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谁言无用(父子) > 谁言无用(父子)第4部分阅读

谁言无用(父子)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已经有三次,我没能保护得了你。看着你陷入困境,我却无能为力。”
    无用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青月又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很怪异,无用脸上的笑意渐渐退下去。
    “我是你的侍卫,你不要我保护你,那你要我做什么?”
    无用没有回答,他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青月笑了一下,又说:“是啊,你不需要。”
    “就像你不知道‘殿下’和‘你’的区别,也不知道‘奴才’和‘我’的区别,”青月对着木桩人,垂下头,“你什么也不在乎,就连自己都不在乎。”
    不知道为什么,无用心里觉得有些难受。青月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这么多话,可是他却不太明白青月到底是什么意思。
    青月一直侧对着他站着,仿佛是谢客的姿势。无用看了他一会儿,最后也只能说:“练武是好的,但是伤到自己,就是得不偿失了。”
    他没有等青月的反应,转身走了。
    直到无用的背影消失不见,青月才一脚踹开前面的木桩人,低声道:“……可是,我在乎……”
    无用本来是想找青月帮忙做秋元面具的,虽然伊当时什么也没说,但无用感觉得到她还是有点失望的。可是现在,他不知道怎么对青月开口。
    “为什么大家都变得奇怪了?”无用坐在树下问水水,“青月是这样,太子也是这样,好像连紫玉,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水水甩甩尾巴,没搭理他。
    无用侧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没关系,秋元面具我自己也可以做的。”
    无用找来了木头和刻刀。他见过街上卖的面具,有些是用纸糊的,有些是用木头雕的,当然还有一些专门卖给富家子弟的,用的是真金白银。
    无用给伊买的那个是用木头做的,薄薄的一层,刷着艳丽的颜色。
    他凭着记忆想将手里的木头雕成凸出去的人脸的形状,但是想法和动作经常是不一致,他雕坏了好几个,最后总算完成一个比较像样的。
    接下来,就是上色了。秋元面具的七种颜色也就是彩虹的颜色,七种颜色以各种形状扭在一起,形成了怪异却带着喜庆感的图案。
    无用在面具两侧小心地打了洞,用粗粗的红绳穿起来就算是大功告成。
    无用揣着面具,来到伊的房间。
    伊有些疑惑:“不是说没有买到吗?”
    无用讪讪地回答:“我自己做了一个。”
    伊看着无用良久,可是无用却觉得伊的视线仿佛透过自己,到了不知名的时空。
    “……自己做的啊……”伊伸手接过去,轻轻地抚摸,“……也是用木头雕的……”
    伊又发了会儿呆,然后将面具放到一边,朝无用挥挥手说:“你下去吧。”
    晚上的时候,无用有些睡不着。早晨那种想要逃离一切的情绪来得太强烈,直到现在,还有心悸的感觉。
    一旦看见了自己一直憧憬的幸福,就会更加按耐不住吧。
    无用转身,却猛然对上黑暗中的一双晶亮的眼。
    那人伸出手捂住无用的嘴,轻声说:“别出声,是我。”
    无用认出他的声音来,是紫玉。他点点头,紫玉放开手,示意他出去。
    无用披上外衣,跟着紫玉来到院子里。
    “抱歉,”他有些讪讪地说,“早晨丢你一个人在那里。”
    紫玉摇摇头,回道:“没有下次。”
    无用点点头。无用总觉得紫玉有点奇怪,好像和当初在冷宫见到时的感觉不太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他侧着头想了想,不经意间看到紫玉甩袖坐下的动作,忽然明白过来。
    是气势吧,他想。那时紫玉大概是受伤的缘故,所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的气势。
    紫玉招手示意无用过去,然后在无用走近他的那一瞬忽然把他抱在腿上。
    无用有些惊讶,愣愣道:“紫玉……”
    紫玉皱皱眉,打断他的话说:“地上冷……还有,以后叫我秋吧。”
    “秋?我想起来了,那个绿莲好像也是叫你秋公子……”
    “嗯,”紫玉伸出手指,揉了揉无用因为思考而微微皱起来的眉,“紫玉是对外面的称呼,熟悉我的人,都是叫我秋的。”
    “哦。”无用偏偏头想躲开秋的手指,却怎么也躲不开。
    无用觉得其实自己和秋是不怎么熟的,当年在冷宫的那三天,他们在一起说的话就很少。现在忽然莫名其妙地亲近起来,让他觉得有些奇怪,也有些别扭。
    秋又开始捏起无用的手指来。无用没有动,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这个手镯,”秋提起无用的手腕,眼里露出些满意的神色,“小七喜欢吗?”
