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谁言无用(父子) > 谁言无用(父子)第3部分阅读

谁言无用(父子)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索,似乎在寻找些什么东西。
    帝王看了一会儿,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在那孩子手心里,接下来却被毫不留情地扔掉了。
    帝王皱皱眉,这次是紧紧地握住无用的手,任他怎么挣扎也不松开。无用的手小小的,手背的皮肤很光滑,手心和指尖却有一层粗糙的茧,还有一些不知何年留下来的伤痕。帝王抚摸着那些细小的茧和伤痕,看着他若有所思。
    殿外传来小公公还有些稚嫩的声音。是苏昭仪到了啊,帝王回过神来,看向门口娉婷的女子。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帝王有些不耐地招招手,让她平身。
    “小七病了,叫爱妃过来看看。”帝王冷冷道。
    苏昭仪眼眸闪了闪,脆声说:“陛下如此关心……无用,是无用的福气。”
    帝王注意到苏昭仪说到“无用”时,眉微微蹙了一下。他不动声色,道:“爱妃去看看小七吧。”
    苏昭仪走到床前,无用在这时睁了睁眼,朦胧中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伊。
    就算是错觉也好。无用这样想着,伸出手去握住伊的手,然后轻轻笑了一下。
    即使是在梦里,伊的手也是这样温暖。他有些开心,闭上眼安然地睡了过去。
    帝王用右手支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忽然他站起身,用带着些寒意的声音说:“朕还有事,爱妃在这陪着小七,过会儿自有人送你们回去。”
    苏昭仪想跪安,帝王摆手示意免了。
    帝王出去了,房间里就只有苏昭仪和无用两个人。苏昭仪垂着眸,似是在看着无用,又似乎没有。
    房间里的光线渐渐暗下去,无用睡得很香。她忽然抬起头,狠狠甩开无用的手。然后,她又看着自己的手,怔怔地发呆。
    秋水殿。
    取竹取梅跪在地上,前面是发怒的紫玉。
    “派你们来保护七皇子,你们就是这样保护他!?御医说他已经病了五六天了,五六天!你们居然到现在还没发现,是不是太没用了点!?还是说……”紫玉阴下脸,“你们也觉得七皇子反正不受宠,不好好照顾也无所谓!?”
    “属下不敢!”
    紫玉冷哼一声。
    “主子,属下自知失职,请主子惩罚。”取梅低着头,声音里带上了哭腔。她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殿下这几天表现的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只是偶尔会失神。她还以为殿下是为了周年礼的事,没想到……
    紫玉揉了揉眉心,转头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取竹,问道:“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点小事也做不好?”
    “取梅是不忍心,”取竹淡淡地回答,“我们都不忍心,也不太敢。因为七殿下他不喜欢别人的碰触,也不喜欢有人窥探他的内心。取梅和我都太过相信七殿下的话,他说他很好,我们就会给他一种他确实很好的感觉;他说他想一个人呆着,我们就尽力不去打扰他。我们希望他能生活地轻松一点,七殿下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我们对他来说,是可以在他寂寞的时候陪他吃饭陪他说话的人,而不是绑在他身上,一直盯着他的牢头。”取竹苦笑了一下,又说,“跟在七殿下身边太久,让我们忘记了自己的本份,请主子惩罚。”
    紫玉沉默良久,他好像有些理解取竹的话。一年前自己也是这样,明明想给那孩子温暖,却终是不敢罔顾他的意愿,随意踏入他的内心世界。
    “总之,”紫玉叹了口气,“你们去刑堂领罚吧,以后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
    无用醒过来的时候,是一片明媚的艳阳天。
    他伸开五指,挡在眼前,指尖在金色的阳光中变得有点透明的感觉。
    他不知道该开心还是不开心,说不定醒不过来对自己才是最好的。
    再活一次是为了什么呢?他记得有什么人说过:来生来生,如果今生幸福快乐,今生足矣;如果今生痛苦不幸,又何苦来生?
