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谁言无用(父子) > 谁言无用(父子)第6部分阅读

谁言无用(父子)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面具下秋的真实面孔慢慢露出来,无用呆呆的,一直没说话。
    “这块玉佩,无论是在秋的时候,还是在皇帝的时候,都是一直戴着的。小七你从来没发现过。”
    “是这样吗……”无用低着头,淡淡地说。
    “原本我只打算以秋的样子陪在你身边,保护你,安慰你,让你不要再那样寂寞,可是渐渐的,我已经无法满足。”
    “满足什么?”无用抬起头来问。
    帝王抿了抿唇,说:“无法满足你的亲近,仅仅只对着‘秋’这张面孔。”
    无用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
    帝王叹了口气,问:“如果当初,我以皇上的身份接近你,你还会对我这么亲近吗?”
    无用偏开头,看着院子里那棵桃树,道:“我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他沉默了一阵子,又问,“为什么会不满足了呢?这样子不是很好吗?”
    帝王似乎在沉思,无用开口道:“那么‘紫玉’这个人,到底存不存在呢?”
    帝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回答说:“他是存在的。你最初遇到的那个人,给你种桃树的那个人,是那个紫玉。而后面的,都是我。”
    “原来是这样……”
    帝王看着他微微皱着的眉,忍不住上前伸出手指想要抚平,无用却往后退了一步。
    无用看见他停在半空中的手,忽然觉得有些慌乱。
    “抱歉,”他有些窘迫地说,“你一下子忽然变成这样,我……我还不太习惯。”
    帝王收回手,叹气道:“那么,以后可以慢慢的习惯。”
    “嗯。”无用点点头,说,“我会努力。”
    帝王笑了一下:“开始还怕你不能接受,会以后再也不理我了。”
    无用摇摇头,说:“虽然现在头脑里一片混乱,但我还是知道秋对我是极好的……不能因为换了张脸,就否定你之前做过的一切……”
    帝王摸摸无用的脑袋,这一次,他没有躲开。
    “以后还是叫我秋吧。其实我的名字里确实有个‘秋’字,我叫秋冥。”
    无用躺在秋的怀里,虽然又开始有些僵硬以及别扭,因为是熟悉的气息,他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帝王看着他的脸良久,忽然凑过去,唇轻轻覆在他的唇上。
    因为这样,所以开始不满足,小七你知道吗?
    帝王叹了口气,心想,还是下次,再告诉他吧。
    第25章
    第25章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卡文卡得厉害,各位凑合着看看吧……啊,我真是不负责任……
    -------
    无用醒过来的时候等了好一阵子,才睁开眼睛。
    房间里如以往一样安安静静的,窗户微微开着,早晨的阳光洒进来一些,看上去暖洋洋的。
    他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听见窗外传来清脆的鸟鸣声。他低头看着手心早已结痂的伤口,恍惚了一阵子,然后凑近一点闻了闻,发现似乎还带着些什么花的香气。
    他微微笑了笑,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
    洗漱的时候,取梅拿了张帖子进来。
    “那是什么?”无用歪着头问。
    “伏仪太子派人送来的。”
    “伏仪太子?”无用疑惑地接过,翻开看了看,内容大抵是想请他一起游玩帝都。
    无用皱了皱眉。
    取梅又道:“回来的时候遇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传话说七殿下想不想去都随意,因为太子殿下也是一起去的。”
    “这样吗……”无用想了想,决定还是去吧,今天……有点不太想呆在宫里。
    无用到的时候,姬之彦和伏仪太子已经等在宫门外。
    “太子哥哥,”他朝着姬之彦笑了笑,“我来晚了吗?”
    “不会。”姬之彦摸了摸他的头,说,“我们也刚到。”
    “呀,七皇子,久仰久仰。”伏仪太子拿了把折扇,放在手里扇了扇,脸上带着自以为亲切的笑容。
    无用瞥了他一眼,没答话。
    姬之彦笑着拉起无用的手,问道:“小七想去哪里玩?我们今天是打算去游湖的,小七喜不喜欢画舫?”
