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谁言无用(父子) > 谁言无用(父子)第5部分阅读

谁言无用(父子)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并不是你造成的,”这类不善言辞的人的心理。
    “我并不是为了帮你才受伤的……”
    樱井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同学问她话,她都只答重点,并不多言。刚开始,大家只是觉得她格格不入。相处得久了,女生们开始觉得或许她是在嘲笑她们。
    然后渐渐的,开始孤立她,以及进行一些恶劣的恶作剧。
    “集团意识真是可怕。”武生有些感叹地说,“然后呢?你看不过眼就挺身而出了?”
    “——嗯,可惜我没想到女生头头居然有一个壮汉男友。”
    “你的伤就是那个男孩弄的?”
    “啊,”我觉得有些烦躁,“不用你管,因为这是我的问题。”
    武生停顿了一会儿,才说:“——真厉害。”
    “我才不厉害。”我背对着他,说,“——她又不是坏人,没有任何被打的理由。”
    三年前,我夜晚起床,听见父母争执的声音——不,或许只是母亲单方面的宣泄。
    “你假装工作忙碌,其实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吧!?”
    妈妈忽然哭泣起来,我站在门口,从门缝往里看,只看见他难过的面孔和妈妈蹲下去的背影。
    他似乎想将妈妈扶起来,可是妈妈甩开了他的手。
    “不要碰我!你以前说的话,全部是骗人的吧!我恨你!你出去!你给我离开这个家!”
    “……我求求你……”
    他没有争辩,只是拿起西装外套,用带这些悲伤的语气说:“——嗯,好吧……对不起……”
    “他们不是迟钝!也不是不会受伤!而是!他们只能用这种方式生活下去而已!我非常了解!”
    其实我并不是为了帮她,我是……因为了解啊……
    “因为我,了解啊……”
    我没有回头,也不知道他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
    从超市走出来的时候,武生以一幅怪异的面孔盯着我看。
    “……你买这么多牛奶做什么?”
    “……”
    “莫非……你是想喝牛奶增高?”
    “干嘛拉!碍着你啦?”我转头,恶狠狠地盯着他,“高个子不会了解矮冬瓜的痛苦拉!”
    “啊哈哈,”他摸了摸后脑勺,笑道,“可是爸爸也有和你差不多高的时候啊。”
    “真的吗?”
    “别担心,你的脚很大,证明你是爸爸的孩子,以后一定还会长的。”
    “哦……”
    不知不觉间,就回到了家门口。
    打开大门跨进去的时候,武生站在门外没有动。
    “……我差不多该走了。”
    “——啊?”
    “时间到了。”
    “……你不等妈回来吗?”
    “我是很想见她,但这样就太贪心了。”
    “是吗……”我抬起头,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不过,能看到儿子的成长,我这个做父亲的,就已经非常满足了。”他说着以一种幸福的表情,望着院子里的那棵树,“真是的,曾几何时,你也像山法师一样,咻——的一下就长这么大了。”
    “你要是很会骗人的话,家庭也就不会这样毁掉了。”我示意他伸出手来,然后和他来了个击掌。
    “我也一样,不会永远都是笨笨的小鬼,你就放心吧……爸爸。”
    他愣了好一阵子,然后渐渐笑起来。
    “说得也是……说得也是哦。谢谢你,高志。”
    然后,父亲喃喃说了一句『妈妈就让你照顾了』,接着就转身,步上了来时路。
    走着走着,他还回头挥了好几次手。
    “我回来了——啊,好累!”
    妈妈回来的时候,我正在蹲在山法师下面,用铲子挖着泥土。
    妈妈坐在落地窗沿,看了好一会儿,然后问:“你蹲在那里做什么?”
    “寻宝。”我回答。
    妈妈沉默了一阵子,然后有些疲惫地说:“……结束了,你爸爸的葬礼。你烧了香就回来了,所以不知道,后来来了好多人哦。”
    我嗯了一声。
    “……好多人都为他哭泣,原来他还蛮有人缘的……”
    妈妈停顿下来的时候,我说:“我刚才,见到武生了。”
    “——你说什么?”
