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谁言无用(父子) > 谁言无用(父子)第2部分阅读

谁言无用(父子)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意识地跑到窗边。阳光依旧是那样明媚,可窗外的景色却是陌生的。
    他有些不明白。
    为什么要把他们从冷宫里接出来?为什么身边出现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人?为什么他和伊的距离越来越远,远到好像他们本就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而已?
    如果他们还在孤云院,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多出这许多的人来,会不会伊已经慢慢的接受了自己?
    “呵……”
    无用低笑一声,笑自己的自欺欺人。
    他知道自己对伊的坚持是那样苍白无力且毫无道理,可是如果不将生命的意义寄托在伊身上,他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下去。
    毕竟生命本身对他而言,是毫无意义的。
    去太学院那天,刚到卯时无用就起床了。无用一向醒得早,只是之前几天没什么事,就赖在床上不起。
    无用问了取竹,在太学院辰时开始上课,要一直到午时才结束,然后到未时又开始上课,中间只短短地休息一个时辰。秋水殿离太学院很远,无用没有马车,也没有轿夫,走过去要半个时辰。
    太学院里的学生中午都是不回去吃饭的,自有奴仆给他们送饭来。无用不担心这些,他可以带饭过去,可是水水呢?无用怕自己一天不在,水水会一天都不吃东西。虽然猫的胃口很小,无用还是不想水水饿着。
    他特意早起去给水水做了些食物,顺便也做了早餐。
    走出厨房的时候取梅取竹正要来寻他,青月和宁勇晨也已经等在院子里。他招呼他们一起来吃早饭,宁勇晨本不愿,他觉得这不合礼法,不过在取梅的劝说下最终讪讪地坐下了。
    无用做了鱼粥,配上一些爽口的蔬菜,虽然就早餐来说显得不伦不类的,却是特别的鲜美可口。
    取梅吃得很香,她本来就能说会道,夸起人来更是妙语连珠。无用淡淡地听着,抿了抿唇。
    无用的头发又长长了些,平日里他只随意地往后扎一扎,今天取梅不肯了。
    她说去太学院如果不好好地整理仪容,那是对学傅的不尊重。
    无用想想也是,便由着她折腾。
    “殿下,好了!”
    无用抬了抬眼皮,看见镜子里面容精致的男孩。取梅将他的一头青丝挽成一个髻,固定在左侧,从髻里垂下来的发丝落在胸前,看上去如绸缎般光滑黑亮。额前的刘海细细碎碎地搭在眉上,就算是没有风,也有一种飘飘荡荡的感觉。
    无用的长相和上一世是一样的,细长的眉,雾气潋滟的眼眸,如水墨画一般,透着一种烟雨朦胧的感觉。精巧的鼻梁,淡粉色的唇瓣,还有白皙莹润的肌肤。唯一不同的,是在左眼的眼下角,有一颗深深的朱红色的泪痣。
    无用侧着头,用食指点住那颗痣。他想起小时候听过的故事,如果一个人死了,他的亲人朋友或是爱人的眼泪落在尸体脸上,那死去的人下一世,就会长一颗泪痣。
    无用还记得在意识涣散的最后一刻,听见明楼那声撕心裂肺的“不——”,那么这颗痣,是明楼留下来的记号吧,是不想被忘记?还是想让人心生愧疚?无用不知道。可是,无用不会再忘记明楼了,他就像根刺,深深扎进无用的心脏。
    第6章
    第6章
    一路无语。
    到了太学院,青月留在外面,宁勇晨陪着无用进了教室。他们先去给学傅请了安,再一个一个地向皇子们行礼问好。
    因为今天也是六皇子来读书的日子,所以众人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在分了类的小教室里上课,而是都呆在大堂里,与新来的学生认识一下。
    皇子的座位是按年纪排的,所以虽然从未见过,无用也知道谁是谁。
    第一位上坐的,是太子姬之彦。无用没有抬头看他,却在接近的时候感觉到一种逼人的气势。无用规规矩矩地行了礼,说了些取梅教的吉祥话,太子只是冰冰冷冷地“嗯”了一声。
    无用退下,挨个给二皇子,三皇子请安,到了四皇子的时候,姬之随讥诮地笑了一声。
    “无用?”姬之随支着下巴,“七皇弟这名字倒是有趣,呐,父皇怎么会给你取个这样的名字?有讲究的吗?”