    “画舫吗?”无用想了想,“我不知道,我没乘过。”
    “那就试试看吧。”姬之彦说道。然后他转过身,对从刚才起就一直被无视的伏仪太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华美的游船在湖面上缓缓滑过,无用在船舱里呆了一会儿,又跑到外面去,看着划桨的人们工作。
    湖面上风有些大,无用的头发被吹得乱糟糟的。他转过身去看着远处水天相接的茫茫白线,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猜测过的,山峦那边的景色。
    如果在槐树上看不见,那就跑去山的那边去看好了。
    自己一直是这样决定且坚持的吧,可是为什么,现在好像有了一点点动摇?
    “小七,外面风大,进来吧。”姬之彦挑开门帘,朝着外面喊道。
    无用转身,看着姬之彦朝他伸出来的手,犹豫了一下。然后他走过去,牵住姬之彦的手,跳进船舱。
    歌女还在唱着绵延又柔软的曲子,无用坐在姬之彦里侧,转头望向窗外。
    姬之彦看着无用的侧脸笑了笑,然后伸手捋了捋他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发丝。无用回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看向窗外。
    伏仪太子笑道:“七皇子和太子殿下的感情好得让人羡慕呢。”
    “啊,是吧。”姬之彦略微冷淡地回答。而无用则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
    “七皇子对人很冷淡呀。”伏仪太子带上些责备的口气,笑道。
    “是吗?”姬之彦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小七对不太熟悉的人,是亲近不起来的,请殿下见谅。”
    伏仪太子看出姬之彦有些不悦,也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们接着聊了些各国逸事,又谈到诗词歌赋。
    伏仪太子看了看无用望着窗外的脸,想了想说:“七皇子舞跳得好,想必文采也是极好的,不如就着这湖光美色,作首诗来听听吧。”
    姬之彦冷下脸,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无用却开了口: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伏仪太子愣了愣,然后马上笑道:“七皇子好文采……”
    无用回头,打断他的话:“写这首诗的人名叫李煜,我最讨厌的,就是做诗。学得最差的,也是做诗。”
    伏仪太子面上有些呆滞,无用又说:“你觉得我跳舞跳得好吗?可是我昨晚开始的时候明明是跳得断断续续的,这种程度就叫好?还是说伏仪人跳得就是这种水平了?难怪你跑到帝国来,心心念念的就是看人跳舞。”
    伏仪太子的面色变了又变,姬之彦摸了摸无用的头,悄悄笑了一下。
    “这就是你们帝国的待客之道?”伏仪太子面上有了些怒意。
    姬之彦摆摆手,安抚道:“小七就是这种孩子性格,殿下勿怪。”
    伏仪太子看着无用,皱眉道:“莫非七皇子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
    “啊,”无用转开头去,“我的度量很小的。”
    伏仪太子在思索,姬之彦看着无用微微低着的下巴,眼眸里露出浓浓的宠溺与疼惜。
    小七对讨厌的人,不管是谁,从来都不会客气。他这种坦率真诚又带点别扭的性子,自己一向是最喜欢的。
    所以那个所谓的伏仪太子……姬之彦垂眸笑了笑,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无用对之后姬之彦与伏仪太子夹杂着刀光剑影的谈话毫无知觉,他看着碧蓝的天空,脑海里闪过的一下子是“紫玉”的脸,一下子又是帝王的脸。
    虽然答应过秋要慢慢习惯,可是心里还是有着阴影的吧。一直在身边的人忽然变成了另一个人,任谁都会不适应的吧。