    “他说『帮我向你妈妈问好』,还说,山法师下面埋有宝藏。”
    妈妈忽然笑起来:“你骗人。好险,差点上当!你呀,越来越像你爸爸了,他骗人一流的……”
    “他什么时候骗过我们了?”我问,“爸爸他只不过是工作狂,他绝对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
    妈妈似乎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山法师郁郁葱葱的枝叶。
    “……高志你,还记得这棵树的事吗?”
    “这棵山法师,是你三岁生日时,我们种在庭院里的。那时因为房子刚盖好,所以想种一棵代表家的树木。那时妈妈生性保守,所以想种棵松树,不过你爸爸……你爸爸他难得的,没有让步。”
    『来种一棵看得出四季变化的树吧』
    我当然记得。
    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
    他们说就让高志来选择吧。
    我那时选了爸爸。
    我说:“如果不选武生,武生会哭的。”
    然后,才有了这棵山法师。
    铁锹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我和妈妈都惊讶了一下。
    “……原来真的有宝藏——是个行李箱,高志快打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
    行李箱里装着的,是满满一箱子照片。我们一张一张拿出来看,上面记录着我和妈妈这三年来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天,你爸爸是偷窥狂吗!?”
    我想起来了,有时候上着课,会忽然有身着奇装异服的家伙冲进来,对着大家就是一顿猛拍,直到被教导主任赶出去。
    而妈妈,应该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吧。
    妈妈拿着那堆照片,头埋在里面,肩膀抽动着低泣。
    我看了她半天,然后站起来,说:“我出去一下。”
    夕阳将整片天空都染成血红色,真是美丽。
    我哭了一下子。
    大概五分钟左右。
    第20章
    第20章
    宫外很是热闹,无用却觉得有些无聊。
    乞巧是属于情人的节日,活动再多,也与自己没什么关系。
    这些年来,无用凭借着每月三次的出宫机会,再加上秋会时不时带自己出去,所以早已跑遍帝都的边边角角。
    可是,却仍旧没有机会走出帝都。
    不过,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的。
    无用朝着城门的方向远远望去,露出一抹期待的笑。
    “小七,觉得无聊吗?”姬之彦看着无用走神,笑着问。
    “啊,还好。”无用答道。
    “其实乞巧节每年也就是这样了,没什么新意,”姬之彦看着热闹的人群,淡淡地说,“不过,今天叫小七出来,是想要小七看看那座桥。”
    “桥?”无用随着姬之彦的指引,将视线放在不远处一座石桥上。
    无用知道那是座没有名字的桥,每到乞巧桥上会变得热闹非凡。
    虽然从没见识过,无用却也在秋的叙述中知道这一天情人们会手牵手,一起从桥上走过。说这样就会受到祝福,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我想和小七,一起去走走那座桥。”
    “诶?”无用有些惊讶,“可是,那是给情人过的呀?”
    “没有那种说法,”姬之彦笑着说,“那只是个祝福罢了,并没有限定一定要是情人的啊,亲人也是可以的。”说着他露出稍许期待的表情来,“我一直很想走走看,却总也找不到人陪,小七不愿意陪陪我吗?”
    无用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说:“好吧。”
    姬之彦牵着无用的手,一起走过那座桥。无用只是忙着看风景,没有注意到姬之彦眼眸中流露出的得逞的笑意,也没有注意到众人看向他们的,有些讶异的眼神。
    晚上,秋过来的时候无用仿佛感觉到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些怒意。
    他有些疑惑,侧头问道:“怎么啦?谁惹你不高兴啦?”
    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今天,是不是姬之彦带你出去了?”
    “是啊。”无用笑了笑,“秋真厉害,这么快就知道了。”
    “你们是不是一起过了那座所谓的情人桥?”