    “很喜欢,”无用老实回答,然后疑惑地看了秋一眼,“怎么你也叫我小七?”
    “哦,”秋垂着眸,看不清表情,“喜欢就这样叫了。再说你不是排行第七吗?”
    无用没有答话,秋又问:“小七喜欢宫外吗?”
    “喜欢,”无用小声嘟囔,“可惜能出去的机会很少。”
    秋似乎笑了一下,无用低着头,没有看见。
    “我可以找个腰牌给你,每个月可以出去三次,怎么样?”
    “真的吗?”无用有些惊喜,“这样的腰牌会不会很难找?”
    秋摇摇头,说:“不会。”
    “啊,真是谢谢你。”无用说。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秋的武功很厉害吧,”无用趴在自己的膝盖上,有些羡慕地说,“真好。”
    秋玩弄着无用发梢的手顿了一下,他思索了一会儿,然后问:“小七想不想学?”
    “想的呀,”无用稍稍有些兴奋,“我最想学的是轻功。”
    “为什么是轻功?”
    “啊,因为……”无用的视线看向远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有时候想去看看桃树,可是冷宫的围墙很高……”
    秋沉默不语,忽然伸出手抱紧无用,说:“想去就去吧,我现在带你去看看好不好?”
    第17章
    第17章
    无用抱紧秋的脖子,低头往下看。
    房子啦树啦湖泊花园啦都从脚下呼啦啦地往后退,就和坐在车上往外看的效果一样。无用翘起嘴角,悄悄笑起来。
    转眼间就到了阔别已久的孤云院,无用在门口停了停,抬头看看那块熟悉的,从以前就破破烂烂的牌匾。他抿了抿唇,抬脚走上那条在梦里都会走的路。
    先是回廊,然后经过伊的房间,再是自己的房间,房间前面有片小土坪,搭了竹竿用来晾衣服的,后来,又种上了一棵桃树。
    无用看着那棵桃树,脚步开始慢下来。
    他走到桃树边,低下头,看着树干上自己曾经刻下的名字,笑着对一直跟在身后的秋说:“看样子我长高了不少,以前居然只有这么一点点。”
    无用比了比名字所在的位置,秋上前看了看,说:“真的啊,不过应该要更矮一些,桃树也在长嘛。”
    无用嘻嘻一笑,没有回答。
    他又拉着秋跑去菜园,看了半天以后忽然发出惊喜的声音。
    “好厉害,居然长了个南瓜出来,我还以为它们都死掉了呢!”
    “是吗……”秋凑过去看了看,确实有一个长得很大的南瓜静静躺在那里。
    “真不可思议,它的生命力好顽强……”
    “是啊,”秋笑了笑,笑容里带了点苦涩,“小七还种过些什么?”
    无用想了想,说:“有丝瓜茄子山芋和长生果,还有一些其它的不太记得了……对了,有一年我还想种棵葡萄的,可惜它没活下来……”
    秋揉了揉无用的头顶,把他抱起来,问:“还有哪里想去的吗?”
    无用沉默了一会儿,说:“还想去山坡看看……”
    夜晚的天空看不清云彩的形状,月光很好,冷冷的光辉浮动着,连空气都宁静起来。
    秋躺在草地上,无用躺在秋的胸口。
    无用使劲挣也挣不开,反而被秋敲了敲额头,说:“别动。”
    ……秋真的比以前强势了好多。无用心想。
    “小七,你到底想要过一种怎样的生活呢?”
