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 > 第63章 农门天骄12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这一日,县衙门口浩浩荡荡来了一群村民,他们有的推着板车,有的背着背篓,装得大半是粮食,还有些衣服被褥之类。
    为首的老人家约莫五六十岁,头发花白,脸上沟壑纵横,举止带着农村人特有的朴实,他对两位衙役施礼道:“官差大哥,小老儿乃普安村里正,村里听说聂大人正在征粮,咱村虽不富裕,但还能筹措些物资,这些东西都是村里一家家攒下来的,大家一听说是聂大人所需,连最抠门的几户人都难得大方了一回,东西虽少,多少是份心意,烦请官差大哥转告聂大人。”
    “是啊,聂大人帮咱除了村中一害,如今大人有令,咱怎么也该响应不是?”一个腰粗膀圆的大汉接口道,引来身后不少村民附和。
    这一大群人围在门口,不少路过的百姓都聚拢过来。
    不远处,又有十来个人抄着手过来了,他们用蛮力将百姓挤开,有人本想抱怨,一见这几张脸,纷纷认怂地转过头去,县衙门口的衙役们也立刻打起了精神,几双眼睛像捉贼似地牢牢锁定他们。
    来人正是王狗子和他的一群手下,他冷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大英雄大大大豪杰吗?别看咱混,咱也认识几个字,也懂得知恩图报。”王狗子鼻孔朝天道:“瞧瞧遭灾的那些个县,那惨的,啧啧……咱光听都觉着难过,要不是有聂大人为咱保住了杏阳县,咱如今还能这么逍遥?咱虽没钱,好歹有一身力气,只要聂大人一声令下,管他水里来火里去,咱二话不说打着光棍儿就上,怕它个卵!”
    一通粗鄙的话臊得现场诸人面红耳赤,他们中许多人不忿聂偿恩以本县之物力救助它县灾民,可如今一想,若不是聂大人,或许他们早已落难,和那些他们吝啬帮助的人一般,无人可依,无家可归。
    这时,一位穿着青色官袍的年轻人从衙门里走出来,众人见了他纷纷跪拜:“参见聂大人。”
    杨昭望着眼前一群赤子百姓,他们或许只是贩夫走卒,或许只是油子混混,可这一刻他们气魂寰宇,足以傲霜雪!
    他抑制胸中激荡,深深地躬身行礼,真诚道:“子惠何德何能,诸位高义没齿难忘。”
    人群纷纷避让,急道:“聂大人,使不得啊!”
    杨昭固执地拜了三拜,肃容道:“如何使不得?子惠三拜,一为黎民,二为鸿国,三为天地有正气!”
    此话一出,掷地有声,杨昭身后官吏无不动容,他们如同聂大人一般行了三礼,面对这些平头百姓,第一次弯下了脊梁。
    就在杏阳县上下一心,众志成城之时,数辆马车缓缓驶进了湖州府城,城中官员夹道相迎,生怕怠慢了贵人,那车里头坐的,正是此次朝廷派遣来督治水患的钦差,以及一众对治水颇有研究的随行官员。
    这钦差素来秉性刚劲,湖州知府本欲设宴接风,被他斥道:“如今湖州百姓深陷水患之苦,尔等上不能体君心,下不能安黎民,竟还想着摆宴?有这闲情逸致便请自去,本官可没这工夫!”
    斥得湖州官员各个脸色青白,心中恼怒,又忌他乃天子近臣得罪不起,只得赔笑。
    钦差召集众人,连夜梳理湖州灾情,如今上游暴雨不停,洪峰一波接一波,洪灾已不止湖州一州,只是比起其余诸州,湖州情况最为严峻。他在翻看卷宗时,注意到往年水患频发的杏阳县此次竟安然无恙,几经问询,才在府尹遮遮掩掩的回禀中得知,杏阳县令早已警示过水患一事,只是并未受到重视,他心下大怒,当即下令:“尔等既无能,不若让能者居之,即刻命杏阳县令聂偿恩前来府城,主持湖州水患一应事宜!”
    当聂偿恩接到任命时,杏阳县又抵挡住一次洪峰,县城百姓暂且松了口气,此时的聂偿恩在他们心中已不仅仅是一县父母,而是对他们恩同再造的救世之主,就连林氏也愈发欣赏这位临难不惧,遇事果决的年轻县令,惹得沈向文嫉恨非常。
    当晚,聂偿恩与俆妙君相谈至深夜,次日便点了几个亲信,轻装上阵去了府城。
    银月当头,繁星点点,杏阳县内一片静谧,家家户户皆已入睡。
    黑暗之中,百来个人影聚集在杏阳县南门郊外,为首一人压低嗓音道:“记住,华文巷的聂宅意思一下就行了,其余不必在意,只管去抢,凡事有人兜着。还有,速战速决!”
    “是!”