    一路想着这些,无用也没了游玩的心思,在姬之彦窃窃的交待之后,早早回了皇宫。
    回到皇宫里,无用又不知该去哪,秋水殿现在是不想回去的,而秋……好像也不想马上就见到他。无用想了半天,最终跑去无名居,躺在树下看着天空发呆。
    张老先生也拿了本书坐在他身边,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
    又要到夏天了,阳光变得晃眼。无用眯起眼睛,喃喃问道:“父皇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张老先生沉默了半天,最后叹口气道:“皇上啊,是个很厉害的人呐。聪明,理智,完美无缺。”
    “……所以当这样一个人用那么多年的时间来关心另一个人,会让那个人有点不敢接受吧……”
    张老先生看了看无用,说:“我不知道皇上怎样想……但是小无用不要担心,他一定是真心关心着你的。”
    “张老先生为什么会知道呢?”无用有些疑惑。
    张老先生稍稍露出些怀恋的表情,说:“因为小无用手上戴的镯子,是当年太后娘娘送给皇上的,保平安的镯子。皇上从小就一直戴着,现在给了你,也是希望小无用平平安安的吧。”
    原来是这样……原来以前戴着它的那个人居然是父皇……
    无用看着荡在手腕的镯子,心里的不安,渐渐淡下了些。
    第26章
    第26章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一整天都是实验课……局部解剖让我一直恶心到现在……所以……文章变成了这个样子……无语中……
    -------
    无用和秋依旧是每天戌时见面,然后渐渐的,那些小小的不自觉的抗拒开始消失,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与秋在一起的感觉。
    无用在回秋水殿的路上听见孩子争执的声音,声音在前面不远处,转个弯就可以看到争执着的两个孩子。
    一个是姬之缘,还有一个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从没见过,看样子好像不是宫里的公主。
    那女孩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姬之缘争得面红耳赤。
    无用停下来听了听,然后忍不住笑起来。
    姬之缘说:“七哥是最好的!”
    那女孩道:“胡说,太子殿下才厉害!长得又帅,又有才华!”
    “小时候七哥给我唱过歌!”
    “那又怎么样?你看太子殿下一举一动都是那么优雅高贵,你那个七哥肯定比不上!”
    “你又没见过我七哥,你怎么知道比不上?我七哥是最漂亮的!比你漂亮多了!”
    “不管不管!太子殿下才是最好的!谁都比不上!”
    ……
    无用看着眼前愈吵愈烈的两个孩子,有些无奈。
    他本来想过去的,毕竟回秋水殿要经过那条路……可是谈论的对象现在出现的话,似乎不太好吧……
    还是绕远路算了。
    这样想着,他正打算转身离开,却被眼尖的姬之缘发现了。
    “七哥!”姬之缘飞扑过来,无用接住他,无奈地笑笑。
    “站在这里做什么?那位小客人是谁?”无用说着朝那女孩笑了笑,女孩子愣了一下。然后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大概是觉得被当事人听到那些话,有些不好意思了吧。无用心想着,又朝她露出个安抚的笑容。
    “我正想去找七哥呢,她啊——”姬之缘朝那女孩扮了个鬼脸,“她是我舅舅的女儿,今日来宫里玩的,老是跟在我后面,跟屁虫——”
    女孩子气红了脸,怒道:“谁想跟在你后面,要不是娘娘要我跟你出来玩,我才不想跟在你后面呢!”
    姬之缘撇头哼了一声,女孩咬牙切齿。
    无用笑道:“那就一起去秋水殿?”
    “才不要呢,”姬之缘撒娇道,“不要带她去啦~反正她又不喜欢七哥,让她自己去玩好了~”
    “谁说我不喜欢七殿下了?”女孩急道,“我就是要去!”
    “你怎么说过的话不认账!”