    “嗯,”无用点点头,“不过那座不叫情人桥,它不是没有名字的吗?太子哥哥说不是只有情人才会去过的,亲人也可以。”
    秋似乎又说了些什么,可惜声音太小,无用没有听清。
    无用站起来,拿出剑对秋说:“不要去管那个了,秋把昨天那招再舞给我看看吧。”
    秋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抽出剑,和无用过起招来。
    第二天,朝堂上。
    帝王看了看站在角落里打着哈欠的无用,眼里带上些笑意。
    昨天练得有些晚了,那孩子估计还没睡够吧。
    然后,视线又转到姬之彦身上。
    帝王的眼睛眯了眯,说:“前些日子潮州遭受水灾。朕虽已派人去赈灾,而现下思量受灾百姓居无定所,无家可归,定是人心惶惶。故朕决定派太子去潮州一趟,安抚人心,也权当是一种历练。众卿家觉得如何?”
    殿下各人大呼圣上英明,姬之彦自然面露欣喜地应下来,而却在转身的一刻,露出些思量的神色。
    千羽宫。
    杜子落笑道:“真是恭喜恭喜,看来皇上是越来越器重殿下了。”
    姬之彦没有答话,只是微微皱起了眉。
    杜子落疑惑道:“怎么了?有何不妥吗?”
    “父皇近几年常常会派我出去,”姬之彦沉思道,“无论大事小事都派我去,在别人看来应该是好事,可是我却觉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就是去的时间,”姬之彦顿了顿,道,“通常都是在我找过小七之后。”
    “咦?”杜子落有些惊讶。
    “昨天的乞巧节,我带着小七一起去过情人桥,结果今天马上就派我去潮州。”
    “上一次,我去月老庙求了鸳鸯符,分了一个给小七,骗他说只是普通的平安符。然后第二天就被派出去,过了近一个月才回来,回来后小七却对我说符他不小心搞丢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还有再上次,上上次……”
    杜子落听罢,表情有些复杂。
    “殿下的意思是,皇上他对七殿下……”
    姬之彦点点头,道:“我就怕父皇对小七有什么。这些年来我们都看到的,父皇对小七明里暗里的宠爱可不少。”
    “七殿下虽不掌权,皇上对他确实是很纵容的,”杜子落沉思道,随后看着姬之彦露出担忧的神色,“不过先不管皇上心里是怎么想,殿下您……难道真的对七殿下起的是那种心思?”
    姬之彦露出自信的笑容,道:“子落你是知道我的。喜欢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手,不管有多难,也不管应不应该。”
    姬之彦回房,杜子落苦笑着摇了摇头。
    “哎,姬家人果然是与常人不同,这样有悖常理大逆不道的话随随便便就能出口。那个七殿下……不知该说他是幸运还是可怜……”
    第21章
    第21章
    秋来找无用的时候,无用正坐在树下,用树叶吹着些不成调的曲子。
    秋笑了笑,问道:“小七从哪里学来这些的?”
    无用吐出嘴里的树叶,答道:“是从张老先生那里学来的。”
    “哦?张老先生?”
    “嗯,秋不知道吗?张老先生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呐。”
    秋摸摸他的头,转手又把他抱在怀里,道:“是不是守着无名居的张尹先生?”
    “我不知道他的全名啦,”无用挥开他玩着自己指头的手,道,“不过他住的地方确实是没有名字的。”
    “嗯,”秋点点头,“两层楼的房子,里面装满了书。”
    “对,就是他!”
    秋笑了笑,说:“那个人确实很厉害,曾经是皇上的老师。可惜他发过誓再也不教皇子,也不见皇室中人。所以皇上给他造了无名居,并下令不许人去打扰他。久而久之,皇宫里的人也就渐渐遗忘他了。”
    “为什么不愿意教皇子?”
    秋叹了口气:“为了大局,皇上牺牲了他心爱的女子。”
    “原来是这样……”无用喃喃道,“张老先生也是个痴情人,真可惜……不过,他应该很讨厌皇宫的吧,为什么要让他住在宫里?”
