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 > 第53章 农门天骄2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暮色四合,东山村升起炊烟,四处弥漫着柴火味,夜雾中高高的稻草堆看起来像一个个鼓包,牛羊都已回了栅栏,时有狗吠声传来,处处透着闲适与安详。
    张秀才拖着病体提灯守在家门口,他焦急地向村口方向张望,秋日微凉的风吹得他偶尔咳嗽几声,心中纳闷,这彤儿一大早去了她姑家,怎的这时还不见回?
    隐隐约约中,他听见了马车轧地的吱呀声,张秀才的心提到胸口,就怕再一次失望。
    不多时,老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昏暗的灯光下,光影描绘出暖黄色轮廓,张秀才的心终于安定,他重重吁了口气。
    张秀才提灯上前,这才发现双腿有些麻了。
    马车停下,他情急中未能注意到老仆神色异样,只见车帘掀起,张元彤抚着胸口缓缓下车,看起来脸色很差。
    “彤儿,怎么了?”张秀才又紧张起来。
    对方虚弱地笑了笑,比划着手势,示意进屋再谈。
    书房内,俆妙君将她遭遇了山匪劫持一事,借着手语及书写的方式告诉了张秀才,又描述了自己装病一事,只称是故意伤了咽喉吐了血吓退来人。
    其实,她当时眼势不妙,狠心往肺部使了些力气,这才又咳嗽又喷血的,但她出手极有分寸,看起来严重,实则只是轻伤,凭借她的神识强度不出一月便能痊愈。
    张秀才听了又惊又怕,立刻就要找大夫,俆妙君忙拉住他,示意明日再去不迟,她匆匆比划道:“那些山匪好像在等着我似的,他们不要财,偏偏只要车上的人,如果他们不知车中是谁,又为何那么确定?”
    “你是说……?”张秀才沉吟道:“他们是有备而来?”
    “爹,您有把我去姑妈家的消息告诉谁么?”俆妙君以手势问道。
    张秀才缓缓摇头,接着一愣,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随即又疑惑地拧着眉:“我……倒是跟向文提了句,可他……怎么可能?”
    听见“向文”二字,俆妙君敛下眉目,灯影下的表情带着一丝落寞与伤感。
    张秀才一见,哪里还不明白?女儿肯定也听说了聂向文的荒唐事,唉……
    他也不知为什么,两年前聂向文一次大病后醒来,整个人就跟转性了似的,说是不记得以前的事,退了县学,倒腾起商贾之事不说,这一年来愈发荒唐,竟与一个妓子搅和在一起。满村人都知道了,只道是读书人皆风流,可有那么多读书人一心只读圣贤书,哪儿有那么多风流劲儿?何况,他不也守着亡妻度日么?在他看来,聂向文所为根本污了读书人的名声!
    可他能怎么办呢?亲事早已定下,他的身体又越来越差,如果他走了,留彤儿一人在世他如何放心?只盼着这副破败的身子能支撑到彤儿成亲,让他也走得安心一些。
    正想着,外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亲家,你在吗?”
    是马氏,这么晚了,她怎么来了?
    张秀才疑惑地看了女儿一眼,起身相迎。
    一出院子,就见马氏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张秀才心里有几分不喜,加上方才一闪而过的念头,他勉强笑道:“亲家此来,所为何事?”
    马氏见他面色不佳,脸上闪过不屑,但很快收敛了,她嗓门洪亮道:“知道亲家还病着,向文他在县里买了些补品托我给您送过来。”她把手里的东西拎高一些,“再说我也有阵子没见过元彤了,还怪想她的哩,今天顺路来看看。”
    张秀才听说是聂向文的心意,脸上的笑容真诚了些,心道果然是自己多心,聂向文再荒唐好歹也是他看着长大的,能坏到哪里去?于是笑着道谢:“亲家多礼了。”
    这大晚上的,他不好亲自招待马氏,本应让彤儿出来见见,但想到女儿今日遭的罪,便委婉道:“彤儿今日有些不适,已经歇下了,明日一早我便带她上门拜访。”
    马氏听得此言,眼珠子一转,问道:“有什么不适的?正好让我看看。”说着身子就想往里挤。
    张秀才脸色沉了下来,心想这马氏平时挺精明的,今日怎会如此冒失,他更不愿让她去打扰女儿,便加重语气道:“今晚着实不便,就不劳烦亲家了。”
    谁知话音一落,马氏直接变脸,拉高了嗓门:“元彤是我未来的儿媳妇,就算身子不适我探望一下怎么了?亲家百般阻挠我见元彤,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张秀才一愣,就见聂向文从另一方向急急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拉着马氏道:“娘,您快别说了,跟我回去吧,那、那只是些流言蜚语,您怎么就信了?”说完,充满歉意地看着张秀才,小声道:“先生。”
    “什么流言蜚语?那可是有人亲眼见着她被一群山匪给掳走了!”马氏扒拉下聂向文的手:“再说了,你娘我也没有信,这不特意来找亲家求证吗,哪知道秀才公连让我见一面都不许……呜呜……”
    马氏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嚎道:“我苦命的儿啊,这张家是想故意坑你啊,想让你娶个破鞋啊,呜呜……”
    “你——!”张秀才怒不可遏,几欲吐血,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附近不少人家都被悄悄推开了院门偷看,此时也被马氏的惊天豪言给震惊了,这……秀才公的闺女,莫不是被……
    “你、你污言秽语,血口喷人!”张秀才身子一晃,眼看就要摔倒,旁边的老仆忙上前搀扶,一脸气愤地骂道:“你们少在那里胡说八道!聂公子,你也是读书人,难道不知女子的名节有多么重要?”