    “怎样的生活?”
    秋叹了口气,又问:“要什么样的家,才算得上是家?”
    无用不知道秋为什么忽然问这样的问题,这种藏在心里的想法,一般是不愿说给别人听的吧。
    或许是今晚月光太好了,无用的眼神有些迷离,忽然就觉得也许告诉这个人也没有关系。
    “……要有一个房间,”他想了好久,说:“有一个爹爹和一个娘亲,最好还要有一个长着大大的猫眼的妹妹。”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爹爹赚钱养活大家,娘亲照顾我们的起居生活,妹妹活泼可爱老是惹麻烦。大家有时候会吵吵嘴,却一直都爱着这个家……”
    无用没有再说下去,秋也一直沉默着。
    最后,无用叹了口气,说:“还是回去吧,明天还要去上课呢。”
    秋把无用送回房间,又和他约定每天戌时来教他轻功。
    “你还不回去吗?”无用眨了一下眼,问站在床头的秋。
    秋给无用掖好被子,微微笑了一下:“等你睡着了,我就回去。”
    “啊,”无用有些为难,“可是有人专程守在身边,我会睡不着的。”
    “是这样吗?”秋的手顿了顿,他想了想,说,“既然这样,我陪你一起睡好了。”
    无用还没来得及拒绝,秋就已经宽衣解带,躺到床上来了。
    无用又开始觉得别扭起来,他往边上缩了缩,习惯性的想要逃离他人的体温。秋看到他的举动,伸手一搂,将他搂到自己怀里来。
    “啊,秋……”无用有些反抗的声音从秋的怀里钻出来,秋笑了笑,轻轻拍着他的背,说:“快睡吧,明天不是还要上课吗?”
    就好像哄着孩子睡觉的感觉,无用心想。他悄悄抬起头,看见秋的下巴微微往里缩,嘴唇似乎习惯性的抿成些微无情的形状。
    不过秋的怀里还是很温暖的吧,这种温暖和伊的好像又有点不一样。可是,比想象中要舒服。
    无用低下头,慢慢闭上眼睛。
    帝王细细看着无用睡着后更加安静的脸,忍不住伸出手指勾勒着他细长的眉,然后慢慢下滑,滑到他眼角的那棵泪痣。这孩子长得不像自己,也不像那个苏昭仪。但是,这孩子是长得极美的。
    他的美不像姬之彦那样菱角分明,也不像姬之随那样张扬外显,而是淡淡的,低调的,一不注意就会错失的,偶尔才流露出的惊艳。
    最美的,是这双眼睛吧。
    即使病得神志不清,微微睁开时还是会有一种流光四溢的感觉。
    那个时候,自己只是疑惑着,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他时会觉得他普通呢?
    然后,才渐渐开始注意起来。看着他恭恭敬敬地对待自己,听着他和自己说话时语气里隐隐的不耐烦,其实是有些不满的吧。
    再后来,这种不满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种在意,所以才会在听说他丢失了的时候亲自跑出来寻找。
    而现在,却是一种疼痛。
    只有靠近了看着,才会发现在他的眼睛里,藏在那种雾气潋滟的感觉中的,深深的寂寞与希冀。
    帝王抱着无用的胳膊紧了紧。
    无论他的希冀是什么,自己都会让他实现。
    寂寞的话,就以这个他不会抗拒的形象,来慢慢替他磨平吧。
    无用早晨睁开眼的时候,秋已经不在了。
    他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看见枕头边多了一块陌生的腰牌。
    原来昨天晚上不是幻觉啊。
    他拿起那块腰牌,忽然觉得心里有点暖暖的感觉。秋一定是像他所说的那样,等自己睡着了,悄悄走掉的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忽然变成这样,不过,感觉很不错呢。
    他有些欢快地起身,走出房门后看了看秋日里变高的天空。
    桂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整个院子里都充斥着一种浓浓的香气,闻起来有一种非常美味的感觉。
    第18章
    第18章
    水水不见了。
    无用找遍整个秋水殿,也没找到。
    “会不会去了御花园?”取梅对跑得气喘吁吁的无用说,“有好几次,我都是从御花园那边把它找回来的。”
    “唉?”无用有些疑惑,“它去御花园做什么?”
