要吻上去。
    他轻咳一声,微微移开视线。
    无用这次的出行照旧带着宁勇晨和青月,当然还有很多藏在暗处的影卫,不过无用不知道。
    许将军已经等在宫外,无用跨上马,朝着来送自己的帝王和姬之彦大力挥了挥手,然后拉着缰绳,跟在许将军身边飞奔着离开帝都。
    天空很蓝,阳光刚好。风迎面吹过来,送来什么植物的清香。无用勾起嘴角,忽然开始变得有些愉悦。
    从那天喝醉以后,自己就一直在想,为什么会对秋那么恶劣呢?想到后来,发现是因为知道无论怎么样,秋都不会不要自己。所以,才敢那么毫无顾忌地迁怒于他吧。
    啊,觉得自己恶劣的同时居然会有一点点高兴,果然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哪。
    既然一直以来,秋答应过自己的都会做到,那么,自己答应了秋的,也会做到的。
    所以,在再次回到帝都之前,一定会想好要给秋的答案。
    帝王看着无用越来越小的身影,捏紧了手里的玉佩。
    他想起今天早晨无用说过的话,忽然笑了笑,吻了吻那块玉佩。
    小七,既然你已经愿意去想,那么我一定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如果不是想要的答案……帝王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那么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得到那个想要的答案。
    许将军名叫许进,无用一直觉得他是个很奇妙的人。
    比如说他在知道自己的名字以后,不像其他人那样要么露出怜悯的表情要么悄悄转开话题,而是很自然地就“无用无用”地叫开来。
    然后在青月的怒视宁勇晨委婉的提醒下,他疑惑地问:“为什么不能叫?名字不就是拿来叫的吗?再说无用都说了不用叫他殿下,叫名字就可以了!”
    无用忍不住笑起来。
    许进又说:“我小时候还叫过许狗子呢,说是取个这样的名字比较好养活,后来要去读书了才改的。”
    无用抱着膝盖笑,没有说话。宁勇晨听不下去,又开始和许进争执起来,可惜了宁勇晨在兵法布阵上的造诣,居然说不过许进的歪理,只有仰天长叹秀才遇到兵,秀才遇到兵啊。
    然后有一次,不知说到什么无用问了他生命的意义。
    “生命就是生命,哪里有什么意义?”许进反问。
    无用愣了好久,他想了想,疑惑地说:“那如果做不了一直想做的事,又有什么意思呢?”
    “一直想做的事不会不变,”许进笑着说,“我上过好多次战场,见过无数的死亡。我们这些人啊,从来不会去想为什么活着,只想着要活下去而已。无用你年纪小小的就想这些,也不嫌太杞人忧天了?”
    无用侧着头,忽然笑出来。
    “说得对,我确实是杞人忧天了。”
    无用抬头望着天空。
    这段日子来,自己不知道让多少人难过了。每日就只想着沉沉地睡过去,连以前最喜欢的天空都忘了要去看看。
    逃避一切,拒绝一切的自己,现在想想,真是难看。
    还有伊……
    秋曾经说过伊是独立的,她有她自己的想法,说不定自己加诸在她身上的梦想对她而言只是一种负担?现在想想伊死之前和自己说话时的表情,虽然有些哀伤,却是带着微笑和幸福的。所以她,大概觉得死亡是一种解脱吧。
    晚风一下一下地吹过,无用眯起眼睛,笑了笑。
    许进说得没错,一直想做的事不会不变。如果这件做不了,那就换一件吧。
    远处传来宁勇晨呼唤的声音,无用跳起来,朝着那边明亮的火光奔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文章写到现在我已经找不到最初写文的感觉了,也把握不住人物的感情转换了……对已经看到这边的各位亲说声抱歉。
    虽然如此我还是会在12月之前填完这个坑的,因为等到12月就完全没时间写文了……愿意凑合的亲就继续看下去吧……实在是很抱歉……
    第31章
    第31章
    越是接近淄阳,越是荒凉。
    无用知道边境地方自然比不上帝都繁华,可是他没想到居然会贫瘠狼狈到这种程度。
    进入淄阳大门时,城里三三两两的百姓脸上原本的麻木忽然变成了惊恐,纷纷逃回自己家里去,紧闭大门。
    众人都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好。无用偷看了许进一眼,发现他一脸沉重,双手紧紧地握成拳。
    无用抿抿唇,快步上前拦住一个老大爷,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淄阳会变成这个样子?