    姬之随此话一出,安静的大堂里开始马蚤动起来,无用听见众人的窃窃私语之声,还有带着恶意的轻声嘲弄。
    无用低着头,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轻轻笑了一下。
    “哦——对了,”姬之随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想必七皇弟还不知道这‘无用’是什么意思吧,倒真是难为你了。”
    “是皇弟愚昧了。”无用淡淡地答道。
    姬之随收起讥诮的笑容,冷哼一声,眼眸里露出浓浓的不屑与鄙夷。
    “妓女生的孩子也配称为皇子?你娘下作,生的孩子也必是下作之人!”
    无用没有答话,他垂着眼帘,手微微地缩了一下。
    如果伊听见这种话,不知会有多难过呢。
    如果伊难过了,那就带她离开这个皇宫吧。
    “吵吵闹闹的是在做什么?”坐在前面的太子发了话,“学傅还在等,不要磨磨蹭蹭的。”
    无用感觉到整个大堂都安静了下来,姬之随轻哼一声,低声道:“什么东西!”
    姬之随说得很轻,大概只有无用听到了。
    无用抿抿唇,悄悄退下,接着又给五皇子和六皇子请了安。
    五皇子,六皇子,无用三人是在一起上课的。
    无用翻着手上的《国诫》,觉得很无聊。《国诫》讲的是帝国的律法,学傅说作为帝国人首先就是要了解帝国的生活。无用撇撇嘴。学傅所谓的了解,不过是要把书背下来罢了,对于这种填鸭式的学习,无用在上一世就是极为厌恶的。
    他偷偷观察了一下其他人在做什么。
    学傅站在五皇子身边,似乎在指导他什么。六皇子和宁勇晨都在摇头晃脑的念念有词,无用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这种加上肢体语言的读书方法,抿着嘴笑了一下。
    倒是很有趣的样子。他想。学傅似乎往这边扫了一眼,无用急忙端起书,嘴里开始窃窃地念叨着那些晦涩的字眼,而脑海里,却早不知走神走到哪里去了。
    无用的座位旁边有一扇窗,微微开着,吹进来一些风还有阳光。无用看着细小的尘埃粒子在那束浅浅的金光中旋转,跳跃,忍不住将自己的手指也伸了过去。然后温暖的感觉就随着指尖,慢慢向四处蔓延。
    其实这样也不错。无用想。他敢肯定学傅看到他走神了,不过学傅没说什么,大概是并不想管他那么多,于是他也乐得清闲。
    放课的时候学傅检查学生们的背诵情况。无用听着六皇子断断续续地背出了第一章,决定和他差不多就好。可是他才背了两句,学傅就打断了他。
    “这样结结巴巴,定是没有认真。”学傅示意宁勇晨伸出手掌,挥动戒尺想打下去的时候,无用伸手握住了戒尺的另一端。
    “学傅为什么要打宁勇晨呢?”无用淡淡地问,“背不出书来的,是我啊。”
    学傅似乎呆住了,脸色变了又变。
    “殿……殿下……”宁勇晨有些发颤,期期艾艾地说,“做伴读的,本就是要为殿下承担责罚的啊……”
    无用没有答话,他用另一只手拦下宁勇晨的手,然后松开戒尺,露出掌心,说:“学傅罚我吧,自己犯下的错要自己承担才有效果,不是吗?”
    “竖子不可教也!”学傅似乎气疯了,举起戒尺在无用手心上狠狠抽了十几下,“回去抄一百遍《礼道》,完不成就请殿下明日不要来上课了,我周峰容不下此等狂妄之徒!”
    学傅气冲冲地走了,无用收回被打得红肿的手,微微一握。
    他觉得有些好笑,明明自己是按照六皇子的标准去背的,为什么一个被夸赞聪慧,另一个却要受罚呢?