    取梅似乎答了些什么,无用没有仔细听,他已经转身朝御花园的方向跑去了。
    御花园很大,道路曲曲折折的,这边一座假山那边一座亭阁。
    无用边走边喊着水水的名字,却一直没有听到那只懒猫的回应。
    “哟,这不是咱们的七皇弟嘛~”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无用回头,看见果然又是姬之随那伙人。
    无用抿抿唇,虽然不愿,却还是依次给各位兄长行了礼。
    “七皇弟这礼,我可受不起,”姬之随露出讥诮的表情,“万一咱们尊贵的太子殿下怪罪下来,那我不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无用低着头,没有说话。
    姬之随不依不挠,又道:“说起来还真是想请教一下七弟,到底是怎么攀上太子殿下这朵高枝的?要知道咱们的太子殿下眼界高着呢,一般人可入不了他的眼。”说着,又哼了一声。
    无用沉默良久,最终张了张唇,说:“皇兄如果没有其他事皇弟就先行告退了,皇弟还有事要……”
    “事?”姬之随打断他的话,“什么事?莫不是在找你那只蠢猫?”
    无用抬起眼,直直地看着他。
    姬之随露出些许诡异的笑容,说:“你的那只猫啊,还真是不懂礼数,你瞧,”他伸出手,手背上有三道血痕,“居然敢对皇子不敬,本皇子就帮你这个主人,教训教训它。”
    他伸出食指往上点了点,无用随着他指着的方向,看见水水安安静静地吊在一枝又高又细的树枝上,身体随着轻风,微微晃动。
    已经秋末冬初了,今天却难得的是一个艳阳天。
    金色的光线从树缝间落下来,飘飘洒洒的应该会有一种淡淡的暖意,可是无用却只觉得寒冷又刺眼。
    姬之随在一边又说了些什么话他已经听不进去了,心里面的疼痛一下子泛上来,让他忽略了周围的一切。
    他忽然从姬之随面前跑开,跑到树下顺着它往上爬。
    他现在很想很想把水水抱在怀里,就好像以前寒冷的冬夜一样,相互依偎着从彼此身上寻找温度。
    无用已经爬到很高的地方,下面的人似乎恐慌了起来,他却没有发现。
    吊着水水的树枝实在是太细了,细到无用刚一踏上去,它就开始剧烈的往下折。
    水水也随着枝条的晃动,开始左右摆动起来。
    无用咬牙,走得更加小心翼翼。还差一步,还差一步就可以碰到水水了。
    他努力伸出手去,以惊险的姿势抱住水水。
    然后“啪”的一声,树枝断了。
    无用一直往下坠,他死死地抱着水水,看着越退越远的天空,心里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忽然就希望一直掉下的路没有尽头,阳光没有尽头,时间也没有尽头。
    或许,就这样渐渐地消失也不错。
    然后,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看了看怀里的水水,发现现实总归是现实,永远也变不成神话。
    水水死了吧,他慢慢蹲下来,将脸埋进水水早已冰冷的身体。
    帝王看着执意从自己怀里滑下去的无用,看着他蹲下去,看着他的肩膀在微微抖动。
    眼前跪了一地的人,而罪魁祸首姬之随却仍是呆呆地看着无用背对着他们的身影。
    “姬之随,你在太学院呆了那么久,就只学会些这种东西!?”帝王的怒气压得姬之随不敢抬头,而眼角的视线,却仍是不受控制地往无用那儿飘去。
    帝王看着无用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着无用蹲着的姿势,一手搭在他背上,一手搭在他脚弯,把人横抱了起来。
    “姬之随,回去面壁思过三天。你们,”帝王又环顾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也都一样。”
    帝王没有送无用回秋水殿,而是去了自己的寝宫。
    他将无用放在床上坐好,等了一阵子,无用抬起头来。
    帝王以为无用是哭了的,或者最少也应该是伤感。可是无用脸上淡淡的,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