    水水在旁边喵喵叫,把他从冥想中叫回神来。他看着水水困惑了一阵子,忽然歪着头笑起来。
    想那么多做什么呢?他抱起水水,既然生活已经开始了,那就继续下去吧。
    无用已经好多天没去太学院了。他一睡就睡了七八天,醒过来之后听了御医的话又呆在秋水殿休息了一阵子。
    看着取梅他们自责的表情他有点羞愧。无用没想到是生病了,还以为只是伤口发炎引起的不舒服而已。
    无用再三保证以后不舒服了一定会及时说,这才逃离了取梅的眼泪攻势。
    他躺在树下松了口气。
    这些天秋水殿忽然热闹起来,皇上和一些皇子来看过他几次。无用觉得跟他们说着门面话是件很累的事情,他宁愿躺在树下看风景。
    他伸出左手,手腕上的银镯在阳光下,闪出一点清冷的光。
    这个银镯,是他醒来之后发现戴在自己手腕上的,同样留下来的,还有一块用红线穿起来的蟠龙玉佩。
    玉佩他小心地收到抽屉里,银镯却好像没有办法拿下来。
    拿不下来也没关系,他其实挺喜欢这个镯子的。它看上去似乎有些年岁了,而且像是以前有什么人戴过,贴在手腕的那一边光滑亮洁,露在外面的那一边却已经带着些青黑色,同时还有一些细小的刻痕,能看得出时光的痕迹。
    手滑过栏杆的时候,镯子与栏杆撞上,会发出清脆的声音。
    无用将脸颊贴在镯子上,感受着那种冰凉沁人的触觉,心里想着不知以前戴过它的那人是谁呢。
    无用再次来到太学院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了。
    奇怪的是这次学傅没有找他的茬,也没再叫他抄《礼道》,对于这一点,无用还是有些开心的。
    其实这次生病还是有些后遗症,御医告诉他说以后要想学精深的武功恐怕有点难,不过一般的防身功夫还是没问题的。
    无用也问过他眼睛的问题,御医看了看,向伊询问无用是什么时候开始走路,伊却答不上来。
    御医说可能是走路的时间太早了,使眼睛没有发育好才会造成这种困扰。他可以开药调理一下,治好却是不可能的了。
    无用点点头,表示了解。
    大概射箭,这一辈子都射不好了。
    下了课,无用走在回去的路上。因为这半个月的关系,无用已经落下一些课程,所以在放课后学傅总要把他留下来补补前面没学的东西。
    无用对学傅忽然认真起来了的态度有些无语,他是觉得无所谓,只是苦了宁勇晨和青月,常常要等他等到很晚,有时候也会发生一些麻烦的事情。
    比如现在,正要回去的无用被姬之随一伙人拦了下来。
    第12章
    第12章
    “三皇兄,四皇兄,六皇兄。”无用规规矩矩地行了礼,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七皇弟,平时想要和你说说话也挺难,今天好不容易遇上了,不如咱们兄弟来玩玩游戏,增进一下感情吧,”姬之随露出怪异的笑容,问道,“如何?”
    无用抿抿唇,姬之随带着这些人,哪里有让人拒绝的余地?