    无用拍了拍姬之缘的小脑袋,笑着说:“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点,大家一起去吧。”
    女孩得意地看了姬之缘一眼,然后很自来熟地拉住无用的另一只手。
    于是这一次,换姬之缘咬牙了。
    无用将两个孩子安置在庭院的石桌旁,又去厨房端了些糕点茶水来。
    无用其实不知道怎么跟孩子相处,以往姬之缘来的时候,总是他絮絮叨叨地讲上一大堆,自己在一旁听着。
    不像现在,两个孩子像在比赛似的直直盯着自己,让人觉得有些别扭。
    无用咳了一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女孩的眼珠转了转,说:“七殿下也给我唱支歌吧,不能偏心光给十二唱啊。”
    “喂,你这个人!”姬之缘不满道,“明明开始还对七哥不屑来着!七哥,不要给她唱啦!”
    “我可没有对七殿下不屑,”女孩老神自在地喝了口茶,道,“这话是你说的。”
    无用没有管两人的眼刀互砍,他略微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记不起可以唱些什么歌了,可是看到你们的样子,让我想到一首……有些哀伤的歌……好像不太适合……”
    “没有关系的七殿下,”女孩一脸期待地说,“唱给我听听吧,反正我和那家伙……”女孩朝着姬之缘露出个鄙视的眼神,“也不会相处得很愉快。”
    无用笑了。他说:“那我唱了啊,那可是首情歌呢。”
    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口唱起来。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我过门
    转多少身过几次门
    虚掷青春
    小小的誓言还不稳
    小小的泪水还在撑
    稚嫩的唇在说离分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你在树下小小的打盹
    小小的我傻傻等
    ……
    寂静的下午,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风悄悄吹过,为还不懂情的男孩女孩添上一丝莫名的忧伤。
    无用转过头,看见伊倚在扶栏上,脸上露出些茫然与悲伤,静静地看着这边。
    无用站起来,阳光有些刺眼,他抬起手,放在眼前挡了挡。
    姬之缘看着无用与伊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那女孩忽然站起来,拉着姬之缘离开秋水殿。
    伊一步一步朝无用走过来,无用放下手,默默地看着她。
    “刚才那首歌,”伊开口道,“再唱一遍吧。”
    无用低下头,心里泛点疼痛。然后,他轻轻地,又唱了一遍。
    “……再唱一遍吧……”
    依着伊的请求,无用将这首带着缅怀与忧伤的歌,一遍接一遍地唱下去。在不知道唱到第几遍的时候,无用停下来,抬起头,看见伊咬着嘴唇泣不成声。
    无用有些茫然地站在那里,没有动。
    伊忽然开口唱起首什么歌来,因为哭泣,古老的调子断断续续的,带着浓浓的凄凉。
    无用犹豫着向前一步,最终还是将伊轻轻地搂进怀里。
    他想安慰她不要哭了,可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于是只好学着秋曾经安慰自己的样子,将下巴,轻轻抵在伊的发旋上。
    秋这样做的时候,自己就会觉得寂寞啊空茫啊什么的,一点一点淡下去,最后只留下令人安心的温暖。
    希望伊,在这个动作下,也能不要那样悲伤。
    “……如果可以一直恨下去,或者一直爱下去……”
    伊在无用怀里,喃喃地,哭着反复说道:“……如果只有爱,或者只有恨的话……”
    “……那该有多好……”
    只有只言片语,无用也不明白伊到底在想些什么,又到底经历过什么。可是他知道,伊现在很难过很难过,难过得让他不知所措。
    他一下一下轻拍着伊的背,小声地,带着些犹豫地开口道:“……我们离开这里吧……”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到一些会让人快乐的地方去,到不会让你难过的地方去……”
    “……一起离开这里吧,好不好……”
    “……求求你,”伊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因为哭泣着语调忽高忽低,“……求求你,带我离开……”
    帝王静静地听着影卫的报告,将手按在桌子上,一直没有出声。
    影卫站在一旁,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而帝王依旧毫无知觉的,散发着令人恐惧寒气。
    “滚!”帝王忽然吼了一声,影卫一惧,然后立即如释重负地翻身离开。
    帝王站起来,手离开厚重的紫檀木桌时,木桌轰然倒地,裂成碎片。
    “紫玉,”帝王跨过那一地的碎片,开口命令道,“把苏昭仪带过来,记住,不要惊动任何人。”
    第27章
    第27章
    无用早晨去找伊的时候,伊又在看着那个面具发呆。
    无用说今天要去为出宫的事做些准备,伊看了看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无用。”她叹了口气,然后走到无用面前,抬起头,细细地看着他。
    “……这些年来,你怨我吗?”