    一行人摸索着来到南门,为首之人对身边一个矮个子点点头,那人对着城门学起布谷鸟叫,连叫三声后,停下来默默等待。
    半晌,毫无动静。
    “大当家,不是说安排好了么……?”
    匪首心中也在奇怪,但他想到通风报信之人的身份,又想到杏阳县如今没有县令,再度安下心来:“别急,再等等。”
    说话间,城门缓缓开启了一条缝。
    他精神一振,挥手道:“跟我上!”
    一行人悄无声息地挨个进入城门,放眼望去,不见一个守卫,果然如那人所说。匪首大笑道:“弟兄们,这杏阳县的钱粮女人,都等着孝敬咱呢,哈哈哈……”
    笑声未停,只听瞬间锣鼓齐鸣,咚咚的响声传遍县城。
    匪首一愣,立刻浑身发凉,像被浸入了二月天的冰水之中,艹!中计了!
    不过数息,县里已是灯火通明,不少男人举着棍棒武器,妇女们带着锅盆刀铲,一个个虎视眈眈等着这群不速来客,他们心中怒火腾腾,恨不得将来人大卸八块,城外水患未消,竟还有匪徒意图破坏他们的家园!
    城楼之上,俆妙君对着身旁绸衫男子施了一礼:“今日多谢义士。”
    绸衫男子慌忙避让:“夫人严重了,我桂七好歹与聂大人相识已久,这杏阳县又是生我养我之地,岂能让他们烧杀劫掠?若真出了事,等狗子回来可饶不了我。”
    此人正是当年与聂偿恩合伙算计聂大富的桂七,前些日子,王狗子已追随聂偿恩去了府城,临走前特意交代桂七,让他留心着县里的事,保护好夫人。
    不久前,一位兄弟来找他,满脸喜色地说自己发了笔横财,托他帮忙看看,原来有神秘人扔了个包袱在他家中,里头有百两银子,还有一张纸条,但他不识字,只得求助于桂七。
    “六月三十,丑时,闻布谷三声,开城门,事后必有重酬。”
    纸条上还书明如果他同意,可去城门一角画上信号。
    桂七一看便知事有不妥,想到王狗子的交代,忙寻了俆妙君禀明此事,对方让他将计就计,便有了今日之事。
    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匪徒!湖州山匪水匪不少,多年来做尽恶事,杏阳县十余年前也遭过劫掠,那时候他还很小,只记得县中一片慌乱,他父母封住他的嘴将他藏在木床底下,叫他不论如何都不可出来,他很听话地躲着,只看见一双双陌生的鞋子从床前走过,外面传来阵阵惨叫声,还有兵器碰撞之声,他吓得浑身发抖,仿佛骨骼都在咯咯作响。
    等一切都平静了,他鼓起勇气从床下钻出来,入眼是满墙满地的鲜血,他的娘亲胸口有一块大洞,血还在一股股地往外涌,眼睛瞪得圆圆的,人已没了气息,他的父亲压倒在娘亲身上,脖颈与脑袋唯一的联系,只有一层皮……
    他成了孤儿,成了混子,然后长到这么大。
    城楼的夜风呼呼吹着,带着浓重的潮意,吹得衣袍猎猎作响。
    风声中,只听俆妙君道:“他们既敢来,那便留下吧。”
    留下来,告慰往日冤魂。
    正是夜黑风高之时,杏阳县已战成一片,衙役们冲杀在前,百姓们补刀在后,劫匪们为了逃命更是拼尽全力,一时间,杀伐之声不绝于耳。
    俆妙君亲身上阵,站在城楼之上,稳稳拉开长弓,一箭洞穿匪首的右眼,惊得桂七眼里几乎闪着星星。
    女侠啊!
    请收下我的膝盖!
    如此一夜过去,一百多个劫匪多半死于百姓的愤怒中,余下二十来个相继被擒,由于聂偿恩不在,县丞暂领了他的职位,咬牙切齿地将他们收押,差一点,只差一点他的项上人头就要不保!若被他查出背后指使,定不能让对方好过!
    打退了劫匪,杏阳县中欢欣鼓舞,尽管水患的阴影还未褪去,不少人家已经杀猪宰羊地庆祝起来,毕竟相比天灾,他们更恨的是人祸。
    而聂宅一处房舍内此时已是满地狼藉,管家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他一想到若是被匪首供了出来,等待他的何止千刀万剐!
    聂向文气狠地一脚踹向管家,怒道:“你做的好事!”
    他比管家更害怕,哪怕他有空间,随时能够躲进去,可他还未开始的辉煌一生绝不能这么落幕!
    如果这一切暴露出来……
    想到马氏告诉他的真相,聂向文不禁打了个寒颤。
    “小的、小的即刻去处理。”管家哆嗦着应道。
    回答他的是一道冰寒之声:“清理干净,知情的一个不留!”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