    秋顿了顿,说:“因为他很聪明,又博学。所以皇上不敢放他出去。”
    “就是说被软禁起来啦……唉,真看不出来,张老先生平日里精神充沛,还总是很贪吃的样子。”
    “贪吃?”
    “对啊,”无用答道,“我是无意间跑到无名居去的,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把我带的桂花糕给全部吃掉了,吃完之后还问我有没有。后来,我就隔三岔五地带东西给他吃啦。真是奇怪,我看每天都有人给他送饭来的,他都吃不饱吗?”
    “大概是因为喜欢吃小七带来的东西吧。”秋回答。
    “没有差很多啊,”无用的眉毛微微皱起来,然后又马上舒开,“不过,无名居藏的书真的是很多呢,有好多都是奇闻怪录,看起来很过瘾。”
    “小七原来比较喜欢奇闻怪录吗?”
    “对啊,不过宁勇晨对这些就很不屑了,他比较喜欢兵书。”
    “宁勇晨也去了无名居?”
    “嗯,我求着张老先生收他做学生的……宁勇晨他学习很刻苦,张老先生现在很喜欢他。”
    “他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军师。”
    “是啊,”无用笑了笑,“我也是这样说的。”
    秋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那么小七呢?小七最喜欢的是哪本书?”
    “千山游记,”无用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仰慕,“真羡慕写这本书的人,一定是去过很多地方。每一次看我都会想,等以后我要把书上提到过的地方全都亲自走一遍,然后选个最美最安宁的城市住下来。”
    秋的手忽然一顿,然后紧紧抱住无用。
    “你要离开皇宫?”秋的声音有点紧,无用还沉浸在他的憧憬里,没有发现。
    “是啊,总有一天要离开的。”
    “一个人离开?”
    “不是……”无用的表情微微黯淡下来,“我想带着伊一起离开。”
    “……为什么?”
    “啊,因为……”无用看着远方,轻轻笑了一下,“这是我小时候就开始的梦想,而且我不能留她一个人在这里,伊她其实是很寂寞的。我有好几次看见她拿着我送给她的那个面具发呆,那时候她的表情……又伤心又寂寞……”
    “那我呢?”
    “咦?”无用这才发现秋的不对劲。
    “你要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吗?”
    无用低下头,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很难过。
    “……我会想你的,一定会,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所以说,你会留我一人?”秋打断他的话,“是不是如果今天我没问,说不定哪天你带着那个所谓的伊跑掉了我也不知道!?”
    “我也不想啊,”无用低着头说,“可是我总不能自私地要求你和我们一起走掉嘛。你这么厉害,一定还有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我不可能要求你抛弃他们跟我走吧。”
    无用没再说话,一直低着头。秋也一直沉默着,直到最后,他才叹了口气。
    “天很晚了,回去睡觉吧。”秋淡淡地说着,语气里,居然带着不可觉察的疲惫。
    秋今天没有陪着无用一起睡,而是早早地就回去了。
    无用知道秋在不高兴。他裹着被子,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习惯了秋的体温,没有了秋陪在身边,自己好像有点难以入眠。
    明日还要上早朝呢。无用想着,还是早点睡着吧。
    他闭上眼,强迫自己进入梦乡。
    落云殿。
    帝王一直在伏桌沉思,旁边服侍着的小公公早已被他散发的寒气惊出一身冷汗来,就在他痛苦地想着皇上该不会想一直这样坐到天明的时候,帝王说话了。
    “小德子,你出去。”
    小公公立即跪安出去,落云殿里就只剩帝王一人。
    “紫玉。”他开口道。
    从窗外跳进一个黑影,跪在地上道:“听凭陛下命令!”
    帝王挥了挥手:“你加派几人看着苏昭仪,事无巨细全部汇报给朕……七皇子那边,也是一样。”
    紫玉似乎愣了一下,又马上反应过来,回道:“是。”
    帝王拿起早已冷掉的茶,轻缀一口。
    小七,我曾想过无论你的希冀是什么我都会让你实现——可是,只有这个不行。
    帝王的手微微一握,手中的白玉杯就变成粉末,从指间滑落下来。
    小七,我绝对不允许你就这样,逃离我的身边。
    第22章
    第22章
    无用等秋等得有点心慌。
    昨天,应该是不欢而散了吧,不知道秋,今晚还会不会来呢?