    无用看了帝王一眼,又恭敬地垂下头去,低声道:“父皇。”
    帝王没有回答。
    无用又说:“父皇,儿臣没事了,儿臣告退。”
    无用从床上跳下来,抱着水水给帝王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
    帝王看着无用有些瘦弱却挺得笔直的背影,直到转弯不见,才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夜晚的时候,秋果然在冷宫的墙外找到无用,无用怀里,还抱着那只死掉的猫。
    秋皱了皱眉。
    无用抬起头,看见秋的时候怔了怔,然后笑了一下,说:“我试了试,还是跃不过去,看样子以后要更加刻苦了。”
    秋将他抱起来,轻松越过冷宫的围墙,边说:“你才学了两天,跃不过去是正常的。其实你已经学得算快的了。”
    无用转眼看着脚下流逝的风景,轻声呢喃:“是吗……”
    无用拿着小铲子在桃树下挖坑,秋在一边看着。秋本来想帮忙的,却被无用拒绝了。
    他问无用为什么要把水水埋在桃树下,无用回答说:“重要的东西,我想把它埋在重要的地方。”
    秋又沉默了好一阵子。
    “要不要再养一只?”等到水水被埋好以后,秋问道,“我可以找一只同样品种的给你……或许,你要是看到猫觉得难过的话,还可以养其他的宠物。”
    “啊,不用了。”无用回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其实我不喜欢养宠物。宠物的寿命总是要比人短,但是一起生活总会产生感情的吧,等到它死掉的时候就会觉得难过的。”
    “那小七为什么要养这只猫?”
    “水水是我捡到的,”无用说,“当时它饿得惨兮兮的,如果不养它,它就会饿死在外面。”
    “是吗,”秋笑着擦了一下无用脏兮兮的脸,“小七很善良嘛。”
    “也不是……”无用低下头,觉得有些惘然。当初自己也是希望有什么东西,可以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吧,所以水水出现的时候,自己是很高兴的。
    秋看着无用沉静下来的样子,伸手把他抱到怀里,说:“没有关系的小七,没有了水水,我还会陪在你身边。”
    三天后姬之随被放了出来,然后大家发现无用开始在躲着姬之随。
    或许不能说是躲,只是不理不睬罢了。以前无用见了姬之随,虽然不愿,也还是会行个礼,而现在,无用是明显的对他视而不见。如果姬之随想和他说些什么,无用总会用一句淡淡的“我还有事”挡回去,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无用是真的开始讨厌姬之随了。可是越是不理睬他,他就追得越厉害。
    姬之随怀里抱着只猫,挡住了无用的去路。
    “七弟,弄死了你的猫是皇兄的不对,但也不能因为一只猫毁了兄弟间的感情啊。皇兄特意给你去寻了一只来,它可比你原来那只贵重的多……”
    无用低着头,想从他身边绕过去。姬之随似乎急了,一把扯住无用的衣袖。
    无用反射性的狠狠甩开姬之随的手,看到姬之随惊讶的脸,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抿了抿唇,轻轻说了句:“抱歉。”
    姬之随还在发呆,无用悄悄从他身边绕了过去,离开了。
    另一边,杜子落动作优雅地研着墨,不经意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平日里总是冷冰冰的太子姬之彦正望着窗外,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脸上居然带着笑意。
    杜子落愣了一下,然后饶有兴致地问道:“殿下看到了什么,这么有趣?”
    “啊,”太子殿下回过头来,一只手支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轻轻敲打着桌面,说,“姬之随想引起小七的注意,可惜方法不对,适得其反。现在啊,小七看都不想看到他了,真是活该!”