    “七皇弟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喽。”姬之随杨扬眉,带着无用来到一个小树林。
    “我们今天玩捉迷藏好了,七皇弟,不如就从你开始吧。”
    无用静静地站在树下,姬之随用红缎蒙住了他的眼。
    “七皇弟不仅要抓到我们,还要猜出是谁才能算赢。现在,开始吧。”
    小树林里忽然安静起来,只听得到风和树叶的声音。
    因为是红缎的原因,眼前并不是一片漆黑,而是蒙蒙的红色光晕。无用眨眨眼,睫毛刷在红缎上,有一点毛毛的感觉。
    无用伸开双手,小心翼翼地往前迈了一步。小树林里到处是盘根错节的树根,如果不小心,很容易就会被绊倒了。
    他摸索了一段时间,然后停下来。好像是太安静了,他想,安静得连呼吸也没有。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已经走掉了,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他伸出手想扯下眼前的红缎,却又忽然停住。
    还是算了,如果他们还躲在这片树林的某处,到时候恐怕又会纠缠不休。
    他又迈开脚步,手指滑过一棵一棵老树的枝干。
    其实,小时候他是很喜欢这个游戏的。那时总缠着明楼还有爸爸妈妈在庭院里玩。即使眼前一片漆黑他也不怕,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快跌到了,明楼或是爸爸妈妈总是会及时接住他。然后,他就会趁机抓住他们的衣角,摸摸他们的脸,大声猜出是谁。
    对于他的这种无赖行径,所有人都是带着微笑宠溺着的。
    那时候,真幸福啊。
    无用走了会神,脚被小小的一绊,身体就失去平衡开始往前倾。
    在他以为大概会摔得很惨的时候自己却被人托住了。
    那一瞬间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是属于哪个时空。他扯住那人的衣袖,手慢慢往上摸。
    明楼他们都比自己高,那时他就嚣张地要求他们把头低下来。
    “……头低一点……”
    那人依他所言,低下头。
    然后他摸到一张年轻的面容。
    爸爸长了胡子,嘴巴旁边粗粗的;妈妈的耳朵上戴了耳环。明楼呢?明楼的脸很光滑,嘴唇有些薄,平时总是冷冷地抿着。
    “……是哥哥?”
    会不会扯开红缎,眼前又是他们明亮的笑脸?
    无用有些迫不及待,从暗处忽然回到亮处的他有些不适应。他眯了会儿眼,然后身前那人就在黄昏温暖的霞光中渐渐清晰起来。
    无用微微张着嘴,恍惚了好一阵子。
    他忽然反应过来,迅速松开拉着那人衣袖的手,后退一步,躬身说道:“参见太子殿下。”
    姬之彦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拉起无用,笑着说:“小七刚刚还叫我哥哥,怎么一转眼又变成了‘太子殿下’?”
    平日里冷冰冰的人一旦熔化了,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温暖。
    无用疑惑地看着他,没有答话。
    “小七不愿意再叫我哥哥了吗?”姬之彦又笑了笑,“那我们各退一步,以后小七就叫我‘太子哥哥’好了,怎么样,就这样说定了哦?”
    姬之彦说着摸了摸无用的头,带着跟在一边的杜子落走了。
    无用眨眨眼,转头看着从刚才就一直在一边沉默的青月和宁勇晨,露出疑惑的神色。
    “三皇子他们走了以后,我和宁勇晨跑过来找你,遇到太子殿下,”青月顿了顿,“太子殿下要我们不要出声。”青月的头埋得低低的,看不见表情。而宁勇晨,则是怯怯的露出些歉意。
    “啊,”无用点点头,“我明白了。现在还是赶紧回去吧,青月你还记得路吗?”
    姬之彦有什么用意无用是不知道,不过在他笑的时候眼眸里确是有着些许温暖的,或许他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冰冷且不近人情。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秋元节。
    秋元是属于普通百姓的节日,辛苦了一年,总算盼来丰收的日子,开心的人们总要庆祝一下,所以,这一天帝都会热闹非凡。