    如果不来的话……无用抬头看着被树枝切割得细细碎碎的天空,心里有一点茫然。
    如果不来的话,自己也没办法吧。
    这些年,无用从没想过自己和秋的这种关系到底算是什么。不像亲人,也不像朋友,如果说秋是自己的老师,好像又不止那么淡薄。
    无用对秋的事知之甚少,反倒是秋对有关于自己的事总是知道得很清楚。现在想想,自己确实是太自私了,自私到从没去关心过秋的感受。
    因为一直想着的是离开,所以对要留下来的人总是不会付出太多精力的吧。
    自己真是个卑鄙又恶劣的人啊……无用有些自我厌恶地想着。
    所以秋过来的时候,只看见无用抱着膝盖,将脸埋在里面。他轻轻唤了一声,然后看见无用抬起的脸上,那双还带着些茫然的,可怜兮兮的眼睛。
    秋愣了一下,然后心跳不可抑制地加快了速度。
    “秋,”无用又垂下眸去,“对不起。”
    秋开始还有些茫然,想了想就明白过来。
    这种事情,不是说对不起就能过去的。而自己,也不会因为你说了对不起就放你离开的。
    他抿了抿唇,对无用道:“不是说要今天要练剑吗?还不快来?”
    无用手足无措地抽出剑,他对今天秋异常冷淡的态度有些不安。
    而另一方,秋的心里也不是那么平静的。
    就稍微让你难受一下吧。秋想,做为昨天让我一夜没睡的惩罚。
    无用的剑式有些不稳,剑尖一滑,挑到秋挂在腰侧的玉佩。只听“叮”的一声,玉佩碎成几片,落在地上。
    两人都因这突变停下动作,无用看了看秋,有些讪讪地弯腰想将碎片捡起来。
    秋拦住他,说:“不要去碰,会割伤手。”
    无用愣了一下,忽然变得高兴起来。
    “没关系的,”他笑着说,“我会小心。”
    玉佩碎成了五瓣,无用放在手心里,看着它们低头思索。
    “碎了就扔掉吧,”秋摸摸他的头,说,“不要在意。”
    无用似乎想到什么,微微笑了一下,说:“这块玉石很珍贵的吧,我看秋你一直戴着的,扔了多可惜。放心吧,我会把它再拼起来的。”
    “哦?”看着无用开心的样子秋似乎也愉悦起来,“小七要怎么做?”
    “这是秘密,”无用眨了眨眼,“到时候给你个惊喜。”
    秋轻笑了一下。
    对于无用神秘兮兮的秘密,秋大概是知道的。
    这些年无论宫里宫外,无用身边都跟着有自己派过去的影卫。所以对于无用的事,自己基本都是知道的。
    比如说他在宫外开了间饰品加工房,也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可以将金银玉石打造得更小巧精致,造型新颖也很漂亮。就连墨玉,都忍不住找他合作起来。
    说到墨玉,恐怕无用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和紫玉绿莲一样都属于自己的五卫之一,也不知道他是帝都最大妓楼的老鸨吧。
    秋悄悄弯起嘴角。
    无用还开了家小饭馆,自己曾去吃过几次。外观味道都说不上特别好,却莫名的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虽然达官贵族不屑于进这种小饭店,老百姓却是很喜欢的,一年下来,也可以挣不少钱。
    以前自己还不明白无用做这些干什么,是纯粹的想历练呢还是想赚钱?现在想想,大概是为了离开皇宫作的准备吧。
    自己昨晚本也想着干脆就毁掉他的店好了,可是还是舍不得,那毕竟是无用的心血。
    帝王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无用,伸出手去一下一下抚摸他的黑发。
    就这样吧,帝王心想,就这样牢牢地看着他,不让他离开,等到再过几年,等再过几年……
    伏仪国的太子来访,皇宫里忽然变得热闹起来。
    无用躲在大殿的角落里远远看了一眼那个金光闪闪的伏仪太子,然后又继续打着哈欠。
    昨天秋走了之后,自己偷偷出了趟皇宫,连夜将那块打碎了的玉佩拼好。
