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 > 第28章 庶女谋end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尽管荣国公已公开与庄敏静断绝关系,可魏侍郎一家仍不敢太过分,万一荣国公哪日又想起来了呢?因此魏夫人发泄了怒气后,做主将庄敏静抬了姨娘。
    魏清江兴高采烈地通知庄敏静这一消息时,她只是坐在床边默默垂泪,魏清江忙软声安慰,心里多少有些不满。他已经知道了庄敏静被家族除名的事,心道她现在的身份大不如前,又非完璧之身,能给自己当姨娘还有什么可委屈的呢?
    俆妙君与杨昭听说了庄敏静的遭遇,皆是淡淡一笑,他们还未沐浴功德金光,说明此世界的逆天之子并未彻底倒台,之后她再折腾出什么事,魏侍郎府难保不被牵连,但他们一点也不同情,谁让玉简中这一家子曾帮忙荣国公算计过姜家呢?
    一切似乎都平静下来,荣国公府已彻底被杨昭掌控在手中,玉简中的悲剧再不会发生。
    三年后,夏帝突发急症驾崩,太子在百官拥戴下登基为帝,十余日后,已去封地两年的岚山王突然起兵造反,打着清君侧的旗号,纠集三十万兵马剑指京城。
    消息传回京中,新皇暴怒,不顾朝臣反对执意御驾亲征,朝中局势再度紧张起来。
    而庄敏静得知这件事,几乎喜极而泣,她等的机会终于来了!
    这两年她过得并不好,被禁锢在魏家后宅仿佛坐牢一般,就连亲手培养的势力也渐渐散了。起初魏清江还愿哄着她,可魏夫人不喜她,找了许多年轻美貌的女子来分她的宠,魏清江并非心志坚定的人,身边的莺莺燕燕多了,花在庄敏静身上的心思自然就少了。
    等庄敏静意识到她将失宠,这才急着想办法笼络魏清江,可即便她写出再多惊世诗词也难以吸引住对方全部的目光,久而久之,她便如这个时代的寻常女子一般,陷入了永无止境的后宅斗争,再没什么特别。
    她一个由异世穿越而来的女人,又岂会甘心?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利用装病藏起来的药物制成迷药,迷翻了整个院子的人,又化妆成婢女,逃出了魏府。
    庄敏静没有路引,她找到了当初接济过的几个乞丐,混入其中一路北上,历经二十多天地颠簸,终于在米川城见到了岚山王。
    赵礼看着眼前这个又脏又臭的女人着实有些吃惊,若非她在进帐前特意洗了脸,他或许都认不出这个女人就是曾经名动一时的寒梅仙子。
    赵礼的眼中不免闪过一丝嫌恶,当初他因《六国论》一事深受打击,自然迁怒了始作俑者,甚至怀疑她与太子串通一气故意害他。直到他听说了庄敏静被除族,又被魏家抬做了姨娘,这才释然。
    他掀袍入座,道:“原是故人来见,庄姑娘这些年过得可好?”
    庄敏静并未错过他那抹异样的眼神,心中微苦,随即振作道:“托王爷宏福,民女每日衣食无忧,虽无富贵,却也安于平常。”
    “哦?”赵礼上下打量她一番,挑眉笑道:“那你为何这副模样?”
    庄敏静镇定道:“民女认为好与不好非看一事,亦非看一时,民女为了一世皆好,所以才不顾万难前来投奔王爷。”
    赵礼轻笑:“你凭什么认为本王会收留你?凭你那些诗词文章?”
    对方不屑的语气让庄敏静有些尴尬,她沉默半晌,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了上去:“就凭这些。”
    赵礼使了个眼色,有下人上前接过纸张,在桌上徐徐展开。
    赵礼本有些漫不经心,待看清纸上所描绘的东西,立刻瞪大了眼睛——那是各种改良过的兵器图谱,无需实物比较,仅从其结构便能看出纸上兵刃的威力远超军中所有!
    赵礼细细看了好半晌,才渐渐放松身体,声音也温和了许多:“这些,都是庄姑娘想的?”
    “不止如此,民女还能告诉王爷如何制造炸药火炮,如何降低战损,如何迅速敛财……”庄敏静侃侃而谈,言辞中流露的自信,让赵礼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个衣衫落魄之人所言俱为真实,他心中鼓噪如擂,深知如此种种若得以实现,别说换了夏国的皇帝,哪怕是统一六国也使得!
    而一个敢于起兵之人,又如何没有征服四海的野心?
    他将庄敏静引为上宾,托她全权负责武器督造之事,而庄敏静也在三年之后,再度体验了受人尊崇的滋味。
    可好景不长,新皇的大军已抵达了米川边境,随行一员大将还是庄敏静的熟人——荣国公世子庄思远。
    哦,不对,此时应是荣国公了,新皇登基不久,便下旨夺了荣国公的封号,将国公之位赐予庄思远,新皇不忘庄思远的恩义,同样忘不了对方所受过的委屈。
    而杨昭也在这两年中跟着赵七、赵九练武,虽不如自幼习武的将士强壮,但他有身为嘉明宗时的记忆做基础,技巧掌握得非常纯熟,两军对阵中杀一个来回不在话下。
    此时的米川城外,旌蔽日兮敌若云。
    庄敏静终究是迟了,或者说是她的兄长来得太快,赵礼的军队还未来得及重新武装便被新皇大军撕得粉碎,仅仅三个月便攻破了米川城门,又一鼓作气连下四城,半年之后,杨昭于极北边境擒住正欲逃往它国的岚山王,以及他的一干随从。
    当一身男儿装扮的庄敏静被士兵粗鲁地拖到马前,杨昭心情很好地说:“咦?这不是魏侍郎家的逃妾么?”
