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 > 第24章 庶女谋9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由优优小说(m.by96.net)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说话的绿裙姑娘正是永定侯府的庶女陈淑淳,永定侯府与定远侯府沾亲带故,算起来她还能叫四皇子一声表哥,可惜,皇子妃的位置却不是她能肖想的,倒是她的嫡出姐姐听说还未定亲,不知是否有意于此?
    庄敏静心思百转,面上却笑若春桃:“我的好姐姐,妹妹近日可没得罪你吧,怎么偏来笑话我?”
    陈淑淳佯作生气道:“哪里没得罪,你前日许我的绣样至今还没拿给我呢,该不是反悔了吧?”
    庄敏静不擅刺绣,亦不擅作画,可偏偏对描花样子十分拿手,她描的图案新奇又漂亮,就连不少绣庄都愿意出重金求购。
    她忙上前挽住了陈淑淳,告饶道:“是妹妹错了,花样子已经描好了,明儿个就命人给姐姐送去,姐姐就饶了我这回吧?”
    “这还差不多!”陈淑淳满意起来,她的同母妹妹陈淑雅侧着头一脸天真,说道:“静姐姐一会儿作诗么?今日赏菊宴必然有诗词会,我听张阁老家的安贞说,她姐姐准备了好几首诗词,就是想压静姐姐一头呢。”
    “哼,真是不自量力,寒鸦也敢与鸾凤攀比?那我可得好好见识一番呢。”另一位长脸的姑娘唇畔挂着一抹冷笑,她生得有些刻薄,偏偏穿着一袭粉裙,愈发显得不伦不类。
    此女乃是四品京官家的嫡女单梦君,她父亲原来只是个泥腿子,亏得祖坟冒青烟一路考中了进士,金榜题名后仍不忘糟糠之妻,待老妻始终如一。可惜,他妻子毕竟是大字不识的村妇,养出来的女儿终究少了几分矜持与涵养。
    单梦君向来易招惹口舌是非,她们如今身在侯府,说的话难免会有丫鬟听见,到时候传去候夫人耳中就得不偿失了,庄敏静不愿与她多说,于是一笑带过。
    过了一会儿,有丫鬟来通知开席,庄敏静跟着几个姐妹一道入席,她见姜氏与几位夫人坐在最前头一桌,心中斟酌一番,最终没有过去。
    若是往常,她定会不顾姜氏冷脸上前招呼,那些夫人虽未必看得上她的出身,倒也愿意给她几分薄面,可这一回她是为了四皇子妃的位置而来,便不去自讨没趣儿了。
    宴席吃到一半,果然有人提议诗词助兴,各家小姐们跃跃欲试,特别是那些有心于四皇子的,脸上都透着浅淡的红晕,庄敏静与陈淑淳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今晚虽是赏菊宴,却也恰逢中秋,故以ji花或中秋为题皆可,不少小姐们都准备了应景的诗词,其中又以张阁老家的嫡小姐张安宁最为出彩,引得侯夫人拉着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庄敏静见张安宁害羞地低着头,心中不免嫉妒,方才那诗分明文采平平,偏偏因为作诗人的出身让各家夫人都高看一眼。她捏紧了帕子,深吸口气,对陈淑淳使了个眼色,对方意会地点点头,故意提高了声量:“呀,静儿妹妹作完诗……不对,这是一首中秋词啊。”
    庄敏静微笑颔首,身边有人不忿张安宁出了风头,此时立刻捧场:“快念来听听,寒梅仙子的中秋词我还是第一回见呢。”
    “就是呀!”周围响起了几道附和之声。
    附近几桌的人都听见了,纷纷侧目,庄敏静故作无奈,只好站了出来,柔声道:“承蒙诸位抬爱,那敏静就献丑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不过刚念了两句,席间就有人“咦”了一声,庄敏静余光扫去,竟然是单梦君,只见她慌忙地捂住嘴,四下看了两眼,见没人注意才松了口气,又神情复杂地看向自己。庄敏静蹙了蹙眉,不知怎的心中有些不安,但见其余人神色如常,这才继续。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上阕念完,她顿了顿,果然见席间一众小姐都露出陶醉之色,心中暗自得意,这可是苏仙苏轼的经典之作,哪里是方才那些小情小调可比的?
    庄敏静正欲再念下阕,却忽闻前方传来一声呵斥:“胡闹,还不快坐下!”
    她心中咯噔一下,抬头一看,竟是姜氏!此时对方已站起了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神冷得仿佛能把她冻住。
    庄敏静一时傻在原地,那模样好似小丑一般,周围有人窃笑出声,她猛然醒来过,脸上腾地发烫,她万万没想到,姜氏为了打压她竟然如此不要脸面!