    老大爷先是恐慌,在无用淡淡的安抚之下转而变成愤怒。
    “你们还有脸来问!还不就是你们这些驻军!平日里什么事都不做,就会叫老百姓上交粮食!兀金不时地来袭,我们哪里种得出粮食!?交不上东西就来抢,不仅抢东西还要抢人,真是禽兽不如!今天我就是要说,反正我家人都被你们害死了,也不怕你们拿走我的命!”
    老大爷一直在愤愤不平,旁边看到的百姓也聚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痛诉帝国驻军和兀金人丧尽天良,坏事做尽。
    无用看了一眼守在城门的驻军,眼眸里露出怒意。
    百姓越来越多,驻军首领想要逐散人群,被许进狠狠地制止了。
    许进上前一步,在众人的注视下忽然跪下,然后扎扎实实的嗑了三个响头。
    “我,许进。在此对天发誓,一定会给淄阳百姓一个交待!”
    大家似乎都惊呆了,没有人说话。许进站起来,阳光给他的铠甲镀上一层金光,看上去威武而高大。
    旁边的驻军露出恐惧的表情,许进冷冷地,挥手示意手下的士兵们跟上,整齐地朝驻扎地行进。
    无用回过神来,朝着许进挺拔的背影,露出尊敬的眼神。
    “实在是气死我了!”许进狠狠捶了下桌子,宁勇晨瞪了他一眼。
    “我知道你生气,可是桌子上还有食物,拜托你不要把它震下来。”
    “我当时恨不得杀了那些畜牲!玩忽职守,还压迫百姓!统统都是混蛋!”
    宁勇晨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无用放下手里的筷子,问道:“将军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许进冷静下来,想了想,说:“当然不能白白杀了了事,他们欠了百姓的,就要还给百姓。”
    无用点点头,道:“说得没错。他们在淄阳呆了这些年,恐怕身体早就被喝酒玩乐之事给蛀空了,既然上不了战场,就帮着百姓种种田,修修房子好了。”
    无用对于兵法什么的本来就学得不怎么样,也没什么兴趣。这次出来,纯粹是想散散心。可是呆在军队里什么都不做也不好,既然遇上这种事,那么监视驻军劳动改造的事情他就主动请缨了。
    无用对于管理人员这种事也不擅长,好在驻军们都很听话,他也就放心了。可惜他不知道驻军怕的不是他,而是他身后青月恶狠狠的眼光。
    兀金人根本抵不住许进的反击,没多久就溃不成军,灰溜溜地逃跑了。宁勇晨折腾着他新研究出来的侦察方法,和许进争论得不亦乐乎。驻军也很听话的干着活,所以无用很闲。
    无用每天去陪那个失去所有家人的老大爷说说话,当然基本上都是老大爷说他听着。然后在淄阳城里四处走走,看看哪里需要帮忙。最后,他会跑到城外一个小山坡上去,看看天空,想想皇宫里的那个人。
    喜欢秋吗?当然是喜欢的。
    那么爱吗?
    无用抬起手腕,看着那个传说会保人平安的镯子。
    自从知道是秋送的之后,无用有一次寻问过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把它放大放小的,因为无用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哪里有搭扣。原本秋还想装神秘,说这个镯子可以随着人的手腕变大变小,后来还是被无用发现了隐藏的锁眼,秋才承认说确实是有钥匙可以打开的。
    无用眯着眼睛笑。
    无论如何,和秋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想要和秋在一起的心情,也是真的。
    那么,要不要永远在一起呢?
    天边的晚霞慢慢暗下去,无用站起来,拍拍沾在身上的草屑,转身回城。
    回去后,营房里的气氛有些沉重。
    “怎么了?”无用看看大家,疑惑地问道。
    “今天我想试试看那个侦察方法,然后发现在这里,”宁勇晨摆开地图,指着离淄阳较远的一处地方,道,“有兀金人的驻地,而且是个很大的驻地。”
    无用愣了愣,道:“你的意思是说兀金人没有逃走,而是蓄积兵力准备再袭?”
    “对,”宁勇晨点头,“之前那几次袭击他们大概是想知道我们到底有多少兵力在淄阳,所以现在最头痛的就是我们人手不足。虽然已经派人传报,恐怕等援军赶过来的时候,兀金人早就到了城门下。”
    无用有些茫然,他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兀金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即使把我们全灭,以兀金的国力也不可能斗得过帝国啊。这场仗打得有什么意思?”