    杜子落朝窗外望去,果然看见姬之随颇有些落寞地站在那里,轻笑了一下,说:“越是喜欢越是欺负,果然是孩子气的做法。”
    第19章
    第19章
    一转经年。
    无用的轻功早就小有所成,又开始跟着秋学习剑法。
    桃花开得正艳,花瓣随着两人飞舞的身影纷纷扬扬落下来,又被飘过的风带着旋转,跳跃起来。
    无用累得气喘吁吁,汗珠从光洁的额上一颗一颗滑下。
    秋笑着给他擦去,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休息一会儿。”
    无用皱了皱眉,看看手里的剑,又看看秋,最后有些悻悻然地坐在秋身边。
    “学得越多,越觉得秋厉害。”无用感叹道,“我都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会有比秋更厉害的人。”
    秋只是笑,没有应答。
    无用将头靠在树干上,花瓣悠悠地落下来,有那么一两瓣落在他肩膀上。秋看见了,伸出手去把它抚下来。
    无用似乎还在疑惑着,他想了半天,最后终于忍不住问:“既然秋这么厉害,当时怎么会被伤成那样呢?还是说其实秋你的水平在外面并不算高?”
    秋怔了一下,然后微微皱起眉。
    “那是意外。”他有些冷冰冰地说。
    无用听出秋语气里的不悦,吐吐舌,不再多嘴。
    秋看着头顶桃树纠缠的枝叶,淡淡地问:“那时,小七为什么想要株桃树呢?”
    “啊,”无用也看向头顶,桃树和那时比起来已经长大了许多,他笑了笑,语气里带着些许怀念,“因为有人说过桃树是我的生辰树,如果爱着我的人帮我种下一棵桃树,那我以后就会随着它的枝繁叶茂,变得幸福起来。”
    秋沉默良久,然后有些生硬地问:“是谁说过这种话?那时候为什么又选中……我来帮你种这棵树呢?”
    “说这种话的人……”无用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大概是梦中人吧。至于为什么选中你……”无用叹了口气,“是因为那时候别无选择。”
    秋低着头,手在无用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握成拳。
    一下子就过去这么多年了。
    帝王看着早已习惯在睡觉时缩进自己怀里来的无用,眼里渐渐柔软起来。
    无用也已经长大了。
    他的脸渐渐长开,以前那种淡淡的美随着时间的流逝沉淀下来,开始有了少年清新的味道。
    甚至在笑着的时候,不经意地流露出惑人的魅力。
    帝王是一直看着无用的。看着他一天天长高,一天天对着自己所扮成的“秋”越来越亲近,心里的后悔,便逐渐强烈起来。
    如果那时候,自己没有扮成紫玉的样子。
    如果那时候,以帝王的身份强势地接近他。
    现在是不是不会那样后悔?
    一边后悔,一边却舍不得失去这个少年的依赖。
    优柔寡断,一直到现在。
    一点也不像平日里干脆果断的自己。
    秋叹了口气,伸出手去边抚摸着无用柔顺的黑发,边问道:“今天姬之缘有没有来找过你?”
    无用眼眸眨了眨,忽然笑起来。
    “有来的,”他说,“向我诉了好长时间的苦呢。”
    “哦?”秋的手顿了一下,眉微微皱起来。
    “他说学傅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针对他,不仅下课的时候不让他走,还要在课后给他留下好多好多功课,多得做也做不完。”无用说得兴致勃勃,“秋你没看见他当时那个样子,白白胖胖的小脸皱着,眼睛里还闪烁着泪花。我可是忍了好久才没有当场笑出来的。”
    “是这样吗?他没时间做功课,却有时间三天两头跑到秋水殿来?”
    “啊,他只是想诉诉苦吧,毕竟还是个孩子嘛,”无用答道,“说起来周学傅也不是过分严厉的人呐,为什么他对之缘的要求如此之高,都有些不合理了?”