    庄敏静抬头见到深恨之人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仿佛万蚁噬心般痛苦,她双目充血,面容扭曲地瞪视着杨昭,咒骂道:“庄思远,你不得好死!”
    “拜你和陈氏所赐,我可不正是不得好死么?”杨昭自嘲道。
    杨昭话一出口,顿时取悦了庄敏静,她癫狂地大笑道:“对,哈哈,我差点儿忘了,你不过是个短命鬼,哈哈哈……”
    有士兵听了生气,一巴掌扇了过去,庄敏静半边脸立刻麻了,她巍颤颤地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里头竟然还有一颗牙齿。
    庄敏静这才彻底意识到,自己的生死尽在马上之人掌控之中,因此不敢再开口,哪知庄思远并不肯放过她,语带笑意地说了一句:“唔,可是庄姨娘看来比我更短命一些,不知道庄姨娘到了地下,如何面对东坡先生,又如何面对……华夏民族的列祖列宗呢?”
    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含糊,周围除了庄敏静只有几个不通文墨的兵痞子,但庄敏静却实实在在听明白了,她猛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瞪着庄思远,见对方冲她恶意地眨眨眼,她惊得浑身颤抖,脑中空白一片。
    她最重要的秘密,她本应保守一生的秘密,原来早被人看穿,她以为自己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原来却自始至终被人玩弄于鼓掌,这么许多年,她仿若一个笑话……
    “是你!原来都是你!你这个妖怪!你这个魔鬼!!!”庄敏静欲往前扑,被士兵一把拽倒,她疯狂地挣扎呐喊,仿佛要把心中所有的恐惧与不甘都发泄出来,哪怕口中扑满尘土,指甲糊满血泥,她仍像条虫子般奋力扭动,恨不得将马上之人碎尸万段!
    杨昭见她失了理智,顿觉没意思,轻描淡写道:“拉下去吧,奉陛下口令,除了罪人赵礼,其余人等就地格杀。”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极北荒原,被鲜血染红的战场仿佛倒映着天边夕阳,一束肉眼不可见的金光直射而下,将杨昭笼罩其中,同一时间,荣国公府中的一位妙龄女子微微一笑:“终于结束了……”
    夏兴三十一年,春。
    京城,南巷,有朋茶舍。
    “听说了么,圣上罢朝三日了,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吧?”一位书生打扮的青年道。
    同桌坐了个灰衣老汉,喝了口茶道:“能有什么大事?如今四海升平,国泰民安,陛下虽年事颇高却身强体健,去岁秋猎还猎了头大虫呢。”说罢他悄悄往东南方指了指,“还不是因为那位快不行了……”
    “谁?”书生愣了会儿,随即反应过来:“你说荣国公?”
    灰衣老汉叹了口气:“可不是么……荣国公跟陛下可是自幼的交情,据说小时候就为陛下挡过灾,十几岁就随陛下平了岚山王之乱,二十多岁便率军四伐宇国,最终逼得宇国割了七座城池赔了百万两白银,至今还没缓过气来。这样的臣子如今命悬一线,陛下能不担心么?”
    “这荣国公也算奇人了,伐宇后再未出仕,成日里陪着国公夫人养花赏鸟,他夫人原还是婢女出身,听闻这几十年来他们倒也琴瑟和鸣,相敬如宾。”另一位蓝衫青年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他那两个嫡子,一个继承了世子之位却只领了份闲差,另一个竟上鹿山书院做了教书先生,还有荣国公那个庶弟,据说醉心于什么机关术数,成日窝在府中茶饭不思,一家子老小既无实权,又俱在陛下眼皮底下,陛下能不放心么?”
    众人心有戚戚焉,灰衣老汉不屑蓝衫青年那副仿佛听了人壁角的模样,冷哼一声:“荣国公虽未出仕,可他母家却极受陛下看中,我听说,王阁老致仕,陛下,今夏一到,朝中就会有位新阁老了……”
    “什么?!他还不足五十呢!”书生惊道。
    蓝衫青年道:“那又如何,就冲着荣国公的情面,陛下也会善待姜家。”
    “哎,希望荣国公能挺过这一关吧……”
    “听闻荣国公自幼身体孱弱,少时又中了剧毒,差点活不过三十,亏得后来找到了解药,可惜,终究损了身体……”蓝衫青年正说道一半,天色忽然暗下来,天边传来几声闷雷嘶吼,众人面面相觑,不过春日,怎地竟响起了惊雷之声?
    待雷声响过,天地间恢复清宁。
    而此时的荣国公府,庄思远已没了气息,他的夫人静靠在他身旁,安详阖目,再也未曾醒来。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