    帝王善解人意地允许皇子们在这天出宫游玩。除了太子,他被留下来做苦力。
    无用心里是雀跃的,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他就没有出过这个皇宫。他本想带着青月和宁勇晨一起去,可惜宁勇晨要回家看看。
    无用徘徊在伊的房门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最终他咬咬唇,请宫人替他通报一声。
    他在门外有些忐忑地等着,害怕听到的答案又是请七殿下不要打扰了。
    那位宫人出来的时候朝他福了福身,说:“娘娘请七殿下进去。”
    无用先跪了安,伊淡淡地“嗯”了一声。
    无用说了要出宫的事,然后问她要不要带些什么回来。
    伊没有答话,无用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在他以为伊不会回答了的时候,伊开口了。
    “给我带个面具回来吧,”伊的视线不知落到了那个角落,她皱皱眉,似乎有些疲惫,“就是那种有七种颜色的,秋元特有的面具。”
    无用应下了,伊却不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
    无用等了等,然后悄悄退下。
    离开了的无用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段时间伊有些奇怪,像是总在缅怀着什么。
    伊在缅怀什么呢?无用忽然发现其实自己是一点也不了解伊的,伊有什么家人?什么朋友?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伊曾经是帝国出名的舞姬,也是因为在帝王面前献上了一曲才会被看中入宫。
    伊平日总是一个人,连自己她都不亲近。
    这样,就不会寂寞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弱弱地说一句——今天拼命码字,是因为明天要出去玩,可能没时间码字,所以明天有可能不更或者只更一点点~~~~~
    这章完成了二号小攻与小受的进一步接触,雷啊雷~~~
    第13章
    第13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一切为了剧情,不合理的地方,请统统忽视吧~~~~~
    -------
    走出宫门的时候,无用感觉到阳光的炙热。
    帝都是热闹的,这种热闹与皇宫里的热闹不同,是天然的,可以让人融进去的,是不会觉得寂寞的。
    无用觉得自己的血液好像热烈了起来,他忽然拉住青月,朝那片忙碌的生活着的人们奔去。
    大街小巷都是人,有叫卖着的,有戏耍着的,还有坐在自家门口的石阶上,笑看着人来人往的。无论是笑着还是生着气,都有一种活生生的感觉。
    无用拖着青月吃了一路的东西。有糖葫芦鱿鱼串鸡蛋饼这种他前世就知道的,也有从未见过也未听说过看上去很美味的。
    他给取梅挑了一支发簪一盒胭脂,给取竹选了双鞋,还拖着青月去买了件衣服,最后又给宁勇晨买了件镇纸。
    他边逛边给伊寻找秋元的面具,经过鱼摊时桶里的鱼跃出来,溅了他和青月一身水花。
    无用看着青月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他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细小的水珠,眼角弯弯,亮晶晶的,闪得人晃眼。的98
    青月偏过头去,脸忽然就红起来。
    卖鱼的大叔笑得豪放,他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肩膀,大声说:“真是对不住两个小兄弟,咱们这鱼啊也确实活跃了点。”
    周围的人都带着善意的笑容,无用笑着摇摇头,拖住忽然变得木讷起来的青月转身离开。
    “青月你知道秋元面具吗?”走累了的孩子们找到一家小面馆,坐下来吃吃面,顺便休息,“就是有七种颜色的那种。”
    “当然知道,”青月答道,“我还会做呢。”
    “啊,”面馆里的凳子有点高,无用晃了晃双腿,“可是没看到哪里有的卖。”