    “谁知道呢,或许是觉得他能力不错吧。”
    面无表情地说着这些话,帝王心里却想着居然这样都有时间跑来找小七,还是叫周峰对十二再严厉些吧。
    无用在去太学院的路上,跟他一起的,依旧是宁勇晨和青月。
    宁勇晨早已脱离之前那幅又瘦又小的样子,俨然成长为一个温润的,有点阳光气的大男孩。
    而青月,却在那天之后生活中除了练武还是练武,且越发沉默寡言。
    “小七。”
    无用回头,明媚的阳光中,是姬之彦带着些笑意的脸。
    “太子哥哥。”他朝姬之彦微微笑了一下,说,“好巧,现在才要回千羽宫吗?”
    “不是巧,”姬之彦摇摇头,“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姬之彦早已不用去太学院学习,也不再住在皇宫里。
    皇子们到了十八岁就要搬出去住,姬之彦的千羽宫无用偶尔会去看看。
    无用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一整天都呆在太学院了,现在他上午要去上早朝,下午才会继续去学习。
    当然他在早朝的时候只是旁听罢了,不像姬之彦,已然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其他几个上朝的皇子都已经在施展各种手段结识各式各样有才有权的人,只有无用仍是静静地,站在朝堂不起眼的角落,等待时光的消耗。
    “太子哥哥找我什么事?”无用有些疑惑地问。
    “啊,是想约小七一起出去玩。”姬之彦捋了捋无用被风吹到嘴角的头发,“今天是乞巧节,宫外有些有趣的活动,小七要不要出去看看?”
    “可是,”无用有些为难,“我还要去上课。”
    “我今天本来也有事要办的,”姬之彦眨了下眼,“不如我们一起翘掉吧?”
    无用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就冒出个讨厌的声音来。
    “哟,好孩子也要翘课了吗?学傅如果知道你翘课是为了跑出去玩,不知道会不会一气之下告到父皇那里去呢。”的c2
    无用面无表情地看了姬之随一眼,想了想,然后露出个带着些得意的笑容。
    “你羡慕吗?”他颇有些挑衅地说,“就算再羡慕你也只能陪着学傅上课,一定很无趣吧,真是同情你啊。”
    无用转过身,对姬之彦说:“太子哥哥,我们走吧。”
    姬之彦亦转身,走在无用身边。
    他回头看了姬之随一眼,对上他不甘及愤怒的眼神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回过头,牵起无用的手。
    这么多年了,姬之随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可能是无法接受无用对他的无视,所以从那天以后他就一直以一种讽刺挑衅找茬的语气找无用说话。次数一多,无用也爆发了,和他吵了一架。然后两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现在无用对着姬之随从来都不叫“皇兄”,直接称“你”。
    如果今天不是姬之随,无用还不一定会和自己出去呢。
    就这样吧,太子笑了一下,就这样把无用推得离你越来越远吧,姬之随。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实在没有时间写文,就把前面提到过的《归来的父亲》贴出来。
    原作是一本漫画,因为喜欢所以写成文字跟大家分享一下。能力有限写得不好不要见怪~原作是由一个个短篇连起来的,有很多都很感人。我从初中到现在仍是会被它感动着,强烈推荐大家去看哦~
    原作名字《人形师之夜》,作者橘裕。
    归来的父亲
    下午两点半,风吹开白色纱布窗帘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门,我愣了好一阵子。
    “啊,武生。”我偏开头去,不知道现在自己脸上露出的是何种表情。
    “我回来了。”
    这个叫做武生的,脸上带着傻兮兮的笑容的家伙,是我父亲。三年前,被逐出家门。用白话文来说,就是人们所谓的『离婚』。
    “高史。”
    “高志。”
    我叫高志,这三年里偶尔见面的时候,他总是叫不对我的名字。
    “嗯……那、那个……我、我……”
    我喝了口牛奶,靠在窗沿上,风从外面吹进来,带着一点点暖意。
    我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开口道:“妈妈今天要晚一点回来。”
    他的脸红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我不是专程……我只是刚好经过这里,所以,就过来看看……”
    武生一向不善于说谎。
    我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说:“妈妈已经有男朋友了。”
    “咦!?”他的表情马上复杂起来,有恐慌,有惊讶,还有沮丧和不可置信,“真的吗?她真的有男朋友了吗?高……高行,回答我啊,高行……”
    “是高志。骗你的啦,她现在整天忙着工作,哪有时间交男朋友。”
    他露出放下心来的表情。真是笨蛋。
    我又去冰箱里拿了盒牛奶,武生侧过头,阳光从落地窗里射进来,斑斑驳驳洒了他一身。
    “这棵山法师……”
    山法师?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向一直长在庭院里那棵树,原来它叫山法师。
    “……长的好漂亮,绿油油的。今年夏天,又会开出白色的花来吧……”
    然后到了秋天,叶子就会变成红色。
    “什么时候长这么大棵了,比房子都高了……”
    在看不见的时光流逝之下……
    “不要!我绝对不要!”