    无用微微移开视线,说:“没什么好怨的吧……一直都是这样……”
    伊笑了笑:“其实,还是怨着的吧。”
    无用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些茫然。他转头看向窗外,说:“我也不知道……怨恨这种情绪……我不是很明白它是怎样一种感觉。不过有时候会觉得难过……如果这算是怨的话,那么,我是怨着的吧。”
    伊垂下眼眸,安静了好一阵子。
    “……无用,一直以来,最该跟你说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她的脸上升起淡淡的笑意,又说,“还有你送我的面具,其实我很喜欢,却还没有说谢谢……”
    “不要想着这些事了,”无用打断她的话,笑道,“不如想想出了宫以后,最想去的是哪里?”
    “最想去的啊……”伊望着窗外,第一次露出些幸福的表情,“是洛乡吧。有好多次,做梦都是回到了洛乡……”的0
    “那我们就去洛乡。”无用轻声道,“等我回来。”
    “嗯。”伊回头朝他笑着,说了一句再见。
    无用走出秋水殿以后,又回头看了一眼。
    他觉得有些奇怪,却不知道是哪里奇怪。
    大概是伊第一次对着自己说了这么多话,所以让人觉得奇怪吧……他摇摇头,继续朝宫外走去。
    安顿好饰品加工房与小饭馆之后,无用没有马上回宫。
    他在帝都闲逛了一会儿,看着热闹的大街,心里有点兴奋,又有点空荡荡的感觉。
    他想了很多。秋,太子哥哥,青月宁勇晨,取竹取梅,姬之缘……甚至连姬之随都想了一遍……
    原来不知不觉间,这些人已经融进了自己的生活,一旦想到要离开了,心里还是会有些不舍吧。
    无用笑了笑,转身朝皇宫的方向走去。
    秋水殿外面围了许多人,他们看到无用的时候,都露出了一种怪异的带着怜悯的眼神。
    无用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拔腿往里冲,却在冲到大门的时候,被人拉住了。
    “小七,”帝王开口道,“不要进去。”
    无用茫然地看了帝王一眼,又转头,往秋水殿内望去。
    真是满目疮痍。
    到处都是漆黑的焦木,左边一块右边一块,房子有些已经倒塌,还竖着的也摇摇欲坠。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走之前还是好好的……
    “小七,”帝王的声音带着些疼惜,“苏昭仪她……纵火自焚了。”
    离开之前,一直觉得有哪里奇怪。可是自己当时却没有细想。
    现在想想,大概是伊说话的语气吧。还有最后一句再见……原来不是再见,而是永别。
    帝王感觉到无用在瑟瑟发抖,他把他转过来,面对着自己。
    无用抬头看着他,依旧是茫然的,不甚清明的眼神。似乎是过了好一阵子,才看清眼前的人是谁。
    “……秋……”
    啊,又开始觉得冷了。
    为什么,为什么伊她……明明是说好的啊,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秋……”
    帝王紧紧地抱着埋在自己怀里的无用,垂下眼眸,看不清表情。
    姬之彦在一边看着这一幕,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秋水殿烧毁了,死掉的人除了伊,还有两个没来得及逃出来的宫人。听伊身边的婢女说,当时苏昭仪将宫人们撤得远远的,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后来,当他们发现房子烧起来的时候,火势已经很大了。
    那个时候,即使想救,恐怕救出来的也只是一具尸体了。
    帝王派人找出苏昭仪的残骸,本想厚葬,却被无用阻止了。
    “就按着昭仪的规矩建一个衣冠冢吧。”他疲惫地说,“把伊的骨灰给我,我想把她葬在别的地方。”
    帝王沉默半晌,最终还是同意了。
    葬礼举行的那几天,无用穿着白色的丧衣,机械地按规矩行事。
    没有哭泣,也没有悲切,只是有时候会走走神,露出茫然的表情来。
    秋水殿烧毁之后,无用一直住在帝王的寝宫里。
    有人进谏说不如现在去宫外找一处地方给七皇子修建行宫吧,反正再过一年七皇子就十八岁了,也该开始修建行宫了。还有人说应该在宫里整理出一处让七皇子暂时住下,皇子住在黄帝的寝宫,实在于礼不合。甚至连姬之彦都提议说不如让七皇子住到他的千羽宫去吧。
    帝王冷冷地看着下面这些人,直到他们心生恐惧,才说:“七皇子丧母悲痛,朕陪陪他,有何不可?”