    或许,这就是皇家的潜在法则吧。
    他偏头望向窗外,避开了宁勇晨怜悯的眼神。
    一百遍的《礼道》,说少也不少。更何况对无用来说,使用毛笔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无用上一世没学过毛笔字,这一世还没来得及学。
    所以现在,他对着满桌子扭七歪八的字苦笑。周学傅要是看到了,大概又要说“竖子不可教”了吧。不过,自己真的对毛笔没辙。
    无用揉了揉酸痛的手腕。这些天来,每日的一百遍《礼道》已成惯例。无用慢慢地也写出一手像样的楷书来了。
    其实上午的理论学习挺无趣的,那些道理又长又臭,就和以前总是要学的政治一样枯燥无味,倒是下午的身法锻炼还有些意思。拳法,马术无用还是行的,不过射箭无用学得极度差劲。他发现自己总也看不清靶心,在耀眼的光线下尤为严重。
    大概是上一世留下来的阴影吧。他怔怔地想。
    自从上了太学院,无用倒是见过伊几次。
    伊总是不看着他的眼睛,也不叫他的名字,只是每次无用叫到“娘”的时候,伊的眉毛会微微皱起来。
    无用知道,直到现在,伊见了他还是会变得不高兴。不过伊忍着,而这样忍耐的目的无非是告诫他定要用心学习。的14
    用心学习,出人头地,而后让你父皇看到你,器重你。
    然后,那个帝王才会看到秋水殿,看到伊。
    无用眼眸闪过些黯淡。
    每一次说的都是一样的东西,伊就不嫌累吗?
    即使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曾那样伤害过你,你还是不能放下这些微小的爱吗?
    爱是什么?
    无用不懂。
    上一世的自己曾经爱上方予生,可所有的人都说那不是爱。
    那么爱究竟是什么呢?是这种卑微的乞求吗?
    那个不可一世的帝王,无用是厌恶着,同时也嫉妒着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爹爹出来,不过没什么互动~
    第7章
    第7章
    无用早早地来到太学院,发现平日里作堆的皇子们都聚集在大堂,正襟危坐。
    无用站在门口,有些疑惑。
    “去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父皇一会儿要来。”太子小声吩咐着,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无用朝他笑了笑,低着头回到自己座位。
    皇上吗?无用垂下眸,掩去满满的情绪。
    伊一直想着的,就是见这个人一面吧。
    从一出生,这个帝王就好似神明般地存在着,从他人嘴里所听到的他的故事,像一个传说。
    无用不知道他有多厉害,但每个人都说他厉害。十岁即位的他,让帝国在乱世中成就了一个不灭的神话。
    他完成了多少大业,开辟了多少疆土,覆灭了多少敌国。这些事迹不知何时已变成帝国儿童的启蒙故事,让卑微的人们用庄重肃穆的语气一一传颂。
    可是,他也不过是个人吧。
    无用看着连平日里最为乖张的姬之随都毕恭毕敬地低头等待,有些淡淡地想。
    不知道这个好似不是人类的人,今天来太学院是要做什么。
    他微微撇开头,看着窗外那棵听说活了几百年的山法师。
    从不远处传来公公尖锐的传报声,无用稍稍晃了晃神,然后随着大家一起弯腰,下跪。低下头的一瞬间,他看见门口的那一抹明皇。
    “皇上(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无用抿抿唇,没有发出声音。然后他又悄悄笑了,这样的自己,就像个闹别扭的孩子似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平身吧。”帝王冷冷地回了话,那声音,带着一种天生的傲气,以及残酷的无情。
    无用偷偷打量着上位的那人,他眯起眼睛,觉得自己完全找不到适合的词语来形容那人。所有赞美的语言到了他面前,都似乎少了一分颜色。无用自嘲于自己居然想得出这么恶心肉麻的话,但不得不承认,那人是完美的,完美到让人为之疯狂。
    他忽然可以理解伊的坚持,可是又有点难过。
    那人的眼里,没有属于人类的感情。
    如果伊陷进去了,那将会是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吗?无用的手微微握了一下。上面的人还在假意亲切地和太子说着什么,无用却转过头。
    阳光被山法师交错的枝丫剪成碎片,在课桌上印出一片斑驳。无用的手指沿着光与暗的边界,慢慢滑过。