    “这种面具要晚上才会有卖。”青月认真地说,“太阳落山了以后,街上会有舞龙灯的队伍,大家带上面具,跟在龙灯旁边,一起为来年的丰收祈福。那时是最热闹的了,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会跑出来,街上人多得挤也挤不下。”
    “……真好,”无用露出些憧憬的神色,“今天我们也去看龙灯吧。”
    青月沉思了一下,有点担心地说:“可是人真的很多,如果走散的话……”
    “不会的,”无用笑了笑,“我会紧紧拉住你的手。”
    无用和青月穿梭在人群之间,大街上到处都是戴面具的人。
    龙灯扎得比无用想象中要精致华丽的多,长长的龙身上写着“风调雨顺”四个字。青月告诉他说这龙有一千节,每一节里面都固定着蜡烛,那些蜡烛,可以燃好长一段时间。
    在夜色下,远远的看着,就好像真的有一条金龙,游走在形形色色仿若从神话里走出来的面孔之中。
    人越来越多,无用虽然一直紧紧拉着青月的手,却觉得有些不从心。青月亦感觉到了,他朝无用大声说了些什么,但是在众人的欢闹声中,无用只看到青月的唇开开合合。
    他有些担忧,想着还是回去算了。正想拉着青月离开的时候忽然冲出来一大群人,将他们牵在一起的手硬生生扯开。
    无用被挤着朝另一个方向走,他努力回头找青月,却在下一瞬感到颈间一痛,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无用眼前一片漆黑。他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绑住了,嘴里还被塞了些什么东西。
    无用有些疑惑,他等了一会儿,眼前的黑暗慢慢淡下去一些,给周围的物品勾出一点点轮廓。
    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小空间里,如果说是房子似乎太小了点,大概是一个较大的马车吧。
    无用猜测自己应该还是在帝都里的,他听到远处还有人们狂欢的声音。他四处看了看,然后对上一双在黑暗中闪着亮光的眼睛。
    无用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大概三四个左右,都跟自己差不多年纪。大家都没动,也没有发出声音,无用想应该是遇上人口贩子了。
    青月大概会着急吧,无用淡淡地想。然后偏了偏头,觉得还是想点办法好了。
    他悄悄地朝离他最近的那个孩子移动,花了一段时间才摸到那孩子被绑住的双手。因为被绑住的是手腕,所以手指还是可以小范围移动的。
    他细细摸索着绳子缠绕的形状,一点一点解开打住的结,好不容易解开了,那孩子也没发出声音,只是用重获自由的手迅速替无用松绑。
    无用取出塞在嘴里的破布,弯腰解开绑在脚上的绳子。看着无用恢复自由,其余的孩子开始躁动起来。
    无用压低声音,说:“大家不要动,我来给你们松绑,千万不要出声。”
    无用和另一个孩子分头行动,很快所有的人都恢复了自由。
    马车里静悄悄的,孩子们聚在一起,紧张而又恐慌。
    “抓我们的人呢?”无用小声问。
    “他们又去抓其他人了。”有人回答,“外面还守着一个人。”
    无用悄悄移到门边,轻轻推了推,发现门果然是锁着的。无用侧着头,沉默了一阵子。
    “等会儿门开的时候,”无用沉静地说,“大家就一起冲出去,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跑,动作要快。”
    现在外面只有一个人,即使他追过来,也不可能抓住所有的人。
    无用用力踹了一下门板,听见外面的人咒骂了一声。
    无用心里是紧张的。他在赌,赌那人够不够傻。如果那人傻到现在就来查看情况,事情就会好办得多。
    如果那人不傻,那就只有等其他人回来。他们再扔孩子进来的时候总会打开门,虽然难了点,但应该可以逃掉一两个人吧。
    无用是幸运的。
    门一打开大家就一哄而上,那人发现不对劲立刻大声咒骂,边飞扑过来想抓住逃跑的孩子。
    无用边跑边用眼角的余光注意身后的情况,跑得最慢的女孩子眼看就要被抓住,他咬咬牙,折回去用全身的力气扑倒那人,再死死咬住那人的胳膊。
    那人惨叫一声狠狠甩开无用,摔在一边的无用看见那女孩已经跑得够远,立即爬起来朝另一个方向死命奔去。
    那人恶狠狠地诅咒着边追着无用不放,孩子的脚程明显是快不过大人的,好在前面开始人多了起来。无用咬牙再次加快了速度,凭借自己瘦小的体形在人群里灵活地穿来穿去。