    许进摇头道:“真是没有想到兀金是这样倔强的民族。帝国派我们来保护淄阳,兀金自然要锉锉我们的锐气。以他们的想法,大概是想在援军到来之前,能杀我们几个就杀几个,最好全灭吧。”
    这种两败俱伤的做法,无用实在不敢苟同。不过既然他们想打,那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现在怎么办?”无用问。
    “还在想办法。”宁勇晨匆匆答了一声,然后拉着许进埋头研究地图。无用在一边帮不上什么忙,只好静静地坐着。
    无用等了一会儿,忽然从帐外跑进来个士兵,朝着许进大喊道:“将军将军!新来的消息,援军将于三天后赶到!”
    “这么快?”许进有些不可置信,“从帝都马不停蹄地赶过来都需要十天,怎么会三天就能赶到?”
    “将军,来的不是帝都派来的军队,而是崇王爷的人马。”
    “崇王爷?”许进皱眉,“崇王爷一向与皇上不和,怎么会派人马过来?”
    “好像是皇上强行下令要崇王爷派人来的,”那个士兵挠挠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传信的士兵退下后,许进和宁勇晨都露出了意外的笑容。
    “估计兀金后天可以赶到淄阳城外,那么我们就要在第三天拼命保住淄阳。”
    宁勇晨点点头,道:“最好想办法拖延他们赶到淄阳的时间。”
    宁勇晨和许进又开始研究起来,无用在一边听着,看看有没有自己能帮上的忙。在传信员进进出出了几次后,宁勇晨终于拟定了一个方案。
    在城内和城外的布阵得到一致认同,可是在派人去偷袭兀金马厩的事上大家产生的分歧。
    许进说这么危险的事情应该他去做,可是宁勇晨指出许进必须守城,因为守城是最重要的。
    无用赞同宁勇晨的话。
    “如果没守住城,淄阳百姓要怎么办?”无用侧着头,问向一脸激动的许进,“除了你,没有人有那个能力和经验去守城。”
    许进沉默良久,才道:“那要谁去偷袭马厩?”
    无用笑了笑,说:“我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会继续写下去的,这章也很闷……不过鉴于我对军事一窍不通,所以马上就会结束然后回帝都去了~
    最后说一句,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第32章
    第32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不合理处很多……下章就要回去了……速闪!
    -------
    无用并不是一时冲动。
    无用从六岁开始到现在跟着秋学武,已经快十二年了。现在他的武功虽然说不上有多高强,不过和一般的士兵比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自己身边还跟着一个青月。而且以一个皇子的身份去做这件事,总能激起些士气吧。
    无用向许进劝说许久,最后还是和他过了几招后,他才同意无用去的。
    “一切小心。”出发前,许进慎重地说道。
    无用点点头,朝他露出个放心吧的笑容,然后带着青月和另外二十个人马转身奔向兀金的方向。
    无用一行人一路躲避兀金的视线,最后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找到兀金骑兵的驻地。他们将马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徒步接近,在适宜的地点将自己隐藏在半人高的草丛中。
    半夜的时候,无用和青月先一步行动,将照料战马的几个士兵解决掉之后,才让大家进来分头行动。
    宁勇晨的说法是想要悄悄放掉那么多战马而又不惊动兀金士兵,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最好是放一把火,惊动战马让它们四处逃窜,这样的话即使兀金人可以把马全部寻回,也会浪费掉许多时间。
    可是这样一来,就必须保证撤离的速度。否则一旦被兀金兵发现,后果是很严重的。
    骑兵的马是集中在一个地方管理的,无用他们每人携带一桶油绕着马厩浇了一圈,并在与淄阳相反的方向留了个口子。
    无用下令一火,然后按计划好的路线撤离。
    秋高气爽,那些干枯的茅草可以很容易就烧起来,而且蔓延得极快。无用回头看了一眼兀金驻地的火光冲天,听见士兵和马匹惊恐逃窜的声音,露出一个带着些兴奋的笑容。
    “殿下,看前面。”
    无用看见了。
    逃亡不顺,遇上兀金派出来搜查的士兵。无用目测一下,大约有百余人。
    无用拉了一下缰绳,大喊道:“跟紧我,冲过去。”
    现在,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来。不然等更多兀金兵赶到这里,就真的无法逃出去了。
    无用是第一次杀人。即使开始解决守马士兵时,他也只是点|岤而已。
    可是现在,如果不杀掉对方,自己就会死。
    无用面无表情地一路杀过去,心里却是紧张和茫然的。
    以前他一直觉得,或许哪天就这样死掉了也没关系,反正自己也曾自杀过,反正自己也不知活着这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
    可是真正面临死亡这一刻时,无用退缩了。
    就像许进所说的那样,开始不去想为什么活着,只想要活下去而已。
    是对这个世界产生了眷念吗?