    我会一直陪着伊的。
    一直。
    后面的时间无用没有去看那帝王第二眼。虽然帝王的气势让人无法忽视,可是无用还是刻意遗忘了。
    他花了些时间去想伊,花了些时间去想水水,去想所有让他觉得温暖的存在。窗外山法师的叶子被风吹得轻轻摇动,似乎可以听见相互碰撞的声音。
    无用露出微笑,那个人离他的世界太遥远,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帝王过来是为了检查一下大家的读书情况,虽然每个人都或多或少问了些问题,不过还是明显感觉得到皇上只是想看看太子学到什么程度罢了。
    皇子们中间只有太子是继承了帝王较多的天份的,虽然还是达不到帝王同年岁时的水平,不过较之大多数人来说,太子殿下已然是一个天才。
    “卿学得不错,继续努力吧。”
    太子恭敬地应下来,举止间带着些许自信。在帝国能得到皇上的认同,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不过总有一天我会让这荣耀不再是荣耀,我会超越你的。
    太子的眼眸如是说。
    帝王只是微微一笑,似乎不以为然,又似乎有些期许。
    无用远远地坐在角落,他还在走着神,没有看见帝王忽然转过的视线,在他身上匆匆扫了一遍。
    “还以为紫玉看上的孩子有多特别,也就是普普通通而已。不过,他倒挺会走神的……”
    离开了的帝王碎碎私语,然后,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无用走出太学院的时候,有很多人围在门口吵闹着。
    有人大声说着话,有人在叫骂,还有的人站在一边嘲笑着。
    无用不知道他们在闹什么,他只看见姬之随的铁鞭划出一道曲线,带着青色的寒光,朝着某个人狠狠地甩过去,而那个人,是青月。
    身体先于思维一步行动,当他反映过来时,他已经站在青月前面,挡下了看着就凶狠的一鞭。
    他有些恍神,耳边嗡嗡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下来,安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
    头脑里很混杂,而阳光又太刺眼。他将手挡在自己眼前,然后感觉到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从左肩一直延续到右腰。的26
    他过了好一会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努力站直了身子,放下手,睁开眼睛。
    姬之随的表情很奇怪,可是无用已经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注意到这些,他的额上已经疼得渗出细密的汗珠。
    他咬了咬嘴唇,苍白的唇瓣印上一圈殷红,不经意间带上一种莫名的魅意。
    “……四皇兄为何要责罚青月?”
    姬之随仿佛忽然回过神来,语气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恼怒:“怎么,我教训一下自己的弃狗也不行吗?轮得到你来教训我!?”
    无用愣了一下:“青月是我的侍卫,不是狗。”
    “在我眼里他就是条狗,”姬之随轻蔑地说,“你也是狗,下贱的狗。”
    无用抿了抿唇,他本想说些什么,但是想了想又觉得还是算了。跟一个孩子计较这些,其实是很没意思的吧。
    他垂下眸,有些疲惫地说:“如果青月冒犯了四皇兄,那我替他道歉。皇兄打也打过了,这事就这样算了吧。”
    姬之随看了他一眼,面上闪过一抹异色。他冷哼一声,带着一大堆随从,转身浩浩荡荡地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各位有没有看过橘裕的《人形师之夜》,里面有个短片名为《归来的父亲》,好感人的说~~~~~山法师是那位父亲喜欢的树,据说是一种看得出四季变化的树~~~
    第8章
    第8章
    无用看着他的背影,轻轻松了口气。
    “殿下,你没事吧?”宁勇晨诺诺地问。
    “啊,”无用疲惫地应了一声,他想转身,却觉得头昏得厉害。他低头站了一会儿,等那阵昏眩稍稍减轻点,才说,“我们回去吧,不然取梅要担心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什么又回头看。青月站在原地没动,无用对上他的眼睛,露出些许疑惑的表情。
    “你不走吗?”他侧侧头,又说,“是不是四皇子打伤你了?”