    无用想起藏在枕头下的玉佩,心里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
    把它搞成那个样子,不知道秋会不会喜欢……
    无用又打了个哈欠。他看了看围着伏仪太子的众人,又看了看大概和那个太子在说着场面话的太子哥哥,想着这种时候肯定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还是偷偷溜回去睡觉吧。
    姬之彦用眼角偷瞄了一下无用溜出去的背影,冷冰冰的眼里泛上些笑意。
    那个伏仪太子又说了些什么,姬之彦挂着疏离的微笑和他继续周旋,心里却有些不耐烦。
    好不容易回来了,又来了个什么伏仪太子。父皇自然是把事情都推给自己,到现在都找不到机会和小七安安静静地说上几句话。
    真是烦死了。
    取梅找出件材质样式都是一流的月白色长袍,想给无用换上。无用摆摆手,自己从衣橱里翻了件宝蓝色的出来。
    “我就穿这件吧。”
    “咦?”取梅有些惊讶,“今晚虽是家宴却也会来很多臣子,到时候穿宝蓝色的人会有很多吧,殿下岂不是……”
    无用笑了笑,说:“岂不是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今夜的主角是太子哥哥和父皇,还有那个伏仪太子,我们只要轻松地吃东西看节目就好啦。”
    取梅无奈地叹了口气:“殿下的性子啊,到现在都没变。我想如果不是苏娘娘也要去,殿下大概又会想方设法地逃掉吧。”
    “嗯,”无用边系腰带边淡淡地应着,“我不放心她一个人……话说回来,取梅觉得我的性子不好吗?”
    取梅笑着道:“对于我们这些当下人的人来说,当然是好啦。”
    无用抿唇一笑,没有答话。
    -------
    作者有话要说:
    爬回来吼一句!下章是惊天大雷!各位做好心理准备啊~
    第23章
    第23章
    进门的时候碰到姬之彦,无用老老实实地叫了句“太子哥哥”。
    “小七要不要坐到我身边来?”姬之彦笑着问。
    无用摇摇头,答道:“我想和娘坐在一起。”
    姬之彦看了看苏昭仪的位置,因为不是受宠的妃子,地位又不高,所以只能坐在离上位较远的偏僻角落里。
    姬之彦眼眸转了转,笑道:“既然这样,那小七就玩得开心些。”
    无用点点头,转身跑到自己座位上坐好。
    帝王还没有来,大厅里的人很多,即使是窃窃私语着也会有一种闹哄哄的感觉。
    伊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没有和周围的妃子聊天,也没有看无用一眼。她小口小口地缀着茶,头微微低着,看不清表情。
    周围有多嘴的女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无用看见伊捏着杯子的手紧了一下。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低下头去,看着桌子发呆。
    前面和姬之彦聊得正欢的伏仪太子忽然话锋一转,用带着些炫耀或是嘲弄的语气说:“我曾听闻帝国有位苏姬,号称舞艺超群,有‘一舞天下醉’的美名。却在多年前被贵国皇上收入后宫,从此不见佳人美妙舞姿,甚是可惜。不知今日在此可否有幸一睹苏姬的绝美舞姿?”
    伊忽然成为大殿的焦点,无用看了一眼那个挂着虚伪笑容的伏仪太子,面无表情。
    他又转过头去看着伊,伊放下了手里的杯子,手慢慢握成拳。
    无用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他不明白那个伏仪太子为什么忽然扯到伊身上来,或许是为了显示自己对帝国的了解,或许是为了讽刺帝王娶了个舞姬,又或许,有其他的理由。
    不管怎么样,他的话让伊很难过。
    众人的私语现在明显是向着伊来的,帝王还没到,后宫地位最高的女子笑道:“既然伏仪太子喜欢,苏妹妹舞一曲又有何难?”