    无用回头看,后面的人还在跟。
    无用闪身跑进一家华丽的看上去人很多的店,因为人小速度又快,守在门口的人没来得及拦住他。
    店里面有很多年轻的男男女女,无用在他们的裙裾间一路奔上二楼,二楼人很少,无用趁着他们不注意转身躲进某间房。
    第14章
    第14章
    作者有话要说:
    ……原来各位对青楼都很有爱……
    本来,我想写一个云淡风清的受……
    结果扭来扭去,扭成一个别扭受……orz
    -------
    无用靠在门上一边低低地喘着气,一边环视这个房间。
    应该是女子的闺房。房间东面是梳妆台,竖放着一面大大的镜子。中间有一张小巧精致的桃木桌,上面摆了一套少了茶壶的茶具,那个茶壶,现在躺在地上,散成一堆碎片。再里面靠墙放的,是一张挂着粉色纱帐的床。
    靠床的那面墙上,挂着同样粉色的纱帘,应该是一个内间。无用听到纱帘后面传来有水淋下去的声音。
    有人啊……无用皱眉,他想了想,跑到桌边捡起一块碎片,迅速躲到床底下。
    床不低,无用侧躺着,可以看得见外面行走的人的脚。
    他将碎片捏在胸前,静静地躺着。他听见外间的门开了一次,有人匆匆忙忙扫走桌下那堆碎片。纱帘后面传来女子抱怨的声音,大抵是说小丫环大手大脚,又打碎了东西。
    “快换一套茶具上来,”那女子慵懒地命令着,“待会儿秋公子要来。”
    一阵混乱过后,房间沉寂下来。
    无用看见一双属于女子的秀丽的脚,它在床边停了一会儿,然后又移到梳妆台前。
    那女子大概在梳妆打扮,无用松了口气。
    稍稍放下心后,先前因为紧张而忽略的疲倦与疼痛就变得明显起来。
    无用有些沮丧,买给伊的面具在刚才的逃亡中遗失了,而青月说,这种面具是只在秋元的夜晚卖的。
    怎么办好呢?难得的伊想要点东西……无用垂下眸,在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现在的他是有些茫然的。
    一下子的热闹过去后,就会觉得更加寂寞。
    女子梳妆了很久,就在无用快要睡着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了。
    有什么人往前迈了一步,却忽然顿了顿,笑道:“哟,绿莲,今天你有客人在啊。”
    无用心里一惊,听到那女子轻笑起来,说:“秋公子说笑了,哪里是奴家的客人呢?奴家也在困扰着呀。”
    那秋公子没有答话,脚步一转,直直向床边走来。无用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脚,心里明白自己应该是被发现了吧。
    算了,他想。跟他们解释看看吧,现在出去的话,那个人贩子估计也早已不在了。
    无用从床底爬出来,手里还握着那块茶壶的碎片。
    “抱歉。”他说,然后抬起头来,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他愣了会儿神,有些疑惑地说:“是你?紫玉?”
    “啊,”紫玉似乎愣了一下,又马上回过神来,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叫绿莲的女子颇有兴致地看了看他们两人,笑道:“真是巧,看来今天没奴家什么事了。是吧,紫玉?”
    绿莲在说“紫玉”这两个字的时候忽然加重了语气,眼里带着些许的戏谑。
    紫玉转头看了绿莲一眼,那眼神冰冷异常,似乎还带了点杀意。
    女子怔了怔,收起笑容,有些讪讪地走了出去。
    无用在低头想着紫玉的问题,没有发现这些。
    紫玉走到桃木桌边,拉了无用一起坐下。
    他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无用看着他优雅高贵的动作,第一次发现原来紫玉的手,长得这么漂亮。
    无用喝了点茶,淡淡地将事情经过说出来,说到最后,又叹了口气。
    “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又抓了其他孩子。”
    紫玉静静听着,回答道:“放心吧,他们走不出帝都的。”
    无用不知该再说些什么好,他低着头,盯着手里的茶杯发呆。
    “现在要做什么?秋水殿的人将你丢失的事情闹到皇上那里去了,估计外面到处都是找你的人。要回去吗?”