    无用以为自己的眷念就只有伊,现在伊已经死了,那么又在眷念什么?
    是秋吗……
    明明知道秋对自己好,可是那时候想着带伊离开时,也只是有些不舍罢了。
    现在呢?
    想见秋,很想见到秋……
    “殿下!”
    无用回头,一剑劈开那个想要偷袭的兀金兵。鲜血喷溅而出,染了无用一身。在月光下,无用染上血珠的脸露出一种些微茫然却带着坚定的表情,不知为何产生了蛊惑人心的魔力。
    “全部都要活着回去,将军还在等着我们。”
    不是多大多有激|情的声音,却意外地让大家升起了一种自信。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活着回去。
    一路厮杀,在天明的时候无用他们总算冲出了兀金的包围圈。大家多多少少受了些伤,却奇迹般的无人死亡。无用抿唇笑了一下,策马奔向淄阳。
    由于大火蔓延到兀金粮仓,贮存的粮食和木材都烧了起来,进一步加大了火势。战马受惊,向兀金后方的步兵处逃窜,引起步兵营的一片混乱。
    总而言之,这次偷袭行动是成功的。侦察员说原本第二天该到的骑兵要延迟到第三天才能赶到了。
    许进抓着无用的肩膀高兴得说不出话来,然后被宁勇晨推到一边。
    “殿下还在疗伤,你不要来捣乱好吧。”
    许进讪笑道:“好好,无用你快疗伤,快疗伤。”
    青月瞪了许进一眼,从宁勇晨手里抢过纱布和药膏,动手给无用包扎。
    宁勇晨摸摸鼻子,看着青月苦笑了一下。
    第三天是最关键的。援军一再提速,也只能在傍晚赶到。那么许进他们就必须支撑到傍晚。
    许进派了副将率人与兀金先锋对抗,自己则坚守城门。无用本来也想上战场,却因为有伤在身被大家一致反对。
    无用没办法,只好跑跑后勤。
    无用在淄阳城里跑了一圈,看看百姓们是否都安全地躲好了。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兀金破城,那么至少减少百姓的伤亡吧。
    结果没有人按许进的命令躲起来,他们聚集在一起,大嚷着要帮忙。
    无用头痛。
    “你们相信许将军,那就是对许将军最大的帮助了。”
    这种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百姓自然是不会听的。
    “淄阳是我们的城市,我们出力保护自己的城市又有什么不对?”
    大家纷纷附和,吵得无用没办法,只好把他们的要求上报给许进,许进沉默良久,道:“大家愿意帮忙,就让他们帮忙吧。不过这样一来,城门就更不能破了。”
    宁勇晨j诈地一笑,说:“让他们一部分人去烧滚水,一部分人去收集搬运泥沙。如果兀金人敢用云梯,我们就用滚水和泥沙招待。”
    百姓们忙得热火朝天,无用也在一边帮忙。仗已经打起来了,无用呆在城里都能听到外面厮杀的声音。
    无用朝城门处望了望,许进身着铠甲站在最高处,一幅坚不可摧的模样。
    他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了一种一定可以撑下去的感觉。
    申时左右,兀金后续部队纷纷赶到,城外的副将已经撑不住了。
    守城的士兵开始发动攻击,百姓们准备好的泥沙和滚水也派上了用场。无用站在城墙上,刺杀爬上来的兀金兵。
    外面的敌军已经在撞城门,无用有些着急。
    援军快些到吧,他在心里祈祷着。
    就在许进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传来令人惊喜的消息,援军的先锋部队赶到了!
    淄阳城里一片欢呼,无用舒了口气,看着兴奋异常的大家,他也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担心了,快速打退兀金军,城里的人们开始庆祝。
    无用很累,悄悄溜回去睡了一觉。等他睡醒之后,城里已经静悄悄的了,而许进的帐营却还闪烁着灯火。
    无用疑惑了一下。
    他撩开仗帘,发现除了许进,宁勇晨、青月他们都在,而且气氛很不对。
    “怎么了?”无用问。
    宁勇晨偏开头,青月也没答话。许进叹了口气,苦笑着说:“许家谋反了,皇上下旨,满门抄斩。”
    无用张了张嘴,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怎么会……”
    第33章
    第33章
    许进想出去吹吹风,被守在门外的侍卫拦住。
    无用走过去,道:“我是帝国七皇子,由我守着许将军,你们有什么不放心的?”