    伊没有答话,依旧微微地低着头。无用看见她的指关节已经开始在泛白。他沉默良久,忽然伸出手去,覆在伊握得紧紧的拳背上,小声说:“我在这里,不用担心,没事的。”
    他站起来,冷冷地看着伏仪太子道:“我娘今日身体不适,既然你想看,就由我代我娘舞一曲给你看看。”
    伏仪太子被无用明目张胆的无礼震了一下,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无用已经叫乐队奏曲,摆开姿势。
    无用有一次看见过伊起舞。
    那时她一个人在庭院里,伊的庭院种了些枫树,秋天的时候,一片红彤彤的。
    伊莹白的肌肤,映着红艳的枫叶,更加显示出她眉宇间淡淡的怀恋与哀伤。
    无用当时是被镇住了的。他没有想到舞蹈可以跳得这么美丽,这么……蛊惑人心。那时他悄悄站在伊看不见的地方,直到伊舞完回房,他仍是静静地在那里,站了很久。
    现在,站在大殿中心的无用其实是有些紧张的。
    虽然见伊跳过,自己却明显是不能跳得像女子那样温软柔嫩的,只能尽力让动作,变得华丽些吧。
    无用深呼吸一口,甩开手臂,舞动起来。
    不能太柔软,那就带上些坚韧。
    无用用上了秋教的轻功,一边回想伊的动作,一边悄悄加上些修改。
    旋转,跳跃,甩手,弯腰……渐渐的动作开始流畅起来,无用随着乐曲,时而激昂,时而婉转。
    如果这样能让伊不那么难过,又有何不可呢?
    大殿里除了乐曲,没有其他的声音。
    众人静静地看着,宝蓝色的少年飞舞的身姿……
    仿佛在举手投足间带着些许疼痛。
    疼痛啊……居然会是疼痛。
    姬之彦的手微微握起来,一直挂在脸上的礼貌性的笑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去的时候,无用停止了动作。他冷冷地站着,直视有些呆愣的伏仪太子,问道:
    “这样,可以了吗?”
    没有理睬那人答了些什么,无用转身入座,默默低下头。
    伊的手还是握得紧紧的,没有想要松开的迹象。
    无用一根一根掰开伊的手指,将自己的掌心放在伊的掌心里。伊仍旧紧紧地握住,只是这一次,尖尖的指甲刺入的,是无用的掌心。
    血珠似乎渗了出来,掌心里感觉湿湿的,可是,却没有疼痛。
    帝王已经坐在上位,他进来之前就感觉到大殿里不太对劲,所以没有叫人通报。
    注意到帝王的想要下跪的人也被帝王示意不要出声。
    然后,他就看见那孩子站在大殿中心,随着乐声飞扬着起舞。
    帝王不知道那一刻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想要冲上去抱住他,想要迷失在流水般的舞姿里,想要将这个人,永远藏在自己身后,不让他人觊觎。
    众人跪下大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只有无用和苏昭仪,仍是静静地坐着,谁也没动。
    多事的人开始期待帝王对他们大不敬的惩罚,帝王却只是一直看着他们,听着身边的人叙述刚才大殿里发生的事情。
    帝王的眉渐渐皱起来,他看了一眼伏仪太子,又看了一眼最开始多嘴的贵妃,那里面的怒意与残酷,一目了然。
    帝王看着无用和伊握在一起的手,开口道:“既然苏爱妃身体不适,那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渐渐松开无用的手,站起来跪谢道:“多谢陛下关心,臣妾告退。”
    伊走了。无用低头呆呆地看着鲜血,从掌心滑到指间,又从指间滑到手背,在手背上微微荡了一会儿,然后落在宝蓝色的衣袍上。
    身边忽然凑过来个小公公,在他耳边低语道:“七殿下,陛下请您跟奴才去一个地方。”
    无用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他安静了好一阵子,然后才喃喃道:“哦。”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剧情,不合理的地方请大家无视吧~
    第24章
    第24章
    无用站在小凉亭里,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带着一丝凉意。
    小凉亭旁边种着一些花树,无用伸手抓住一片飘过的花瓣,看着花瓣上淡红色的脉络,在月光下,就像是一根根脆弱的血管。
    “小七。”
    无用回头,看见帝王在月光下仿佛带了点心疼的脸。
    他没有行礼,只是低下头,淡淡道:“父皇。”
    帝王对他淡淡的疏离微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自己现在,不是以秋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
    帝王伸出去的手顿了顿,接着又继续拉起无用的手,看着他手心上指甲掐出的伤痕,眉微微皱起来。
    旁边的小公公递上药膏,帝王接过,一点一点抹在无用手心上。
    小公公在帝王的示意下退下了,帝王柔声问:“疼吗?”