    低下有人呼不敢,帝王摆摆手,道:“七皇子与朕同住,此事就这样定了,今后不得再提。”
    姬之彦看着帝王离去的身影,咬了咬嘴唇。
    刚才一同进谏的几个官员过来道:“太子殿下,皇上的意思殿下也看到了,这事还是罢了吧。”
    姬之彦挂起笑容,说:“本王明白,今日之事有劳各位大人了。”
    “殿下客气了……”众人唏嘘道。
    帝王回来的时候,特意吩咐不要通报。小七现在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发呆吧,帝王不想吵到他。
    无用屈腿坐在床上,将额抵住膝盖。帝王进来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帝王笑了笑,坐到他身边,用手指理了理他的头发,“小七今天做了些什么?”
    无用摇摇头,说:“什么也没做。”他疑惑地环顾着四周,喃喃道,“这些天我总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熟……以前好像来过?”
    “小七以前是来过,”帝王笑道,“那个时候你还小,又生着病,所以不太记得了吧。”
    “哦……”无用点点头,“有点印象……”
    帝王用稍带怀念的语气说:“那个时候,小七还嫌我的薰香难闻来着,所以我后来都不用薰香了。”
    “是这样吗?”无用笑了,“那时说了些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帝王摸摸他的头,没有说话。
    无用沉默了一会儿,又问:“……洛乡是个什么样地方?”
    帝王顿了顿,回答说:“是个水镇。”
    “……伊为什么想去洛乡呢?”
    “大概,”帝王把无用抱到自己腿上,轻声说,“大概是因为洛乡是她的故乡吧……”
    “秋知道伊以前的事吗?”
    “啊,”帝王沉默了一下,回答,“不是很清楚。”
    无用叹了口气,帝王静静地,将手指一根一根卡进他的五指之间,说:“逝者已去,就不要太念着了,不然她在黄泉之下,也不得安心吧。”
    无用没答话,过了好久才点点头。
    插入书签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今天死在我手下的第n只小白鼠默哀……话说医学专业真的是很残忍的专业啊……(无视我吧)……
    第28章
    第28章
    无用来到了秋水殿。
    这段日子,在无用的请求下,伊的骨灰还是放在秋水殿的。因此秋水殿没有修理,也是禁止其他人进入的。
    自从那天以后,无用都没去过秋水殿,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来看看。
    只有失去了,才会珍惜吧。
    就像以前想着要离开的孤云院,就像最开始有些讨厌着的秋水殿。
    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一点一点地承载了太多快乐的伤心的记忆,所以——才会觉得不舍吧。
    无用看着秋水殿面目全非的样子,沿着记忆中的路径,一步一步带着怀念地往前走。
    这边,原来是伊的房间,以前自己离开或回去秋水殿的时候会在房间前面的台阶上站一会儿,大概在等着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
    长廊中央,有一块凸出去的小小的地方。那里放着一张桌子,取梅每天都会摆上些茶和水果,或许是给路过的累了的人们准备的吧。
    从长廊上下去,就是庭院了。伊的庭院里种满了枫树,到了秋天的时候,一片红艳艳的。
    庭院的另一边,有一扇石拱门,走过去,是自己的院子。
    无用看着静悄悄的雕花长廊,想起那一天,伊就是站在这里,静静地听着自己唱一首带着怀恋的歌。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伊一遍又一遍地要自己唱,是因为喜欢听吗?是因为想起了幸福得让人难过的事吗?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如果她想听,我可以一直唱给她听;如果她有想去的地方,我一定会带着她去的。