    聂向文一见他,心中一惊,可转念一想,他可是看着张元彤坐马车走的,她还能从十几个人手底下跑了?再者说,张秀才之前百般推诿,又怎么可能没有问题?何况他娘声音这么大,张元彤要真在屋里,估计早就被吵出来了,这老仆,多半只是回来报信的。
    想到此处,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先生,请您原谅我娘,她只是心疼我。”说罢他做出一副心痛又怜惜的表情:“就算、就算元彤妹妹真的……真的遇上了不好的事,我也绝不嫌弃她,我……”
    “你敢!”马氏猛地从地上跳起:“你要是敢娶这个不干不净的破鞋进门,我、我就撞死在你面前,说着就往木门上冲。”
    聂向文慌忙抱住马氏的腰,哀声道:“可元彤妹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她也是受害者,若再让她承受第二次的伤害,我又于心何忍?”
    “你要娶就去娶,以后别再喊我娘,别再认我,你不让她受伤害,那我呢?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是让你娶个不干不净的破鞋来招人耻笑的吗?!”马氏奋力挣扎,眼看聂向文就要拉不住。
    “我……我……”他心一横,放开马氏再一次跪在张秀才身前:“先生,是我对不起您,对不起元彤妹妹,您要怪就怪我吧,我……不能看着我娘不要性命,我愿意纳元彤妹妹为妾,定会好好待她!”说完“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
    他一面演戏,一面想着张元彤名声已毁,给自己做妾已是高攀,又想到她那弱柳扶风的姿色,一个哑巴在床笫间想必别有妙处,下腹隐隐升起了一团火。
    “儿啊,我们怎么那么苦啊……”马氏似乎绝望一般,又瘫倒在地上。
    u子俩你来我往间,竟坐实了张元彤失贞一事,此时院门外已围了不少人,他们见聂向文如此重情重义,心道:不愧是读书人,这被糟蹋过的女子连鳏夫都不肯要,他大好的前程竟还愿意将人纳回家,真是高义。
    于是有人劝道:“聂二郎,你这心是好的,可……张家闺女被山匪给掳走也不知还回不回得来,不若早些告诉里正,先救了人再说。”
    “是呀,秀才公,您也别为难聂二郎了,这事您实在不该瞒着——”一个长脸妇人突然止住了声。
    屋门前,出现一道娉婷身影,她逆着光,影影绰绰仿佛月中仙。
    有人将油灯提得高了些,火光映照出她的容颜,只见她黛眉清目,琼鼻樱唇,此时面色霜白,两行清泪自脸颊滑落,让人一见便心生怜惜。
    俆妙君浑身是戏,那眼中似悲似怨似委屈似不可置信,那泪水似痛似苦似怅然似伤心欲绝,她当然不会早点出来,来早了,还怎么让这对u子加戏?
    正在嚎哭的马氏生硬地停了哭声,惊道:“你怎么在这儿?”
    聂向文心中一跳,暗叫不好!
    只见张秀才冷笑几声:“好好好,我真是教了个好学生,结了个好亲家!我到要问问你们,我女儿不在家中又应在何处?方才我已告知她身体不适,不易见人,你们非要纠缠,甚至……甚至污蔑那等污糟之事!那报信之人也是奇了,他既见元彤被掳走,为何不上报里正,为何不以救人为先,反倒上你家搬弄是非?”
    马氏被问得傻在当场,二郎不是说他都安排好了吗?
    张秀才见马氏一扫之前嚣张,垂头丧气,哑口无言,又见几个嘴碎的村人目光躲闪,他心中闪过报复的快意,又对聂向文横眉怒目:“你一介读书人,不问真相原由,任凭你娘胡搅蛮缠,装得一派君子之风,话中却处处造谣诋毁,口口声声‘不嫌弃’,我好好的女儿,用得着你来嫌弃?!道貌岸然说得就是你这种人!”
    “是啊,他们怎么先不想着救人,反倒来闹事?”人群中有人反应过来。
    另有人想到县里听来的传言,道:“那聂二郎好歹是读书人,怎的跟无知村妇一般起哄,莫不是找个借口想退了这亲事吧?我可听说,他们家近日攀上了县里的刘员外,兴许嫌张家挡路了……”
    聂向文此时还跪着,听着人群议论,脸色忽青忽白,心中痛骂王狗子办事不靠谱,可事已至此,他所有的算盘都打不响了……
    只听张秀才冷冷问道:“你们这般不要脸面,不就是想退亲吗?”
    聂向文哪里敢承认,支吾道:“先生,这……只是一个误会,学生并无退亲之意。”
    “不是误会。”张秀才突然笑了笑:“自今日起,你不再是我的学生,张聂两家也不再是亲家,这桩亲事,不要也罢!”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