    侍卫们互看一眼,诺诺地让许进出去了。
    无用把许进带到自己常去看天空的那片小山坡,经过战争的洗礼它已经变得一片狼藉。不过许进不在意,无用也不在意。
    “唉,”许进叹了口气,笑道,“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为什么?”无用不解。
    “你一定是很不关心朝中之事吧?那你知不知道我妹妹是宫里的许贵妃?”
    无用点点头,说:“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我这个妹妹啊……”许进摇摇头,“就是沉不下心来。从小就这样,又不听劝。家里人还由着她胡搞,现在好了,居然折腾出个谋反罪来。”
    无用没答话。他对后宫妃子的事了解不多,那个许贵妃,只听说是个不好惹的女子罢了。
    “要怎么办?”无用问。
    “还能怎么办?”许进笑了笑,“等着被拖回去砍头,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无用看了他一眼,抿抿唇:“你不是说你们这些人只想着怎么活下去吗?为什么这么快就放弃?”
    许进沉默良久。
    “不是我不想活着,”他眯起眼,叹口气道,“我也不想放弃啊。如果要我选,我宁愿死在战场上。可是皇上已经下了旨,我也没办法……我妹妹她……还有在帝都的家人……恐怕已经处刑了吧……唉,给个教训也好,只可惜这个教训也太……”许进说着说着声音低下去,渐渐带上一点哽咽,“……以我的性子想要当上将军,其实是很难的……可是我想上战场杀敌,我妹妹她为了这件事也操了不少心……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的家人啊……”
    无用抱着膝盖,低头看着印在草地上的斑斑血迹。
    “你不会死的,”他忽然抬头看着许进,“相信我,你不会死的。”
    许进没说话,只是露出个自嘲的笑容。
    “即使死,要死在战场上。这是你以前对我说过的话吧?”无用站起来,定定地看着他,“你说过要给淄阳百姓一个交代,你死掉的话要怎么给?”
    “总之,”无用抬头看了看静静悬挂在天空中的月亮,道,“你不会死的。”
    无用决定马上回帝都一趟。
    他把青月留下来保护许进的安全,本来也想留下宁勇晨,不过宁勇晨执意要跟去。
    “我要确定皇上收回成命了才能放心。”宁勇晨坚定地说,“而且我可以让我父亲帮忙。”
    无用马不停蹄地赶路。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好像有愤怒,又好像有失望。
    宁勇晨的分析他一点也没听进去。有什么好听的呢?无非是某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搞出来的事情罢了。他才不相信那个许贵妃真的敢谋反,后宫里这样的事情还不够多吗?以前伊也是因为这样才被关进冷宫的。后来那个得志的梅妃,还不是被削了权夺了命?
    可是因为这种原因,让一直为百姓为国家着想的将军无辜冤死,实在是太过分了。
    无论如何,都要让秋收回成命!
    无用赶到帝都的时候还是早上,秋在上早朝。
    无用一路奔回皇宫,冲进大殿。
    “父皇,”他喘着气,直视上位那人,道,“请收回成命,免许将军一死。”
    帝王看到无用的时候是有些惊讶的。他知道无用听到消息后一定会回来,却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眼前,帝王心里是高兴的。可是看到无用灰头土脸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又有了些不满。
    帝王没有说话,旁边的大臣倒是开了口,说些什么许家大逆不道,意图谋反,许进手握兵权,私自通敌之类的话。
    无用冷冷地看着他们。
    “你们这些人,”无用朝那些大臣迈进一步,“说着什么大局大局之类的话,其实不过就是想稳固自己的利益而已吧。”
    大臣们面色一变,道无用口出狂言,侮辱朝廷命官。
    无用嘲讽地笑了一下。
    “在你们为了钱或者权勾心斗角斗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淄阳百姓正因为自己国家的驻军而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无用又上前一步。
    “你们说许将军手握兵权,私自通敌?就是这个私自通敌的将军给淄阳百姓下跪,当众磕了三个响头。这种事情,你们能做到吗?”