    无用抬起头来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小声回答:“不疼。”
    “怎么会不疼呢?都出血了。”
    “啊,”无用偏开头,说,“是真的不疼,多谢父皇关心。”
    无用把手抽出来,往后退了一步。
    他说的是真话,虽然看上去有些疼的样子,实际上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帝王皱了皱眉,上前一步把他抱在怀里。无用挣了挣,没有挣开。
    他听见帝王在他头顶幽幽叹了口气,说道:“小七,不会心疼的人永远都不会心疼,为什么不看看会为你心疼的人呢?”
    无用的身躯抖了一下,然后又沉寂下来。
    帝王将他抱得更紧,下巴抵在他头上,一动不动,好像想维持这个动作一辈子。
    走掉的小公公折了回来,看着帝王的样子,面上露出难色。
    帝王又呆了一会儿,然后松开无用,跟小公公在一旁说了些话。
    说过话以后,帝王皱眉,转头望向站在一边看着地板发呆的无用说:“要回大殿了,和我一起回去吧。”
    无用低着头,说:“儿臣不想回去。”
    帝王想了想,道:“那就别回去了,我叫小德子跟着你,有什么需要吩咐他就是了。”
    “儿臣想一个人呆着。”无用又说。
    帝王静默半晌,最终叹口气道:“罢,那就一个人呆着吧。”
    帝王转身回去,心想有影卫跟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吧,让他一个人好好想清楚也好……
    帝王走后无用抬起头看了看静静悬挂在天边的月亮,伸手将自己紧紧抱起来,没过一会儿又放开。
    好想见到秋……
    无用回头看了一眼帝王离开的方向,心里有些微的疑惑。
    刚才父皇给人的感觉,和秋很像。
    而且,他刚刚说的好像是“我”,而不是“朕”……
    无用用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坐在台阶上。
    看见秋过来的时候,他一下子跳起来,抓起放在身边的玉佩,递给秋说:“你看,已经拼好了。”
    秋顿了一会儿,才伸手将玉佩接过来。
    玉佩双面多了些东西,秋仔细看了看,一边是龙,一边是凤。
    龙和凤都是用银浇上去的,细细的线条,华美尊贵的姿态,将玉佩碎片间的裂缝大部分都完美地掩饰住,而露出来的那一小部分,反而显示出一点岁月的沧桑感来。
    “怎么样?”无用笑着问,“我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也没办法。”
    秋看着无用有些期待有些担忧的样子,又想起凉亭里他的疏离与退缩。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想,已经忍耐不下去了。
    他拉住无用没有受伤的右手,将它放在自己的耳根。
    “怎么啦?”无用疑惑地问。
    “你仔细摸摸看。”
    无用的手指被秋带引着,从耳根渐渐往前滑。滑过去的时候,他感觉到秋的耳前,与耳朵接口处,有一点浅浅的,突出来的感觉。
    他惊讶地看着秋。
    “撕下来看看。”秋淡淡地说。
    无用的心跳一下一下加快,他的手有点颤抖,却仍是渐渐的,把覆盖在秋脸上的,那一层薄薄的东西,撕下来。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谁言无用(父子)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