    无用沉默良久,然后摇摇头,说:“现在还不想回去,”他想了想,又问,“可以把我安全的消息告诉青月他们吗。”
    “可以。”紫玉拍拍手,没过一会儿就从窗外飞进只鸽子。紫玉从鸽子脚上绑的圆筒里抽出张纸条,用手指蘸着茶水在那上面画了些东西,然后塞回去,挥挥手鸽子又飞走了。
    “……真厉害。”无用有些心不在焉地感叹着,他偏过头,看着鸽子飞出去的地方。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一只。”
    “啊,”无用想了想,摇摇头说,“不用了,我没什么人好联系的。”
    接下来是好一片沉寂。无用低着头,将腿缩起来,用胳膊抱住。
    “冷吗?”紫玉问,声音里带了些暖意,“累了的话就去床上休息吧。”
    无用点点头,爬到床的内侧,面对着墙壁躺着。然后他感觉到紫玉也上了床,躺在他身边。
    他往里面缩了缩,闭上眼。
    他其实是很累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却有些睡不着。他又偷偷睁开眼,伸出自己的右手,看着它发呆。
    看到紫玉会让他想起周年礼那天的事。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大多都不记得了。可是他记得自己是见到了紫玉的,还求他带自己去见见伊。
    伊……无用握起右手,觉得有点难过。当时,伊甩开了他的手吧。他还记得那一下,温度忽然消失的感觉。
    “……紫玉,你睡着了吗?”无用小声问,没有听到回答。
    他微微垂下眸,轻轻呢喃:“紫玉,是不是你让我和伊出了冷宫的?”
    “你也觉得外面比冷宫要好一些吗?”
    “……其实,哪里都是一样的吧……”
    声音渐渐轻下去,无用一直没有回头,因此也没发现应该睡着了的紫玉,其实一直睁着眼。
    第15章
    第15章
    作者有话要说:
    此章极度矫情,各位做好防雷准备!!!!
    另,从这章开始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
    -------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无用就醒过来了。他看了看还在睡着的紫玉,悄悄从他身上跨过去,下了床。
    穿上鞋子,开门出去。
    他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身体靠在扶栏上往前倾。
    大堂里很安静,完全没有昨夜喧闹的感觉。他悄悄下了楼,大门是锁着的。他问了问匆匆经过的大概是小二般的人物,在他的指点下从后门走了出去。
    帝王在无用起身的时候就醒了。
    他昨天本来是想要绿莲帮忙找人的,却没想到要找的人就藏在绿莲床下。
    他知道每到秋元帝都里总有些不安全的。但是因为总有出来游玩的皇子和贵族,一般人都不敢对穿得稍微华贵点的下手,怕惹上什么不该惹的麻烦。却没想到无用只穿了件平常人家的衣服,加上他精致漂亮的长相,会被人贩子看上也不奇怪。
    帝王叹了口气,悄悄跟在又开始到处乱跑的无用身后。
    帝都似乎还没清醒,大街上安安静静的,可以听到从远处传来的打更声。
    无用侧耳听了听,隐隐约约敲了五下。
    早晨清新的空气会让人心情愉快,无用看着一路上昨夜的喧嚣留下来的痕迹,翘起嘴角笑了一下。
    清扫大街的人已经开始在工作,无用还停下来看了一会儿。
    街上关着的房门渐渐开了一些,早起的菜农已经开始摆着小板凳。天香楼卖起了热腾腾的包子,无用停了一下,摸摸空荡荡的口袋,转身轻快地跑了。
    他想起钱还有买的东西都在青月身上,然后庆幸了一下。如果在自己身上,就会像那个面具一样,不知被丢到哪里去了。
    想起面具,无用愉悦的心情又有些沉重。
    他低着头,看着街角边一些被踩坏的秋元面具,忽然想起青月好像说过他会做。
    真是太好了!无用一拍掌,想着现在就去找青月吧。
    然后又想起来,青月他,现在应该是在宫里……
    无用的脚步再次慢下来。他抬头看看天边冉冉升起的红日,站在路边,忽然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往回走。
    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露出自嘲的笑容。
    说不定对伊来说,这并不是件怎样重要的事。说不定就算自己自私地独自逃离那个冰冷的牢笼,伊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好像上一世一样,忽然间,明楼,爸爸,妈妈,所有的人都不要自己了。
    那么,还回去做什么呢?
    “小兄弟,这么早就出来玩啦?”
    憨厚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无用转头一看,是昨天那个卖鱼的大叔。
    “昨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小兄弟呢?怎么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啊?”
    无用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头问:“大叔,你收留我好不好?”