    “为什么?”
    “我只是到附近电器行而已,干嘛连家长都跟得紧紧的!?”
    “这样子才能做亲子沟通呀。”他又露出了那种傻兮兮的笑容,“爸爸以前每天都忙于工作,没时间陪你,所以……”
    “所以想利用现在,来消除我们之间的代沟?你儿子现在正值思春期,要散步不会找可爱美眉啊?干嘛要和脏兮兮的老爸一起?回去啦武生,要是被认识的人看见,多丢脸啊。”
    “……好吧。”武生低着头,表情有些落寞。
    “……”
    我停下脚步。
    “——三公尺,武生,”我背对着他伸出三个手指头,“和我保持三公尺以上的距离,碰到认识的人,就假装我们是陌生人。”
    “能够遵守的话,我就准你跟来。”
    他愣了一下子,然后忽然变得高兴起来。
    “谢谢你,高浩!”他将手握成喇叭状,大声喊道。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高央——高央——想要什么东西尽量讲,爸爸什么都给你买——”
    啊,真是烦死了!
    在电器店挑选东西的时候,武生一直兴致勃勃地看着,然后偶尔问一句这是什么之类的问题。
    “原来你有在玩电脑哦……”他发出一些感叹。
    “拜托,这种程度的配件扩张,连小女孩都会。”
    “……这样啊,日子过得真快,你都学会这么多东西了……”
    三年,绝对不是一段很短的时间。
    “喂,高伸。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我真的什么东西都买给你!”
    起码——对父亲来说,的确如此。
    “武生,你是不是觉得……叫我的名字很羞耻?”
    他愣住了,然后一幅紧张兮兮的样子。
    “怎么可能会觉得羞耻?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笨蛋爸爸会在叫自己儿子名字的时候觉得羞耻……”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我抬头直视他,“叫我高志。”
    “呃?”
    他的额上似乎因为紧张而渗出细细的汗珠。
    “……高……高高……高……”
    我转身就走。
    我的父亲,是世界第一大笨蛋。
    他又带着那种看着就讨厌的笑容,紧紧跟在我身后。
    我回头朝他喊:“三公尺三公尺哦——”
    他却像没有听到般,絮絮叨叨地发出一些老头子才有的感叹。
    武生曾经拍过一部电影。剧情什么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主要内容啊,用朋友的话说,就是在说父母是一种为了子女,什么事情都愿意做的生物。
    包括死,他们都愿意。
    “加……加藤同学!”
    武生在我的瞪视下,退到三公尺以外。然后,我才回头。
    “啊,是樱井。”
    “我……”
    “你怎么了?跑得一身汗。”
    “我……我听说你今天请假。”
    “对啊,”我稍稍低下头,“不想上课,所以就请假罗。”
    樱井沉默了一阵子,我刚刚想说再见,她却忽然朝我低头鞠躬。
    “对……对不起!你的伤……都是我害的!都是因为帮我,才会害得你受伤!真是对不起!”
    我看着她垂下去的头发,忽然觉得心里有点难过。
    “……没关系啦,”我很了解这类人的心理。
    “我的伤
    免费小说下载shubao2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谁言无用(父子)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