    “……没有,”青月似乎皱了皱眉,“为什么殿下要这么做?”
    “……这么做?”无用花了一段时间才想明白青月问的是什么,他脑袋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要怎样思考,也不知道可以摆出怎样的表情。
    “应该没有什么为什么,”无用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他转过身朝着记忆里的方向往秋水殿走,明明伤的是胸口,他却觉得也许坏掉的是脑子,“如果非要说原因,我也不知道。”
    无用不知道青月听到这种回答会有什么反应。或许他说了些话,或许他没说,无用什么也听不到。
    疲惫的感觉来得很强烈,他用全身的力气来支撑行走这个姿势。
    他希望回去后取梅不要太罗嗦,希望水水已经吃过东西了,希望可以有张床让他好好睡一觉。一路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无用没有看到跟在他身后的青月,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无用没有吃晚饭,一觉睡到第二天凌晨。
    他睁开眼,望着棕黑色的天花板恍惚了一阵子。昨天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不记得了,只觉得这一觉睡得特别久。
    他看向窗外,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今天还要上课,是时候起床了。
    身上隐隐的有些疼痛,开始还不明显,却在起身的那一下忽然尖锐起来。
    无用停下动作,朝自己的胸口看去。
    衣服不知是谁帮他换过了,他小心解开,然后看见一道血痕,从肩膀一直划到腰际。
    他伸出手指点了一下,伤口表面有些油腻,大概是上过药了。
    既然上过药就应该没事了吧。他想。没有伤到筋骨,最多疼两天罢了。
    取梅自然是一番罗嗦,连一向没什么情绪的取竹都摆出不妥的表情。
    无用无奈,抱着水水躲在树下。
    无用的院子里种了许多桂树。无用喜欢闲的时候在树干边放一个枕头,带着水水,像以往在山坡上一样躺着看天空。
    现在,好像只有天空是没有变的了。
    无用淡淡地想。
    如果还可以去冷宫看看就好了,不知道自己的桃树又长大了多少。
    无用很快又睡着了。
    这些天来,他总是觉得疲惫。常常脑袋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跳出一些不知沉浸在何处的片断,然后,又很快就忘掉了。
    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老掉了一样。
    无用醒过来的时候这样想着。
    刚刚似乎做了什么梦,梦里的自己似乎有些难过。
    他低头看着睡得香甜的水水,斑斑点点的阳光落在它摊开的肚皮上。原本应该很温暖的画面不知为何会让他觉得茫然。
    熟悉的昏眩感汹涌袭来,无用抱着头,慢慢沉下身去。
    夏至那天,是十二皇子的周岁生辰。
    取梅边细细地给无用绾髻,边说着一些周年礼上的规矩。
    “皇子抓过周以后,就会被抱去承庆殿。在那里他要接受皇上和其他皇子们的祝福,这就是祈福礼了。”
    “然后皇上会亲自给皇子佩戴上象征皇室身份的蟠龙玉佩,拥有蟠龙玉佩的皇子才是被众人所承认的。”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祈福礼……”
    取梅又说了些祝福的话,大抵是岁岁平安,身体健康,前程似锦之类的。
    无用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垂着眸,脸上淡淡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以,今天那位帝王也要去的吧……
    那么,为什么伊不愿意去呢?