    “兀金来袭的时候,许将军明知自己兵力不足,却仍是誓死保卫淄阳,三天三夜不曾安眠,这样的人,你说他通敌?”无用哼了一声,“那你说说,他哪里来的时间去通敌?”
    “说话之前先摸摸自己的良心。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无用转过身,重又看向帝王,道:“请父皇收回成命,免许将军一死!”
    底下群臣议论纷纷,对无用的那番话非常不满。
    帝王颇有些无奈地叹口气。他朝无用招招手,笑道:“小七刚回来一定累了吧?先去休息一下?”
    无用没有说话,直直地看着他。
    帝王轻轻笑了一下:“小七就放心吧。”
    小德子示意无用跟他走,无用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跟着小德子下去了。
    无用被带到浴池,他看看自己身上一层厚厚的泥沙,忍不住笑了笑。
    小德子找来干净的衣服,无用解开发带,把自己泡进水里。
    不知道为什么,秋说放心吧,自己就真的放下心来。
    好像不知不觉地,已经开始完全相信他了。
    无用拍拍自己被热气泡红的脸,将整个人沉入水里。
    洗过澡之后清爽多了。
    无用甩甩头发,走出浴室。
    秋似乎刚刚回来,看着无用湿淋淋的头发秋笑了笑,然后拿过毛巾帮他擦擦干。
    无用的脸藏在乱糟糟的黑发中,看不到表情。
    “我又给你带来麻烦了吧?”无用小声问。
    秋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没有。”
    “我……”无用顿了顿,又说,“我知道自己是冲动了,这种事情不应该当面说出来,而是要在暗中解决的……可是……”无用抿抿嘴,“可是就是气不过。许将军是个好人,你不知道许将军上了囚车的时候,淄阳百姓全都哭了……”
    秋一下一下给他擦着头发,没有搭话。
    无用沉默了一会儿,有些沮丧地说:“秋你以前说过我总是长不大,这个样子,是不是很烦人?”
    秋放下手里的毛巾,把无用抱进怀里。
    “不会,”秋笑着说,“小七这个样子很好,长不大也没关系。”
    “真的吗?”无用的声音从秋的怀里钻出来,闷闷的,“那么许将军的事呢?秋不会再杀掉他了吧?”
    秋叹了口气,说:“本来不想杀的,现在却觉得杀了也不错。”
    “为什么?”无用一下子抬起头来,却看到秋戏谑的笑脸。
    “因为小七说回来了要给我答案,可是小七回来之后就一直许将军许将军的说个没完。实在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第34章
    第34章
    “啊……”无用怔了一下,迅速低下头去,可是还是被秋发现他露在外面的耳根,变得红红的。
    “……我想过了,”无用犹豫了很久,才说,“我喜欢和秋在一起的感觉……而且,在淄阳的时候,有一次遇到些危险,那个时候心里就想要见到秋……可是,我还不知道那是不是爱……”
    秋抱着无用的胳膊紧了紧。
    “遇到危险的时候,害怕吗?”虽然已经听影卫说过了,可是一想起无用当时有可能会死,心里就是一阵后怕,“那个时候我没能陪在你身边,会怪我吗?”
    无用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说:“秋在帝都,本来就不可能陪在我身边,为什么要怪你?”
    无用疑惑的时候会微微皱起眉,眼睛睁得比平时大一点。阳光洒进来的时候,他细长细长的睫毛就会有一种闪耀着光泽的感觉。脸颊不知是因为刚刚洗过澡,还是因为被抱得太紧了而染上淡淡的红晕。
    秋晃了晃神,忍不住吻下去。
    无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怎么也躲不开。
    秋的动作很轻,舌尖的动作带着些小心翼翼的感觉。
    无用渐渐安下心。他闭着嘴唇,秋虽然没有强求,却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一点一点地耐心的等待。
    无用犹豫着,微微张开唇。秋没有给他后悔的机会,立即深深地吻进去。
    秋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无用觉得自己有些缺氧,头脑里白茫茫的一片。
    秋的手伸进无用的衣服里时,无用才发现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秋的动作变得非常急促且有压迫感。
    无用狠狠推开秋,秋疑惑地看着他,嘴里呢喃道:“小七……”
    无用偏开头,垂下眸说:“这种事情……我,我暂时还不想做……我还没准备好……”
    无用的语气里带着紧张,带着害怕。秋看着他,深呼吸几口气?br/>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谁言无用(父子)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