    “啊?”大叔似乎被吓倒了,张着嘴愣在那里。
    “我可以帮你抓鱼,可以帮你吆喝。我还会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无用低着头,声音里带着点恳求,“我做的菜很好吃的,取梅经常这么说……我不会吃太多东西,睡觉的话只要个小小的角落就好了……大叔,你要不要收留我……”
    是真的真的不想回去了,是真的真的觉得疲惫了。
    “小……小兄弟,你是不是昨天也没有回家啊?你的家人会担心的吧,说不定他们已经在找你了……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啦?我小时候也常常和家里人吵架的,过几天就好了嘛,家人总是不会害你的嘛,骂你也是为你好啊……”
    大叔絮絮叨叨地越扯越远,无用头埋得低低的,虽然看不到表情,却也可以感觉到大概是带着悲伤的吧。
    “……家啊……”无用喃喃自语道,“那个……算不上是家吧……”
    “小七,”温润而又不失贵气的声音打断卖鱼大叔的碎碎念,“总算找到你了。”
    无用依旧低着头,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脸,脸上看不出悲伤,只带着一点点茫然。
    “怎么了小七?”太子笑起来,“又不认识哥哥了?”
    无用没有说话,反倒是一边没什么眼力的大叔大力拍拍无用的肩膀,大声念叨着:“看吧小兄弟,大叔说得没错吧,你哥哥现在还不是来找你了,一家人总是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和和乐乐的多好呀,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下,什么不开心的都过去啦……”
    太子笑着牵上无用的手,无用挣了一下,没有挣开。
    “小七,跟哥哥回家吧。”
    无用被太子拉着,静静跟在他身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大叔,大叔朝他用力挥了挥手,依旧是笑得傻兮兮的样子。
    无用抿了抿嘴唇,他觉得有点羞愧,这么大人了,居然对着一个陌生人说了那样可怜兮兮的话,好像在博取同情似的,真难看啊。
    太子注意到无用的耳朵红红的,弯着嘴笑道:“小七,叫声哥哥来听吧。”
    街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朝霞让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蓬勃的红润。
    无用低头看着脚下的路,轻轻说了句:“太子哥哥。”
    大街的另一边,帝王静静地站着。他看着太子和无用远去的身影,眼眸漆黑,深不见底。
    昨夜听见无用说“没什么好联系的人”的时候,他心里是有一阵惘然的,然后又是无用睡前那几句呢喃,让他有些不明白自己这个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而在今天听见无用乞求卖鱼人收留他的那一刻,帝王感觉到心里有些疼,堵堵的感觉,很不好受。
    忽然他提起身形,飞快地朝宫里奔去,几乎是用冲的进了落云殿。
    呆在落云殿里代替帝王的紫玉吓了一跳,忙不迭跪下去。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帝王没有答话,紫玉感觉到帝王身边充斥着怒气,或者不只怒气,还有一些其它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总之,让人不寒而栗。
    “紫玉,你说你当年是在冷宫被七皇子所救。当时是什么情况?给朕如实道来。”
    紫玉感受到迫人的气势,他其实不太想说,但是身上已经被逼出冷汗。他张了张口,最后还是如帝王的要求,如实说出,一字不差。
    帝王沉默了半晌,紫玉静静跪在地上,衣服已经汗湿。
    “以后,你不许去见七皇子,”帝王缓缓开口,“这是命令。”
    “还有,”帝王顿了顿,又说,“昨天帝都出现的所有人口贩子,统统给朕打入天牢,交给红衣审讯。”
    第16章
    第16章
    无用跑去找青月的时候,青月正对着木桩人拼命挥拳。
    无用停下来,看了一会儿。青月打得很凶,每一下都用尽全力。无用不知道青月已经练了多久,但他看到青月手背上早已渗出血来。
    “青月,”他开口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青月回头看了他一眼,又偏开视线。
    “我在练武。”
    “练武不是这样练的,”无用道,“张武头不是说了吗,过犹不及。你这样,只会伤了自己。”
    青月沉默了好一阵子,良久才说:“那你要我怎么办?到现在为止,已经三次了。”
    无用疑惑:“什么三次?”
    “?br/>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谁言无用(父子)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