    或许是觉得难过吧,毕竟自己是唯一没有行过周年礼的皇子了。
    到时候,会听到一些让人难堪的话吧。没有被祝福过的,也没有蟠龙玉佩的自己,是不被承认的。
    无用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他在远处停下,忽然不想去那个大概有着欢声笑语,情意浓浓的大殿。
    那边太热闹,自己好像有点格格不入。
    他回头望了望来时的路。
    如果就这样逃回去的话……
    “殿下,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他微微眯了眯眼,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只是,无用有些不明白。
    为什么自己一定要来呢?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罢了。
    那个十二皇子,应该并不需要自己的这份祝福吧。
    啊,规矩什么的,有时候真让人讨厌。
    第9章
    第9章
    作者有话要说:
    狗血啊狗血……我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了……
    -------
    大厅的空气里混杂着各种各样女人们的胭脂味,混沌的让人呼吸不畅。
    无用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缺氧,头又开始昏昏沉沉地疼起来。
    他站在大殿里的某个角落,那种以前总在酒吧里所感觉到的窒息感朝他压下来,有一种就要溺死的错觉。
    大概是这场宴会的主角抓住了什么让人期待的东西,可以听见有人在欢快地笑。那位帝王说了些话,无用浑浑噩噩的,什么也没听清。
    取梅在一边不停地提醒他要做些什么,无用一一机械地完成。
    然后,就是祈福礼了。
    祈福礼是不能让女眷参加的,取梅看着明显不在状态的无用,露出些许担忧的神色。
    无用跟着那些皇子来到承庆殿。
    皇子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去了,轮到自己的时候,门口的宫人道:“七殿下,请出示您的玉佩。”
    无用疑惑的看着他。
    无用不知道头疼是不是比开始剧烈了,他感觉不出来。只是头脑里的混沌与空茫让他不能清醒地思考。
    “没有玉佩就不能进去吗?”他茫然地问。
    那个宫人有些不知所措。查看玉佩只是个形式,从来不会遇到忘记带或者没有的问题。如果没有玉佩就不能进去吗?那个宫人也不知道,毕竟承庆殿是只有皇上和皇子才能进去的地方,没有人胆敢冒充。
    “啊,”无用微微晃了晃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宫人的脸在自己面前变成两个,过了一会好像又变成了六个,每一个都摆出为难的表情,“如果不能的话就算了。”
    他转过身,想就这样回去吧,殿内却忽然传来帝王的声音。
    “放七皇子进来。”
    宫人松了口气,诺诺地往后退了一步。无用停下来,似乎有些困惑。他看了看承庆殿敞开的大门,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他想不起取梅跟他说过的要先跪安,也想不起也许该看看那位帝王是否有其他指示。脑海里的记忆一片混乱,过去和现在穿插着,就像电视里安排的特殊效果。
    他费了些神才走到自己该在的位置,然后低着头,静静地站着。
    其余的皇子都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七皇子居然连看都不看父皇一眼,就这样直接走过去了。
    皇子们神情各异地看了看上位者,发现他们深不可测的父皇居然没生气,只是眯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无用忽然听到孩子的哭声,他四处看了看。眼前一片迷雾蒙蒙,什么也看不清楚。
    为什么会有孩子的哭声呢?
    他侧着头,微微疑惑。
    啊,想起来了。
    自己和千岁跑到日本,然后钱不够了,就帮学校里的教授带孩子,打工赚钱。
    千岁跑到哪里去了?她对付孩子一向有一套,怎么会让孩子哭得这么惨?
    有什么人将婴孩放在他手里,小小的,挥动着胳膊,哭得惨兮兮的。
    千岁到哪里去了?
    他抬起头四处找了找,却怎么也找不到。
    怎么办呢……他看着手里的孩子,眉宇间露出担忧的神色。
    他将孩子转了个身,侧抱着,让孩子的脸贴近自己的心脏。
    应该是这样做的吧。他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努力用自己乱成一团的脑袋去思考。
    “……乖,不要哭……”
    他低着头轻轻地说,声音淡淡的,带有一些安抚人心的魔力。
    “……你是要睡觉了吗?”
    【如果孩子要睡觉了,就以让他舒服的姿势抱着他】
    【然后唱唱歌吧】
    要唱些什么?