    洛乡,洛乡……给伊唱完这首歌,就带着她去她最想去的洛乡吧。
    无用骑在飞驰的马上,一只手紧紧抱住怀里伊的骨灰盒,朝着那个未知的地方奔去。身后的帝都越来越远,渐渐消失不见。
    御书房里,帝王正在接见今年的秋试状元于塑。说着些场面上的话,帝王有些心不在焉。
    不知为何会觉得有点不安……
    帝王望向窗外,然后在心里笑了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学上了小七的习惯,在不安的时候,茫然的时候,难过的时候总是会望向窗外。
    帝王站起来,让那个状元退下了。
    他刚想回去看看无用,守在无用身边的影卫之一忽然飞身进来。
    听过影卫的报告,帝王又坐回椅子上去,用食指揉了揉眉心。
    “把他带回来,”帝王道。
    影卫得令刚想走,帝王叫住了他,从柜子里拿出个盒子递过去。
    “用醉梦吧,不要伤到他。”
    房间里的夜明珠发着幽幽的光,帝王侧卧着,一只手支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的手指,像这些天夜里总会做的那样,一遍一遍滑过睡着的无用的脸庞。
    苏伊已经死了,所以小七,以后只看着我吧,不要再独自逃跑了。
    无用的睫毛颤了颤,然后睁开眼睛。他看着熟悉的天花板,过了好一阵子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坐起来,看了看和他一样也坐起来的帝王,然后移开视线。
    “为什么把我带回来?”他低声问。
    “为什么不把你带回来?”帝王想把他抱到自己身上来,却被躲开了。
    “我想去洛乡。”无用低着头,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昏暗,长长的黑发在他脸上投下一大片阴影。
    “然后呢?”帝王开口道,“然后你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无用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话来。他沉默着,算是认同了。
    帝王握紧了拳,然后又慢慢松开,走过去紧紧抱着无用。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爱你?”
    说出来了。
    本来还想着等再过一阵子,等他完完全全接受自己时再说的,可是,还是忍不住了。
    就算会被怀疑,就算会被厌恶,也还是说出来了。
    但是,无论如何,这一辈子,自己都不会放手了。
    无用没有动,他依旧低着头,静静的。
    帝王也没有动,他在等,等无用的答案。
    良久良久,无用才用茫然的语气道:“……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我不明白……不管怎么样,求求你现在不要说这些吧,我没有办法仔细思考,也没有办法高兴得起来……”说着说着,无用似乎难过起来,“我一直在想着的,就是带伊离开皇宫,离开帝都……走遍所有的美丽的地方,然后找一处颐养天年……你知不知道这是我一直一直都在追寻的梦想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秋,伊为什么要死掉?最初那几年,在我还没有遇到水水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只有伊啊!就算她不喜欢我,就算她并不是很用心的在照顾我,可是……那个时候,她还是会抱抱我的……那个时候……只有伊啊……”
    帝王没说话,他松开无用,走到无用前面,俯下身,将无用藏在胳膊里的脸微微抬起来。
    无用垂着眸,没有看他。
    帝王心里一痛,将脸慢慢凑过去,吻住他的嘴唇。
    无用没有动。没有反抗,没有回应,也没有抬起眼眸,看他一眼。
    帝王静静地,一遍一遍用舌尖慢慢地勾勒着无用抿着的唇缝。
    “……小七……”帝王将无用整个抱在怀里,像是抱着什么宝贝般,小心翼翼的,紧紧的。