    如今即便她写出了绝世名篇,却依然成了在座诸人眼中的笑话!她的抱负,她四皇子妃的位置……胸中的怒火几乎要把她的心肺烧穿,她攥紧了拳头,指甲陷入肉里,这才忍住了喷薄欲出的怒意,却再也做不出云淡风轻来。
    庄敏静死死咬住嘴唇,眼中泛着泪意,心中急速想着挽回的办法,她委屈地望向前头的各家夫人,本期待着有人能帮她说话,却忽然察觉了一丝不对劲。
    奇怪,姜氏如此做派虽害她丢尽了脸,可同样让荣国公府颜面无存,为何周围的夫人都同情地看着姜氏,反而对自己暗含着鄙夷与轻视?
    分明她才是受害者啊!
    此时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道:“妹妹快坐下吧……”
    庄敏静转头一看,又是单梦君,她猛然想起此人方才的怪异,急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单梦君缩了缩脖子,使劲摇了摇头,一旁的陈淑淳也看出不对来,忙帮着庄敏静催问:“单妹妹,你倒是说呀!”而陈淑雅仿佛明白了什么,偷偷扯了把陈淑淳,使了个眼色让她别掺和。
    单梦君见她已经跟着庄敏静成了众人的焦点,吓得都快哭了,一时紧张就说了出来:“你、你这一首词,昨日就有人念过了……”
    “什么?!”庄敏静大惊,附近不少人都听见了单梦君的话,顿时一片哗然。
    有向来看不惯庄敏静的人讽笑道:“哟,我们的大才女莫不是偷拿了谁的词?”
    “不可能!你、你胡说!你陷害我!”庄敏静睚眦欲裂,用力地抓紧了单梦君的肩膀,对方疼得五官皱起,大喊道:“是真的,我没胡说!昨日花魁比试,醉欢楼的白露姑娘就作了这一首词,外面都传遍了!”
    话音一落,周围立刻安静下来,单梦君倏地白了脸,心道完了!
    其余千金不知道这首词,多是因为家规甚严,这等风月场所污人视听之事不可能传入她们耳中,可单梦君的娘向来什么事都喜欢跟女儿分享,母女俩平日说说这家长,道道那家短,虽没什么坏心,今日却终究闯了大祸。
    只见与庄敏静同桌的小姐们都迅速退开,单梦君哇地哭了出来,不远处单夫人也匆匆往这边跑,几个丫鬟试图上前拉开仍拽着单家小姐的庄敏静,席间骤然乱成一团。
    庄敏静只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那一日赏菊宴上的闹剧,迅速压下了工部侍郎被夫人当街扇耳光这一消息,成为了京中百姓们热议的新话题。
    “你们听说了么?那荣国公府的小姐竟然和醉欢楼的白露姑娘作了同样一首词,就是那首传说仙人所作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怎么没听说,大街小巷都传遍了,还国公府小姐呢,竟然能与青楼女子扯上关系,哈哈。”
    “那可未必,白露姑娘说是东坡居士入梦所作,说不定东坡居士入了两人梦里呢?”
    “我呸!哪怕东坡居士真入了这位世家小姐的梦,她不也假装是自己的?如此品性连青楼女子都不如!”
    “可庄小姐的确是有文采啊,那首《静夜思》还有《悯农》写得多好啊,我一个字都认不全的大老粗听了也颇有感触,她怎么会去抄一个花魁的词呢?”
    “谁知道呢?哈!或许以往都是她梦见的?”
    ……
    一连数日,荣国公都脸黑如炭,每每上朝总会被同僚以暧昧的眼神打量,那副欲语还休的样子让他浑身发麻,好似没穿衣服一般羞耻,他以往有多以庄敏静为荣,如今就有多恨这个让他丢脸的女儿!学谁的词不好,偏偏和青楼妓子搅合在一块儿,他庄家女眷的名声都被败坏了,连向来对他唯命是从的族中长老对此都多有不满。
    此时下了朝,他气哼哼地骑着马从南巷经过,一想到回府后又要面对陈姨娘那张梨花带雨的脸,他就深感头痛,偶尔欣赏美人垂泪算是风雅之事,可天天哭丧着脸谁能受得了?
    再者说,是她没把女儿教好,惹出这么大的丑事竟还委屈上了?他和世子岂不更委屈?就连庄思远都被奚落得好几日不敢出门,却体贴的不跟他提,平日里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就是不愿让他ca心。
    好在庄思远只挂了个不用点卯的闲差,躲在家里也没人来管。不像他,每日还得上朝丢人现眼!
    荣国公越想越气,这种时候,他宁可面对一脸冰霜的姜氏,对方不愧有宗妇气度,身在风口浪尖还能如此稳重。既如此,他又何必担忧过甚,府中不过庄敏静一个女儿,等风声过去,将她远嫁了便是。
    他正打算着,忽然一个重物“啪——”地砸下来,他坐下骏马受惊嘶鸣,几名侍卫慌忙跑过来拉住马,若非荣国公骑术不错,差一点就被掀翻在地!

优优小说(m.by96.net)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y96.net