    唱一点轻轻的可以让人安然入睡的歌吧,就好像是千岁总在唱的那首……
    无用想了想,轻轻发出声音来……
    菜の花?に入日薄れ太阳西下没入薄暮花田
    见渡す山の端霞ふかし望见深邃晚霞在山峦彼端
    春风そよふく空を见れば随着春风轻轻吹
    夕月かかりてにおい淡し拂若是凝视着天空仿佛就能嗅到月光夕照的淡淡清香
    里わの火影も森の色も万家灯火森林更是缤纷
    田中の小路をたどる人も归人走在田埂小路上
    蛙のなくねもかねの音も原本寂静的蛙鸣或是钟声
    さながら霞める胧月夜都开始漂浮在这片余辉之下的?月夜
    闻いて闻いて瞳闭じたら你听你听只要闭上眼睛
    风の星の歌がきこえる那些来自凉风和星光的声音你都能够听得见
    菜の花?に入日薄れ太阳西下没入薄暮花田
    见渡す山の端霞ふかし……
    …………
    …………
    大殿里的哭声渐渐弱下去,无用怀里的孩子脸上挂着泪水,就这样慢慢地睡着了。
    站在无用身边的八皇子有些不知所措,七皇兄应该要说些吉祥话,然后把十二皇弟递给我才对吧?为什么会唱起歌来?八皇子困惑地想。
    大殿里其他的人都没有说话,想说的也被帝王一个眼神给吓了回去。
    无用的歌声渐渐弱下去,他似乎忘了些歌词,又似乎是没了力气。抱着孩子的手臂一点一点松开,眼前的光线也一点一点暗下去。
    帝王是最早发现不对劲的,他在无用倒下的瞬间飞身过去接住他,还有那个已经睡着的十二皇子。
    大殿里有些慌乱,十二皇子这样一惊又醒过来,扯开嗓子大哭。
    帝王皱了皱眉,将十二随手扔给一边的八皇子。
    “祈福礼继续。之彦,蟠龙玉佩你给十二戴上,完成以后把他送去给他母妃。”
    “是。”姬之彦恭了恭身,却在起身的一霎那看了帝王怀里的无用一眼。他的脸上闪过一抹情绪,很快,快到谁也没有看清。
    第10章
    第10章
    帝王抱着无用往自己寝宫走,他已经派了紫玉去叫御医。怀里的孩子身上热得吓人,帝王眼眸里闪过一些怒气。
    底下那群人都是怎么照顾人的,皇子病的这么厉害他们也不知道吗!?
    帝王将无用小心地放在床上,却忽然发现无用月白色的衣服上沾了些血迹。
    那些血明显是从里面渗出来的,丝丝点点红艳异常。
    帝王的眼睛眯了一下,刚想伸手去把无用的衣服扯开,无用却在这个时候稍稍偏了偏头,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眼睛。
    “……你是谁?”无用的眼眸里带着茫然的雾气,不知道是光线太暗还是太过强烈,他只能看的清朦朦胧胧的轮廓。
    “这里是哪里?”他晃了晃头,头虽然痛得厉害他却还是感觉得到这里不是熟悉的地方。
    他挣扎着站起来,有些着急地说:“我该回去了。”
    “……你要回去哪里?”一直没说话的帝王缓缓地问,不知为何声音里带了点怒气。
    “回哪里?”无用似乎疑惑了一下,他停下来想了想,说,“好像是孤云院……不对,是秋水殿吧……我也不太清楚,总之不是这里。”
    他急匆匆地往外跑,一路上踉跄了好几下。
    帝王看着他跑到门边,忽然一挥手,无用又回到开始睡着的那张床上。
    “你生病了,乖乖呆在这里,御医马上就会过来。”帝王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耐心和一个病的神志不清的孩子讲道理,平常的他,八成是看都不会看一眼。
    无用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挣扎起来。
    “……我不要,”或许真的是生病了人就会变得特别软弱,无用的声音里带着点点哭腔,“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回去……”
    他聚集着力气爬起来,又被帝王压了回去,他似乎开始倔强起来,锲而不舍地爬起来,又倒下去,再爬起来……
    帝王颇有兴致地看着那孩子的努力被自己轻而易举的破解,直到最终无用再也没有了力气。
    “所以说,生病的人就应该乖乖躺着……”帝王似乎有些得意洋洋,居高临下地看着无用,嘴角挂上一些莫名的笑意。
    无用喘息着看了他一眼,忽然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在这样的夏天,无用却觉得有些冷。他想抱着水水,或者是像以前一样……很久很久的以前一样,抱着伊,来获取一点点暖意。
    可是,身边只有一张空荡荡的床,还有一个让他不太喜欢的人。
    “……这里的气味难闻死了……”别扭的无用开始抱怨,“空气不清新,阳光不明媚,床太大,人也很讨厌……”
    无用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头依旧混沌着,疲惫的感觉再次袭来,渐渐的,他又开始沉沉睡去。
    帝王挑着眉看着这个躺在自己床上大放厥词的孩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居然在挑朕的寝宫的刺!?说朕御用的薰香难闻死了!?还说朕很讨厌!?