    “小七,”帝王把脸埋在无用颈边的发丝中,小声地,带着些祈求地说,“小七,看看我吧……我不是说过吗?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永远啊……”
    第29章
    第29章
    伊的骨灰依然放在秋水殿,这是无用的坚持。帝王说以后会陪着他,一起将伊葬在洛乡。那个时候,无用没有答话。
    无用每天除了去孤云院去秋水殿,就是呆在房里睡觉。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去上朝了,也没有去太学院。除了秋以及一些服侍的宫人,无用都没有去见其他人。
    即使是秋,自己也很长时间没和他说话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说过那些话之后,就不知该以一种怎样的表情来面对他,所以只好转过身,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听。
    帝王看着无用背对着他睡着的身影,脸上露出一丝苦涩。
    虽然知道以小七的性子一定会逃避,却没有料到他会逃得这样彻底。
    不和自己说话,也不看自己。每天回来看到他,他都是面朝墙壁躺着,留给自己的,总是冷冰冰的背影。如果自己凑过脸去,他就闭上眼睛,装作已经睡着了。
    帝王叹了口气,小声唤了句“小七”。无用没有回答。
    帝王等了一阵子,又唤了几句,直到确定无用确实是睡着了,才面对着他躺下,把他抱到自己怀里来。
    只有睡着了,他才会乖乖的让自己抱着。帝王苦笑了一下,将下巴埋在无用头顶的发丝之间,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
    朝堂之上,帝王端坐着,对底下官员们争论的声音微微皱了皱眉。
    “于爱卿,”帝王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新晋状元,问道,“你有何看法?”
    “臣以为,”于塑上前一步,道,“应当派许将军去一趟淄阳。兀金虽是小国,但这样时不时地侵袭淄阳,淄阳百姓定苦不堪言。许将军此去一展帝国雄威,淄阳便可安宁很长一段时间。”
    大臣们开始窃窃私语,帝王悄悄勾了勾嘴角。
    “于爱卿所言有理,就照爱卿所说,派许将军去一趟淄阳吧。”帝王懒洋洋地下了令,正想宣布退朝的时候,无用忽然从大殿外走了进来。
    “父皇,我想和许将军一起去淄阳。”
    无用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长袍,没有下跪,静静地低头站在朝堂中央,等待帝王的答案。
    朝堂里静悄悄的,大家都偷眼看着这个因为丧母而将近半月未来上朝的七皇子,看着这个得到帝王特别宠爱,住在帝王寝宫的七皇子。
    “父皇,我想和许将军一起去淄阳。”许久没有得到答案,无用又重复了一遍。声音淡淡的,却不知为何带着一种坚决。
    “既然想去,那就去吧,”帝王沉默良久,最终挥手应允了。他微微皱起眉,眉宇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疲惫,“去学些东西也好……退朝吧。”
    无用小声说了句“谢父皇”,不知在退朝带来的喧哗声中,帝王有没有听见。
    无用随着人流离开大殿,本想着现在回去吧,却被于塑拦住了。
    “七殿下,”于塑笑嘻嘻地说,“在下久闻七殿下大名,今日终得一见,实在是荣幸之至。不知可否请七殿下吃顿便饭?”
    无用看了看他,脸上没有表情。
    “你找错人了,”他淡淡地说,“我不掌权,你接近我也没用。不如去找其他人吧,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他转身想走,于塑却道:“七殿下误会在下了,在下只是想和七殿下做个朋友,没有别的意思。”
    无用停下脚步,沉默了一会儿。
    “朋友?”他回头看了于塑一眼,道,“我不需要朋友。而且你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谁言无用(父子)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