    好极了,帝王心想。看着吧,等你一好就把你发配到边疆去,让你连哭都哭不出来!
    紫玉带着御医急匆匆赶到帝王寝宫时,发现那孩子似乎还是睡着的,帝王坐在他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弄着他的发梢。
    “紫玉?”帝王回过头,“来得真慢。”
    “属下该死!”
    帝王挥挥手,紫玉身后的御医颤悠悠走上前来。
    “给七皇子看看吧,好像发烧了。”
    无用睡得很不安稳,御医搭上他的手腕时,他微微动了动。
    最近似乎总是在做梦。无用茫然地想。做过的梦马上就会忘记吧,可是梦里的感觉为什么不能醒过来就忘掉呢?
    一定是些悲伤的梦。无用的睫毛抖动着。觉得很寂寞啊,那种绝望与痛苦的感觉好像太过尖锐,冷得让人快要疯掉了。
    给我一些温暖吧。无用睁开眼。伊在哪里呢?
    眼前有三个人,无用一个一个茫然地看过去,看见紫玉的时候,他恍惚了好一阵。
    “……方予生?”他坐起来,抱住疼痛的头。好像不是,那他是谁?似乎是记得他的名字的,叫……紫玉吧?
    “……紫玉,是你吗?”
    紫玉觉得心里有点疼,他顶着帝王看不出情绪的眼神,轻声答道:“是我。”
    “太好了……”无用呢喃着,“我有些难受,紫玉可以带我去伊那里吗?我想见见伊……”他露出些许期待的眼神,朝紫玉微微伸出手去。
    紫玉差点就要说“好”,却在帝王的瞪视下想起自己的本份。他看了看无用,最终也只能静静站在一边。
    帝王咳了一声,问道:“卿如何说?”
    “七殿下的脉象比较凶险,”御医沉思了一会儿,又说,“臣从未遇见过此等怪病。不过臣可一试,虽不能保证完全治好,至少可保性命无忧。”
    帝王点点头:“卿当尽全力治好七皇子,朕自有重赏。”
    御医拱手道:“臣定全力以赴。”
    御医坐在外间边开药方,边叹了口气。
    “七殿下这病拖了一段时间了吧,怎么现在才来治。如果早一点治疗也不会这么严重。”
    同在外间的紫玉疑惑道:“拖了一段时间了?”
    “是啊,你没看见殿下胸口那道鞭伤吗?起码是五六天前的事了,就是因为生病才一直没好,到现在还会流血……应该很难受吧,七殿下居然忍了这么久……”
    紫玉沉默良久,他是知道那孩子一向能忍,却没想可以忍到这种地步。
    他有些难受地开口道:“紫玉恳请御医大人一定要治好七殿下,紫玉定感激不尽。”
    “那是自然。”御医答道。
    -------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狗血~~
    第11章
    第11章
    无用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刚刚死去的那段时间。
    他觉得冷,可是身体里又有着一股热气。
    伊在哪里呢?他伸出手想抓住些什么,却每次都抓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想要什么?大概是想回到伊的肚子里去,只有那里,才是可以让自己安心的所在。
    帝王看着陷入梦魇的无用低声呢喃着,他的手四处摸索,似乎
    好看的电子书shubao2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谁言无用(父子)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